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注射疫苗致殘 母維權十年才見病歷(圖)
 
2020年9月27日發表
 
寧夏疫苗受害家長王金鳳帶着殘疾兒子維權,歷時十年才拿到孩子當年搶救時的病程記錄。

【人民報消息】小海澄出生後因施打疫苗致殘,如今他已經10歲了,幾天前,家長王金鳳才剛剛拿到孩子的全部病例,距事發已十年。當看到孩子當年的搶救記錄,王金鳳不禁痛哭起來,傷心不已。 寧夏銀川疫苗受害家長王金鳳告訴記者,2018年縣疾控給孩子出了一個疫苗偶合症的診斷,而目前政府對偶合症沒有任何醫療救助。由於醫院一直拒絕複印全部病歷,而該病歷又隨院方律師辦案出省多日,令她對病例的真假還是存疑。 據介紹,海澄於2010年5月22日下午13時許在寧夏回族自治區人民醫院出生,半小時後接種乙肝疫苗,次日早晨9時接種卡介苗。由於是剖腹產,海澄打第一針疫苗時,王金鳳還在手術室裏,沒有人告訴她孩子打疫苗了,簽字單上的字不是她籤的,但是籤的是她的名字。整套病歷裏面沒有接種疫苗的告知書,也沒有什麼知情同意書。 5月23日晚上,孩子不停地哭鬧,經兒科大夫與婦產科做了2次會診,都說未見異常。由於家屬反覆找醫生,5月24日,孩子才被送到兒科搶救。 家屬表示,病歷上記錄,孩子反反覆覆地呼吸暫停、低血糖、缺氧性腦病。還有一個記錄是先天性心臟病(後來在北京兒童醫院複查,海澄沒有先天性心臟病)。 王金鳳說,孩子滿月了,家屬不想讓孩子出院,醫生說孩子身上沒有地方可以扎針了,勸他們出院回家養養血管。但是,之後就再也住不進去這家醫院了。 王金鳳回憶,初爲人母,一切都是聽醫生的。最初家屬沒有想到是疫苗的問題,後來到北京看病,有專家問孩子出生時打了什麼疫苗嗎?一些北京的老專家都會說跟疫苗有關係,有時間關聯性、後期症狀的關聯性。從北京兒童醫院回來後,孩子的病情很明確了,就是腦損傷、繼發性癲癇。 孩子的奶奶態度越來越不好,家裏不願意再給孩子花錢,勸她放棄這個孩子。王金鳳於是一個人帶着孩子去北京、西安、上海,最後決定留在北京治療。期間,上海兒童醫學中心的一名教授曾經很明白地問她:妳們家是做什麼的?妳們家經濟能力怎麼樣?當得知她一個人帶孩子,就說,妳抱着孩子回家吧。 王金鳳也曾起訴過寧夏回族自治區醫院,但是醫院只願承擔25%的責任,即觀察不仔細、轉診欠及時、告知不充分等醫療過錯。一審時孩子病危,申訴駁回。二審時王金鳳沒有接到開庭通知,法院讓她撤訴,律師也一直迴避疫苗問題,說「誰也不會擔疫苗責任」。 王金鳳在北京帶着孩子擺地攤,給人洗車,找事情做,只爲能改善一下孩子的生活。她帶着孩子去找相關部門,部門外面都有保安,很多時候連門都進不去。 王金鳳表示,她們常年在北京看病,每次回銀川都是被地方政府抓回來的。每次被抓前,她都會收到同一手機號碼的空白短信,是銀川當地的號碼,但從來打不通。 2018年11月17日晚上6時30分,在北京博愛醫院對面的小區,地方人員搶走她的孩子,她報警後手機也被搶走。好心的路人拍攝了一段視頻,指證地方人員在與警察交涉時給警察塞東西。後來警察撤了,地方人員把她也抓走了。 王金鳳說,這些年承受的就像驚悚電影一樣,說不定在哪個角落出現魔鬼抓我們。整個事件中我無論受了多少委屈都能忍,但是我孩子一輩子被毀了我忍不了。 10歲的海澄至今還不能正常交流,不會說話,每次睡醒就抽搐,控制不住地點頭。王金鳳說,每次看着他,真的好難過。 王金鳳表示,對於疫苗受害家庭,維權實在太難了。她呼籲當局要以人道主義先把孩子的病痛和殘疾程度降到最低,把家人的痛苦降到最低,不能再把這些家庭往火坑裏推。△

 
分享:
 
人氣:73,662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