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报 正體版
 
福州硕士访民出黑监狱 被黄码流落街头(图)
 
2022年11月10日发表
 
福州硕士访民叶钟逃出黑监狱,被黄码流落街头。

【人民报消息】11月5日,《维权网》报导,逃出黑监狱的福州市硕士访民叶钟,在中共二十大举行期间冒死前往北京。10月18日,他在北京北三环路四通桥再次遭截访后,囚禁在福州的一农民房内14天,手机、身分证及财物悉数被抢走,获释后政府拒绝归还,恰又逢福州疫情爆发,刷不了健康码,做不了核酸,回不了家。对政府如此鬼扯的防疫,叶钟发出如下感慨: 本人叶钟,有4部手机及名下手机卡,在遭截访后,手机、身分证和两大包行李,及500元现金,统统被福州市晋安区与鼓山镇政府的吴家炜、林华等人抢走。我上门讨要,他们不仅拒不归还,还叫鼓山镇黑保安赶走我这个「人民」,让我这个「国家主人翁」流落街头。 近10天福州疫情大爆发,市政府要求全民天天核酸检测。本人想积极响应市政府号召,却因为手机被抢且拒不归还,所以无能为力。我两次报警,警察告知我是黄码,却无法帮助我做核酸检测。同时,我因为被抢走身分证原件,电信局没有身分证原件不能补电话卡。没有自己名下的电话卡,就无法形成自己名下的健康码,而核酸检测场所的黄码通道没有手机健康码不让做核酸检测。我现在不仅无手机,还无卡,无健康码,根本做不了核酸检测。 很多住宅小区要求居民持有24小时核酸阴性、且健康码绿码才能进小区,各单位、商场和公众场所同此要求,我变成回不了家,进不了任何小区、旅店,只能大冷天的流浪马路街头的人。 更为严重的是,我身上没有手机和手机卡,即使天天路过高风险(即红码)区域,市政府也采集不到我的行程码和健康码,大数据会误以为我永远都是零风险的,这会不会有可能造成疫情?如果会,那么这一切的责任都归于鼓山镇腐败分子吴家炜和林华。 请福州市政府领导以疫情防控大局为重,责令鼓山镇党委腐败分子吴家炜和林华速速归还我的4部手机及名下手机卡、身分证和两大包行李、500元现金等财物,让我这个「黄码人」速速做核酸检测能够回家。△

 
分享:
 
人气:114,290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