2022年中国群体抗争事件回顾(图)
 
2023年1月1日发表
 



2022年,中共严厉的封控并未让病毒清零,却几乎把经济「清零」,百业凋零,民不聊生,群体抗争事件此起彼伏。

【人民报消息】2022年,大部分中国人生活在中共极端清零的恐惧中,不断的封控导致次生灾害频发。一人确诊,全楼封控在各地频频上演,随时降临的集中隔离让民众心有余悸;巨大的生存、心理压力导致各地自杀现象不绝;野蛮的封楼封门让发生火灾的民众无处逃生。

然而,严厉的封控并未让病毒清零,却几乎把经济「清零」,百业凋零,民不聊生。群体事件此起彼伏,反封控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频。民众从绝望喊出「我们是最后一代」,直至爆发席卷全球的「白纸革命」,从维护基本权利转向觉醒,高声喊出「共产党下台」。

回顾2022年,除了封控导致的人祸,还有中共权贵掠夺式经济,几乎让民众赖以生存的房子、储蓄面临「清零」。房地产行业爆雷,大批烂尾楼引发数十万购房者绝望「停贷」;村镇银行爆雷,储户们集体维权,不仅遭遇「红码」,更被警察身边大批不明身分的白衣人、黑衣人暴力围殴。

一、「白纸革命」 海内外华人觉醒:共产党下台

中共近三年极端「清零政策」造成无数灾害,2022年11月24日,新疆乌鲁木齐一场大火因封控阻碍居民逃生及消防车抢救,酿10人死亡、9人重伤(当地值班医生透露实际死亡超过44人),终于点燃民众积压多年的怒火,「白纸革命」席卷全球。

11月26日,江苏省南京传媒学院钟楼前,一名女生(李康梦,目前已经失联)举起一张白纸,为乌鲁木齐火灾遇难者发声。她的白纸很快被收走,但越来越多的学生与她站在一起,直到夜幕降临。现场学生喊出「人民万岁,誓者安息」。

与1989年「六四」不同,白纸革命明确喊出「共产党下台」、「习近平下台」、「要自由」等口号。

11月27日一大早,中共当局把上海乌鲁木齐中路的路牌摘下,试图遏止这场风起云涌的抗议浪潮。

27日,近千名学生聚集在北京清华大学的紫荆园前,人手一张白纸,大声喊出「民主法治」、「表达自由」。

除了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和南京传媒学院等数十所院校都传出类似抗议,学生不仅对前来吓阻的校长反唇斥责,当被问及姓名时,还争相报上。据网传名单,已有近百所高校串连。

27日晚9时许,北京民众步行至外国使馆聚集的亮马桥,高唱《送别》。一名女士手举白纸控诉,「我们自愿发起白纸悼念运动,所有的控诉在我们的心里」、「我们要解封」、「不要挡住消防通道,不要挡住生命的通道」。

多个影片显示,11月28日凌晨,聚集的民众被警方驱离亮马桥集会现场,他们步行经过农展桥、京城大厦等地时,马路上的车辆纷纷鸣笛表示支持,民众高呼「人民万岁」。

与中国民众、学生遥相呼应,海外华人与留学生前所未有地团结抗共。他们聚集在中共驻外使馆、大学、街头大声疾呼,要求「共产党下台」、「习近平下台」。

27日晚,大批华人赶到中共驻英国伦敦大使馆对面,其中绝大多数是中国留学生。他们抗议中共的「清零」苛政,悼念乌鲁木齐火灾的遇难者,同时大声喊出「习近平下台」和「共产党下台」等口号。

11月30日晚,推特账号「亚洲金融」发推说,日本东京新宿的抗议活动,抗议人群之多远超过「六四」。

12月3日,纽约华人游行,高喊「不要核酸要吃饭,不要封锁要自由!不要谎言要尊严,不要文革要改革!不要领袖要选票,不做奴才做公民!习近平下台!共产党下台!白纸革命!团结抗争!」

12月10日国际人权日,加拿大5城和欧洲多座城市的中国留学生都发起声援「白纸革命」的活动,要求「共产党下台」。

二、野蛮清零 郑州富士康员工两次大逃亡

与极端清零相关的抗议活动,除了让中共胆战心惊的「白纸革命」外,还有河南省郑州富士康员工两次大暴走。

第一次大暴走发生在2022年10月底,当时郑州爆发本土疫情,富士康出现群聚感染。

10月29日晚,社交媒体平台消息显示,有富士康员工攀爬铁丝网,突破隔离墙逃离工厂,带着简单行李在田野和公路徒步数十公里,甚至数百公里返乡的视频,引发广泛关切。

富士康员工逃离期间,有警察拦截从富士康逃难的工人,阻止他们进入郑州市区。

10月30日,记者联系上一名从富士康工业园区出逃的员工陈辉(化名),他与两名工友29日一起逃出,已经徒步走了两天一夜。他说,途中很多从富士康出逃的工友同行,大家相互照顾,大概有几万人从富士康逃出来了。

据悉,富士康员工大逃离之前,约20万名工人被置于一个封闭系统中已将近两个星期。他们在很大程度上与外界隔绝,只允许在宿舍和生产线等地活动。很多人为生活物资不足而苦苦挣扎。

富士康数万员工逃离后,厂家为了留住苹果公司的订单,紧急招聘大量员工。然而,11月23日,富士康再次成为全球焦点,因为新招聘的员工对公司片面变更合约以及隔离措施表示不满。

他们对奖金延迟发放和工厂的环境感到愤怒,与赶到场的警察发生冲突。富士康豫北区宿舍的众多员工在11月22日晚及23日凌晨试图冲破封锁离开宿舍,遇到警察拦截,双方爆发冲突。警方发射催泪弹镇压,员工则用灭火器、石块回击,现场十分混乱。

同一天,郑州宣布封城5天,当局拿出化解危机的方案。

据《华尔街日报》报导,有员工展示的人力资源部门短信显示,如果新聘员工想离职返乡,富士康愿意支付每人1万元(人民币,以下同)。许多工人接受该提议,11月24日早间带着行李排起长队,等待坐大巴离办厂。

三、忍无可忍 各地反封控抗议此起彼伏

在中共清零政策下,各地方官员为表忠心、推责任,层层加码,导致次生灾害频发,民不聊生,各地反封控抗议活动不断。

2022年9月26日晚,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沙头街道沙尾村有一例确诊病例,又开始实行封控,遭到村民反抗。现场民众高喊解封,有人向警察投掷矿泉水瓶,并发生肢体冲突,当局派出大批公安维稳。

11月4日上午,深圳市南山区南山村城中村大批村民聚集在隔离栏一侧抗议,喊着「放人!放人!放人」的口号,要求出去,而大批身穿突击队服的警察和防疫人员围堵在前面。之后,双方发生冲突。

广州市海珠区封控期间,居民生活物资无保障,许多人吃不上饭,管理一片混乱,引发民愤。

11月14日晚,海珠区城中村大塘村、上冲村、桥南新街及海珠区政府门口等多地发生抗议事件。城中村上万人走出巷子,将水马全部推倒,冲到最外围的卡点,当局调动大批警力进行镇压。15日,当地政府为平息民愤,给村民发放免费物资。

海珠区城中村康乐村、鹭江村、客村、大唐片区村民们被封控二十余天,检测阴阳混合,没有物资保障,每天都上演着村民与卡口工作人员冲突事件。

11月29日晚,海珠区后滘村民众抗议长达一个月的封控,要求解封。警民发生冲突,警察抓捕十几名民众。第二天,该村部分解封。

除了广东省外,其它省份也不断爆发抗议。

6月25日晚,新疆乌鲁木齐市王家梁自建房小区民众抗议封控。该地区是低风险区,被当局封控近50天,居民缺水缺菜,扛不住饥饿以及房贷车贷压力,近千人冲出楼栋,高喊「解封,解封」。当局出动十余辆警车,双方发生对峙。当晚,小区就解封了。26日上午,周边的一些小区也因王家梁民众抗议而解封。

10月26日晚,西藏拉萨市部分藏族居民走上街头,抗议疫情封锁。在当地小区民众的激烈抗议下,当局不得不迅速解封。

11月1日,兰州3岁男童极待抢救,疑因疫情防控耽误抢救时间而死亡,引发民众抗议,特警迅速出动镇压。民众怒斥「特警比救护车来得快」。

四、业主被烂尾楼逼入绝境 停贷潮席卷全国

如果上述群体反抗事件是中共清零封控的直接后果,那么席卷全国的「烂尾楼」停贷潮,则是清零政策伤害经济迭加其重拳打击房地产行业的必然。房地产开发商面临资金链断裂,不少城市的房地产项目纷纷停工。

购买期房的业主们陷入烂尾楼绝境,看着一个又一个开发商拖欠债务,只好冒着背负信用污点、未来更难购房的风险,发起强制停贷行动。

停贷序幕始于江西省景德镇恒大珑庭项目业主的一纸停贷告知书。2022年6月30日,景德镇恒大珑庭项目全体业主在发出的公开信中表示,珑庭项目2021年5月底全面停工,项目监管资金耗尽。

随后,各地购房者纷纷在网上发布最后通牒,要求开发商限期恢复施工,否则将停止支付所有未偿还的抵押贷款。

业主们将楼盘停工或烂尾的矛头指向两点:一是银行违规放贷;二是监管缺位导致预售资金被违规挪用。

2022年7月14日,上千业主集结在西安市的陕西银保监局抗议,直指其漠视银行违规,却不作为、不处罚。网上视频显示,业主们高喊「违法放贷」,现场有大批警察。这起抗议事件,国内媒体均未报导,社交网络也没有只言词组。

截止9月,开源网站GitHub上一个由停贷者建立的项目列表显示,中国停贷项目超过344个。

涉事楼盘中,有的是已延期交付多年的烂尾楼;有的则是还没到交付时间,但因资金紧张,至今难以复工的停工盘。房地产巨头恒大名下的烂尾楼几乎占了一半,奥园、鑫苑、新力、阳光城、世茂、绿地等房企也在被停贷之列。

时事评论员王赫分析说,国内烂尾楼泛滥,全国的购房者相互学习维权,集体拒付房贷之举有可能风靡全国。中共如果不能有效盘活烂尾楼,停贷风险扩散,楼盘销售更为不利,银行、金融系统恐受到冲击。

由于「停贷潮」发生在中共二十大前,且中国经济断崖式下跌,中共不得不应对这场呼啸而来的危局。因此,一方面加强封锁烂尾、停贷消息。在网易、抖音、新浪等平台,很多涉及停贷和烂尾楼主题的新闻、视频和分析文章都被尽数删去。

另一方面,中共政治局会议(2022年7月28日)明确提出要「压实地方政府责任,保交楼、稳民生」,首次将「保交楼」提升至国家重要工作层面,国有银行被强行要求为这项工作提供资金。

然而,两个月过去后,路透社报导称,停工项目进展有限,停贷活动会加剧。

五、村镇银行爆雷 储户被赋「红码」

事实上,引发金融危机忧虑的不仅是停贷潮,还有村镇银行爆雷。

2022年4月18日和19日,河南、安徽两地的6家村镇银行先后以「系统升级」为由,关闭在线取款与转账渠道,40万储户无法提款,涉及金额400亿元,引发储户大规模恐慌。

这6家村镇银行包括河南省许昌市禹州新民生村镇银行、驻马店市上蔡惠民村镇银行、商丘市柘城黄淮村镇银行、开封市新东方村镇银行;以及安徽省蚌埠市固镇新淮河村镇银行、黄山市黟县新淮河村镇银行。

数十万储户每天都在焦虑和绝望中度过,不少家庭陷入绝境。

5月21日,数百储户聚集在中共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河南监管局(河南银保监局)外,手举「还我积蓄」的纸牌,要求当局保障顺利归还存款,最后遭警方驱离。

郑州当局为了限制抗议活动,将部分储户健康码赋「红码」。据《第一财经》等多家媒体6月报导,河南多家无法正常取款的村镇银行储户的健康码被异地赋红码,赴豫储户被强制隔离引发民愤,当局在压力下于6月22日宣布惩处几名官员。

6月25日清晨,300多名来自不同省市的河南村镇银行储户,聚集在郑州金水区的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河南监管局门前静坐抗议,并实名举报河南银保监与当地官员失察渎职。

他们挂上白布条上写「河南村镇银行还我一辈子积蓄」,「村镇银行内外勾结,私吞百姓存款」,储户每个人手上还举着「河南4家村镇银行禁止储户取款」的牌子。

7月初,多名储户再次被河南方面赋予红码,原因未明。美联社和CNN认为这是为了限制储户的流动,并挫败他们计划中的抗议活动。人民网评论称这次赋红码「违背中央政令,顶风作案,蔑视民意,毫不珍视河南形象,性质尤其严重。」7月8日,郑州市卫生健康委响应称是系统切换的问题。

7月10日早上,数千名无法提取存款储户开始在中国人民银行郑州中心支行门前维权,其中包括老人、儿童、孕妇,乃至残障人士。储户们占据入口处的台阶,高呼口号,举着横幅,要求银行归还存款。他们遭到强力驱散,许多人被身分不明者强行拽走和带走,有人被打得面部流血,还有残障人士被打到昏迷,警察却没有阻止,事件引发外界高度关注。△

 
分享:
 
人气:64,968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