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进士传奇 一生与爱妻结三世婚缘(图)
 
怀忍忍
 
2022年12月26日发表
 
发生在清朝进士身上的轮回转生事儿和奇异的三世姻缘。

【人民报消息】山东济宁邵士梅(字峄晖),一生留下转生和三世姻缘的传奇。他是清顺治辛卯举人、己亥科三甲进士,赴部应选,出任登州府儒学教授。有一天邵士梅公务出差途中忽然触动了前生记忆,解答了他出生以来一直未能得解的大疑惑。 前世记忆之门大开 邵士梅刚到登州府教坛时,奉公到栖霞,路经高家庄,突然感到一切景物都那么熟悉,好像昨天他才离开这里一般。 他找了当地人问:「这里曾有个叫高小槐的人吗?」 「高小槐」这个名字从他出生以来就一直伴随着他,上学堂后,则一直沉淀在记忆中。 那人回答:「是有这个人,只是去世多年了。」 邵士梅又问了高小槐去世的年月,得知竟然和自己的生日同一天。邵士梅告诉当地人,他就是高小槐的后身。 前世前身 高小槐在世时,充任里正,持续效命高家庄多年。他急公好义,爱护居民,在金钱上更是清廉自守,不苛刻百姓一分钱。 后来他病危时,看到两个好像公差的青衣人来到身边,要他闭上眼睛,然后两人一左一右挟带他走。他们步程急速,耳边灌满呼呼的风啸声。 不久,青衣把他带到一房间里,他睁眼一看,青衣已经不见踪影,只见两个仆妇在帷帐内外侍候着。这时他不能说话,眼中看到的屋宇、器物都骤然改观了,不是原来家中的样子。他警觉到自己的手足发肤都不是高小槐的了。 原来这时的他已经转生到邵家了,成了邵士梅。他到两岁能说话了,一张口便说「要去高家庄、高家庄」。邵氏夫妇听儿子莫名其妙的话,就叱喝他道:「儿子你在乱说什么呀,高家庄在哪儿啊?」 这样的事情一直反复发生着,直到邵士梅上了私塾。老师听了他的故事后,告诉他,这是他的前生事,要秘而不宣呀!他这才不说高家庄的事。 两世顿开生死路 邵士梅到了高家庄,前世的记忆又涌现出来了,他就像是回老家一般。他找寻前世的儿女,一个儿子不在世了,一个到它地去了,只有一个出嫁的女儿还住在高家庄附近,相隔一里路。他透过村人找来女儿,讲到她小时候的事,果然历历在目一般。 邵士梅又去拜访了乡里故旧,有一人尚在,已经是白发皤皤、九十多岁的老人。见了面,谈起故人往事,前生的欢乐时光又围绕着他们。 邵士梅这几十年的生命疑云,在重返高家庄后都烟消云散豁然开朗。 他写了一诗道心迹:「两世顿开生死路,一身会作古今人。」 于是他为自己前身——高小槐的后代购置田宅,厚养前世的家人。 一生与妻结三世婚缘 邵士梅这一生的传奇还不止于转生。在他还没当官前,妻子就去世了。妻子濒死时说他俩姻缘未尽:「我俩要当三世夫妻,来世我当会生在馆陶的董家,家在河滨,河曲的第三家。到君罢官后,会独自住在萧寺翻佛经,那时就到那里找我。」 妻子去世后,他才得官,出任登州府教授。邵士梅能预知自己的官途,这一世加身的官职到县令就到顶了。后来他真的迁吴江县知县,于是他就以病辞官归乡里。 这时,有个同榜的进士刚好出任馆陶县知县,他就去拜访旧友,住进附近的一座寺院——萧寺。闲着无事,他找到寺中的一部藏经,取来阅读,忽然妻子临终时的话语在他脑际响起,他就沿着河滨寻觅董家,果然就是河曲的第三家。 这董家有一个女儿,邵士梅上门拜访,告知缘故,同时请求知县为他作媒娶了董家的女儿。这姻缘的发生经过都如其前妻所说般进展着。 这一次两人结婚十多年后,妻子董氏又得重病,奄奄一息中她与夫君邵士梅诀别,说道:「我走后当出生在襄阳的王家,那家人也是滨水而居,就在江边,门前有两棵柳树。君几年后到那里找我,我们当再作一世夫妻。」 后来如他妻子所言,他在襄阳江边找到门前有两棵柳树的人家,和那家人的年轻女儿结婚了。他俩结婚后生育了两个孩子。 康熙十八年,邵士梅人在京师,他常常把自己的生平传奇讲给王士祯听,也讲给同年进士侍御傅彤臣和吏部陈伏听。王士祯的《池北偶谈》记下了邵士梅的前世今生的转世与传奇婚缘。在其它清代的杂记、搜奇书中邵士梅的人生也流传下来了。 (参考资料:《虞初新志》、《池北偶谈》、《清稗类钞》)△ (有删减)

 
分享:
 
人气:56,028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