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报 正體版
 
群体失忆的中共国(图)
 
葵阳
 
2021年5月22日发表
 
不是失忆了,而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终会有一天,被高高挂起的是自己或自己的亲人,到这时,事事关己,无人搭理……

【人民报消息】2019年三月,中国四川成都惊爆“食堂霉变腐烂食品大量进入学生餐桌事件”。在当时引发了不小的舆情,成为与成都地名关联的重大丑闻。一星期之后,事件在各种媒体上销声匿迹,包括海外自由的中文媒体,一样很少有人提及。 2021年5月9日,同样是惊爆级的事件发生在成都—“成都49中林同学坠楼事件”,时至今日(16)日,跟2019成都七中事件同样的情况发生了,新闻媒体和个人社交媒体,也逐步淡忘了此事。时间也是刚好一星期。 即便是2008的三聚氰胺奶粉事件,2018年的毒疫苗事件,性质恶劣得令人发指,受害群体大得惊人,在媒体上的活跃期也只不过两个星期而已。 发生在中国的群体性维权活动,地方政府肯定是第一时间介入,噤声、灭迹、扑火。而中央政权无论介入还是不介入,事态几乎都会在一星期之后销声匿迹。若是特别严重和离谱的事件,活跃期最多两星期。 细细想来,什么毒奶粉毒疫苗,在中国也许根本算不上是什么惊天的事件。 法轮功受害群体以万计数,其遭受迫害的惨烈程度人神共愤,海内外的中国人,除了法轮功内部人员,还有谁在提? 中共政权对独生子女父母的养老承诺—“计划生育好,政府来养老”,欺骗了上亿的家庭。如今随着二胎政策开放,那些被欺骗被愚弄的人们,貌似不再记得那些谎言了。 文革遭罪十年,受害者数亿,妻离子散,家破人亡。那种典型的“人祸”,作恶者本应该受到审判、追讨、清算。可是,几十年过去了,谁还在追究? 此类种种,不胜枚举! 中国人似乎失去了记忆力,所以让太多的恶行与耻辱都自然而然地从历史中被隐去。 以最近的“成都49中林同学坠楼事件”为例。 一周时间该事件在网络平台便失去了热度,其中的原因除了是中共政权训练有素的维稳能力有关,也跟大众的事不关己产生关注疲劳有关。 围观者并非当事人,狭义角度说,他们与事件并没有利害关系。 所以在这种非直接关联的事件上,人们从积极关注、舆论参与、口诛笔伐义愤填膺,到渐渐感觉疲倦,到冷淡,最后遗忘,通常只需要一到两周时间。 正如鲁迅说的,时间永是流逝,街市依旧太平。 实际上,每一个公众维权事件,广义上都跟普罗大众有关联。然而短视思维让中国人无法代入到相关者的角度去思考和权衡。 事不关己,漠然处之。加之当局会娴熟地打压舆论、转移视线,适时地推出新的社会热点。于是某个中学死了个别人家孩子的“热闹”,不看也罢了。 然而,维护公序良俗,维护正义良善,不应该是我们每一个社会成员共同的责任么? 既然是公众责任,为何我们要淡忘?要逃避?要留下当事人孤立无助地哭泣? 我的好友任叔叔经常跟我说,每一代人,都有这一代人的责任。 我认为只要每一代人都去担当一些并不会让你抛头颅洒热血的细微社会责任,那么我们的文明终将滚滚向前。 不要把自己的责任推卸给下一代!那很可耻。 中共当局从来都站在民众利益的对立面,因为它需要保全自己的团队和体制内人员的利益。 共产法西斯体制,宗旨之一就是牺牲个体成全集体。 在学校名誉、地方政府稳定、社会主义新时代大局形象面前,一切只跟个体相关的权益都可以弃之不顾,包括一位十七岁少年的生命。或者是任何民众的生命,也许下一个就会是你的孩子,或者你自己。 不是你没有记忆力,或者装作已忘记,就可以避免的。 这是一种非常简单明了的逻辑,也是保持自身安全、社会健康有序的必须。但凡有点正常思维的人,都应该懂。 然而中国貌似失去了记忆能力,懦弱和短视已经彻底击垮了这个族群,他们在苟且中欢愉,在黑暗中狂舞。他们以为余生都能躲过概率学的惩戒,殊不知自己的懦弱和短视会导致噩运变成概率学的必然。不管你有没有记忆力,或者你要装作已忘记。 没有记忆力的群体,永远都会在同样的泥坑前重复跌倒。如果我们继续漠视社会的不公与失序,继续淡忘罪恶与耻辱,我们将会一直留在蒙昧时代,无可救药地堕落下去。△ (葵阳 写在2021年5月16日星期日 疫情戒严中的斐济苏瓦 时间凌晨00:30) (转自北京之春)

 
分享:
 
人气:326,771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