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诊康复求职难 上海方舱志愿者流浪街头(图)
 
2022年7月6日发表
 



上海方舱志愿者离开方舱后,因曾确诊而找不到工作和住处,流浪街头。

【人民报消息】6月1日上海市宣布解封,上海方舱志愿者刘强(化名)离开方舱后无处可去,流浪街头已经一个多月。

支援上海方舱确诊

据刘强告诉海外媒体记者,他通过中介应聘,4月7日从广东到达上海虹桥车站,8日被拉到上海市国家会展中心从事清扫等保洁工作,同时辅助医护人员。12日开始正式进入方舱工作。

因为8日到11日方舱还没有建好,他们暂时住在会展中心的一个楼里面,从3楼到5楼,每一层楼都住了几百名志愿者,大家打地铺睡在一起,很乱。然后,9、10日还没有上班就开始有人阳性了,之后阳性越来越多,4月20日刘强也被感染。

他说,我们有一个阳性群,这个群里面光阳性就有两百至三百人,但因为当时方舱病人爆满,一天两万多例,没有我们住的地方,他们就在志愿者生活区用围栏专门划了一个区域作为隔离点。

他说,我当时四肢酸痛,好像干了一天体力活回来很累一样,加上喉咙痛、嗓子痛、咳嗽等,跟感冒一样,浑身不舒服。我们都是二、三十岁的小伙子,没有特别严重的,就靠自愈,几天后症状就消失转阴了。

5月1日,他的红码变回绿码,刚好方舱人员配置不够,他们又被派到方舱服务了十多天,直到5月14日病人开始降到几千例,他们撤了出来,开始统一隔离。

他说,其中很多人被送到崇明岛隔离,我们最后一批留下来的志愿者就在生活区隔离。从5月18日到5月28日,隔离完10天后,其他人又被拉到江苏、浙江去隔离、摘星,但我们一直没去。

然后,6月1日,上海市宣布解封,方舱关舱,刘强等人被赶出方舱。

曾确诊求职被拒 被迫流浪街头

刘强说,出方舱后,因为阳过,找工作找不到,找住处也找不到。

他通过手机兼职群找工作,处处碰壁,很多招工单位都明文规定「进过方舱的不要,阳过的不要」,甚至连酒店也不让住,即使核酸检测阴性。

因为无处可去,他从虹桥火车站到地下室,再到公共厕所环卫工人的休息室、工地都住过,还经常被保安等驱赶。

但回老家要报备,给老家打电话,老家让他先不要回去,甚至隔离十四天都不行,可能要隔离更长时间。

刘强说,因为上海前段时间一直没摘星,从上海去哪,都是高危人群,各个省都像防小偷一样,到处都要查,很麻烦,而且隔离要自费。

因此,刘强连老家也没敢回。

直到6月29日上海摘星了,但是刚刚摘星就回去的话,有些地方可能还是会要求隔离,还是会看上海的行程,所以他仍不敢回去。

工伤申报不了 维权被严重警告

根据上海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3月28日发布的《本市人社领域全力支持抗击疫情的若干政策措施》中第二项第七条规定,「落实工伤保障待遇。对因履行工作职责,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医务及相关工作人员,开设绿色通道,快速认定工伤,落实各项待遇。」

刘强表示,我们也是在一线,我们做的事情甚至比护士还危险,做的活更多更累。并且,感染后3个月都无法找工作,生活没保障,应该按照工伤对确诊新冠肺炎的志愿者进行补偿。

刘强说,但我们去申报工伤时,却说我们是三保人员(方舱内的保安、保洁、后勤保障人员),是临时招来支持的人员,不是长期的合同,不符合标准,申报不了。然后,找劳动仲裁,去法院都说不行。

他说,太寒心了,冒着生命危险做志愿者,却被歧视,找不到住宿,甚至三个月都找不到工作,要一点误工补偿也合情合理,因为没工作就意味着要睡大街,吃不上饭,何况不是自己一个人,还有家人、父母要抚养。

但刘强投诉无门,在网上维权还被警察几次严重警告,并做了笔录。

上海市卫健委副主任赵丹丹在5月27日的上海市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根据市防控办要求,出院、出舱人员居家健康监测后3个月内,不纳入小区筛查。如需出入公共场所,可自行前往常态化核酸检测点,凭《解除隔离医学证明》进行「单人单管检测」。

因为刘强没有被隔离医院收治,无法按照正常程序拿到解除隔离的证明。为此,「我们去信访办,信访办让我们找公司,公司说处理不了。我们又来到区信访办,跟他们周旋了一天,也没有解决。现在公司又说等通知,定了一个时间再和我们聊聊。」他说,等这个事情解决,我就离开上海。

在上海方舱做志愿者,却因曾阳性求职被拒,流浪街头的事情在网上引发热议。一些网友表示,这才是新冠真正的后遗症吧。

「严苛的政策制造恐惧,恐惧制造歧视。」

「社会主义优越性吧。」

「生病的比犯罪分子还不如。」

「阳了不可怕,关键是你在哪国阳的。」△

 
分享:
 
人气:38,333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