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山的一個符號:申紀蘭與黨共進退(多圖)
 
青晴
 
2020-7-8
 



舉手機器申紀蘭的漫畫。

【人民報消息】北京時間2020年6月28日凌晨,中共人大的舉手機器申紀蘭在舉手支持《香港國安法》之時,因患中共病毒,比黨先走了半步。

申紀蘭是中共第一屆全國人大代表,到今年的第十三屆,沒落下過一次。自中共非法建政以來,找不到第二位。為什麼如此重視她?光當舉手機器是不行的,還得能長年為黨的偽造歷史樹立樣板區。

因為她生活的山西省平順縣是國民政府統治大陸時期,中共非法盤踞的所謂「革命老區」,中共美其名曰是「太行抗日根據地」。

平順縣地處太行山脈南段西半側,隸屬山西省長治市,全境地形崎嶇,山高谷深,土壤瘠薄,乾旱缺水,自然條件惡劣。正因為此,中共才能在這裏落腳,非法建立所謂的「革命根據地」,朱德等人曾經在這裏待過,按照中共的說法是「在這裏生活戰斗過」。朱德善終了嗎?

在國民政府當政的1943年2月6日,平順縣西溝村中共黨支書李順達在村裡響應中共中央、毛澤東「組織起來」的號召,聯絡了其他六戶農民,建起了一個由共產黨領導的農業勞動互助組。

據中共媒體報導說,「他們採取勞武結合(即農業勞動同對敵武裝斗爭相結合)的方法,既克服困難發展生產,度過災荒,又不耽誤參軍、參戰、支前。」這個對敵指的是中華民國的軍隊。

1947年申紀蘭嫁到西溝村,出頭露面勸說婦女出工,自此之後她一直給李順達當副手,直到李順達1983年去世。1949年中共在中國大陸非法建政,1954年召開第一屆全國人大會議,因為山西省分配到4個女代表名額,申紀蘭作為農民女代表去了北京。


中共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在中共建政的第5年,1954年召開。1210人的名單裡,山西代表團26人,只有4個女代表:勞模申紀蘭(右一)、歌唱家郭蘭英(左二)、劉胡蘭的繼母胡文秀(左一)和基層幹部李輝(左三)。第二屆時,這4個女代表中就只有申紀蘭被黨選上。為什麼呢?

中共說:「20世紀50年代農業合作化時期,李順達、申紀蘭等先進模範帶領西溝村群眾發展農林生產的事跡家喻戶曉」,還說「『西溝精神』成為中(共)國農業戰線的一面旗幟」。明明是從1943年開始的,中共卻悄悄抹掉了自己顛覆中華民國政權的那段歷史,而是從非法建政之後開始說起。

所以,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共在1949年成立的,她的履歷表上寫的是她在1946年10月參加工作。

按照中國共產黨的政治審查標準,申紀蘭夫婦都夠格稱為「歷史反革命」。他們出生於中華民國,卻幹著顛覆中華民國的事情。

◎ 申紀蘭夫婦的履歷充滿矛盾

上網搜尋「申紀蘭」,看到她的人生軌跡很不尋常。「申紀蘭」詞條寫道:中華人民共和國政治人物,全國勞動模範,正廳級幹部。從1954年當選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開始,連續13屆 (到現在一共有13屆)擔任中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

申紀蘭(1929年12月29日-2020年6月28日),中共黨員,出生於山西省平順,1946年10月參加中共的工作,1953年8月入黨。中共國全國勞動模範、全國優秀共產黨員、「共和國勛章」獲得者、山西省平順縣西溝村黨總支副書記,第一屆至第十三屆全國人大代表,是中共國唯一的一位從第一屆連任到第十三屆的全國人大代表。 申紀蘭歷任金星農林牧生產合作社副主任、中共長治市平順縣委副書記、山西省婦聯主任、長治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全國婦聯第二至四屆執委。

申紀蘭的職業一欄:村幹部、全國人大代表。

村幹部怎樣會是正廳級幹部?一會兒我們再講中共的這個奇葩醜聞。

申紀蘭1929年12月出生,生在山西。父親宋進水在她出生後不久去世,1934年母親武全香帶著5歲的她改嫁到平順的山南底村。繼父申恒泰是一名鄉村郎中,她改了名字,隨繼父姓申,終於過上了能吃飽飯的日子。

1947年,18歲,沒上過學,大字不識一個的申紀蘭從山南底村嫁到太行山深處的小村莊西溝村,這裏是中共盤踞的地方。

申紀蘭的丈夫張海亮,按照中共的說法是八路軍,專門打中華民國政府軍的。中共非法建政後,曾任長治市人民武裝部部長,後任長治市城建局局長,1996年患癌去世。

申紀蘭1953年加入中共黨組織,從1954年的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開始,到2020年5月第十三屆全國人大結束,她是中共非法建政以來唯一的一位在66年中沒落過任何一次會議的代表。

今年5月人大,她去北京舉手同意黨的《香港國安法》之後,得了中共病毒(武漢肺炎、新冠病毒),黨沒有趕快把她送進北京的好醫院搶救,而是把她送回山西的那個太行山老根據地的小醫院等死。沒有利用價值了,黨都是這麼處理的。她不是不會舉手啊!還是應該搶救啊!搶救什麼?黨馬上就亡了,她幫誰舉手呢?!

2020年6月28日,申紀蘭為黨停止了呼吸。

◎ 想當年

申紀蘭沒有生育,她自己說是年輕時幹活累的。領養了三個孩子,長女、次男、幼女。為什麼領養,領養的是誰家的孩子,孩子幾歲時領養的?外界不知道。

不知是哪塊石頭絆腳,申紀蘭不愛談論她的家庭,總不自覺地回避自己現實生活中的真實部份。

「家」是人心中的避風港,但申紀蘭對往事的記憶很少停留在此,記者要通過當年的照片,再三追問,她才會像擠牙膏一樣,一星半點流露出兩句當年情景。




申紀蘭為《香港國安法》舉手支持沒有幾天,就得中共病毒而亡。

有報導說,她的回憶裡始終清晰和激動的部份,只有一種場景──受到中共領導人接見。

在與黨共進退的年代裡,申紀蘭不僅先後三次受到毛澤東的接見,也受到了歷任「黨和國家」領導人的接見。那些合影,在申紀蘭的家裡滿滿當當的掛了兩面墻。

有報導說:這些照片,取代了普通的全家福,成為申紀蘭最溫暖的財富。

最奇葩的是,到了末朝末代末時的中共,好象要催著她先走一步似的,2018年12月18日,末代黨中央、末代國務院授予申紀蘭「改革先鋒」稱號,頒授改革先鋒獎章。2019年9月17日,末代國家主席習近平簽署主席令,授予申紀蘭末代「共和國勛章」。9月25日,被評選為末代「最美奮斗者」。2020年6月28日凌晨,90歲零6個月的申紀蘭比黨先走了半步。

◎ 申紀蘭在周恩來面前作假成績匯報

據申紀蘭自己的回憶,1958年大煉鋼鐵時,她在時任總理周恩來面前作假成績匯報,周恩來的回答很有趣。

1958年,「大躍進」浮誇風盛行時期,她和7個女農民社長到北京開群英會,周總理請她到家裡座談了3小時。

申紀蘭回憶說:「他問我,你煉鋼了沒有?我說煉了,我是連長,我說還煉出來了,搧那個土風箱。」

「總理說,哎呀不怎麼樣吧?我說:『周總理怎麼知道這個?』他說,機器煉還出廢鐵呢,你山上那個(土高爐)能煉好?」申紀蘭連總理都敢騙!

申紀蘭對記者說:「我說,也只能說是煉出來了。總理什麼都知道。」

為什麼煉不出來卻糊弄人,說是煉出來了?!

她說:「黨不會錯」。

西溝接待中心黨支部書記郭雪崗評價說:「她對黨的感情,是掏心掏肺的真。」

◎ 申紀蘭結婚後沒離開的西溝村是啥樣?




中共花大價錢把窮山僻壤的平順縣西溝村裝扮成度假村。

申紀蘭1947年結婚,婆家在山西省長治市平順縣西溝鄉西溝村,報導說,申紀蘭結婚後沒離開過西溝村。西溝還有接待各地來參觀的中心?這不禁讓人想知道這些年的西溝村是什麼樣。

據三聯生活周刊2009年的報導,西溝村很特殊。報導這樣寫道:

「真乾淨!」從平順縣到西溝村,司機一路上不停感嘆。車停在西溝鄉政府門口,感嘆又升了一個調門。西溝鄉政府所在地,就是西溝村的主村。鑒於太行山特殊的溝壑地貌,這個擁有600多戶2000多人的村莊,自然生產小組曾散布於各個山溝,經過若干次合併,主村沙地棧逐漸發展成鄉鎮的中心。

報導說,與其說是村莊,不如說這裏更像一個觀光地。山坡下是花壇綠地的村中公園,山坡上依山勢搭建了納涼亭和座椅,還有大幅的山體壁畫和一面白色的九龍壁。比鄉政府還要醒目的建築,是「西溝展覽館」。這個上世紀60年代的建築,2000年重修擴建過一次,從「勞動起家」的牌匾下,沿石階直上約3層樓的距離,才能到達展廳大門。門口的半身塑像是李順達,兩層展廳中,大幅照片和文字,記敘了以李順達和申紀蘭為榮的西溝歷史。

這裏的山綠得格外不同。石頭壘起來的育苗坑,每個都像花瓣狀,密布山體,樹苗就在這些人工挖築的土坑裡,一點點伸展出枝幹和葉子。那些已經染綠的山頭,都是漫長時光的見證。西溝人管這叫「魚鱗坑」,這是上世紀50年代,國家林業部專家郝景盛帶來的植樹方法,將鐮刀挖坑直播改成刨魚鱗坑栽種,在嚴苛的自然條件下,居然成功了。種樹絕對是西溝村歷史上的一件大事,數十年下來,把荒山荒灘治理成1萬多畝的蒼翠,西溝村贏得了最直觀的榮耀。(轉載到此)

「西溝鄉政府所在地,就是西溝村的主村」,「與其說是村莊,不如說這裏更像一個觀光地」。

名義上是村幹部,但申紀蘭吃住都在西溝鄉政府,在鄉政府食堂吃飯。在江澤民掌實權的2003年,已經74歲的申紀蘭不但不回家歇著,而且還開始給她配備專車、專車司機。這在北京是享受部長級待遇。不過,申紀蘭比北京的部長們橫,她的專職司機不能回縣城的家,自從鄉政府給她配了新的廣本車和專職司機石永斌。石永斌只能跟她住在西溝,吃住都在西溝鄉政府,每週只有一個晚上能抽空回趟平順縣城的家。

◎ 大字不識一個的「村幹部」文革時是省婦聯主任

中共國的文革期間有很多怪異的事情發生,其中就包括大字不識一個的申紀蘭被任命為山西省的省婦聯主任。

1973年3月,有人出個歪點子,說任命沒上過學、不認識字的村幹部申紀蘭為山西省婦聯主任。這本來是拿她開涮,但任命真下來了!1973年也正是白卷英雄張鐵生成為全國名人的那一年。

到了省婦聯,申紀蘭除了在(自己不認識的)公文上畫圈(簽字),偶爾參加會議,她這個省婦聯主任基本上無事可做。於是只能每天早早起來當業餘清潔工打掃衛生,幫別人灌開水,或者留在食堂幫師傅們洗碗。

如果天天只幹這些雜活,省婦聯主任的位子肯定是坐不長久的。為了繼續當這主任,時任新華社記者馮東書給她出了個餿主意,只在開會的時候到太原市的省婦聯當主任,開完會就回村當村幹部。

馮東書承認自己出的是一個「歪點子」,但他說:「讓申紀蘭當婦聯主任本身就是個歪點子,以歪對歪,就不失為一個好點子」。其實,以歪對歪,只能更歪;以邪對邪,只能更邪。

沒有能力又想當官的申紀蘭找知己人商量之後,覺得馮東書出的歪點子實在是極妙,於是宣布以後只到省婦聯「坐會」。什麼叫「坐會」呢?就是坐下開完會,就回到西溝村。

不僅如此,面對記者,她還為自己描眉畫眼,說:「我是太陽底下曬的人,不是坐辦公室的人。」既然你不是坐辦公室的料,那你就讓位啊!

說是說,做是做,口是心非是中共黨官的特色,申紀蘭是特色中的非典型特色。

從1973到1983年,申紀蘭居然當了10年省婦聯主任,最後才以退休的名義把她打發了。

此後,她還是當官,長期擔任山西省長治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和以前一樣,還是「坐會」。還長期擔任西溝村黨總支副書記,(書記李順達於1983年逝世),並擔任西溝「金星經濟合作社」社長。而郭雪崗每年春節前後,也要開始新的忙碌,幫這位只會刷碗掃地的老人分析、思考,一塊討論,列印出新一年的「兩會」議案和建議。

其實,何必脫褲子放屁費二道手兒呢,讓郭雪崗頂替申紀蘭的職位不就得了?

2013年3月,在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山西代表團首次全體會議上,時任中共山西省委書記袁純清(2014年落馬)表示:「作為正廳級幹部,她保持了人民本色,誰能做得到?這是我們的驕傲和自豪。這就是我們理直氣壯的理由。」

之後,申紀蘭連任全國人大代表時,共青團山西省委微博批評道:「反右你代表,文革你代表,任何時候你都代表,可你一次也沒有代表過人民……試問你是怎樣被選舉的?你究竟代表誰?」這條微博很快就被刪除,省委之後也在該帳號上澄清,言論不代表團省委意見,純系維護人員操作失誤。

年過90歲的申紀蘭,從18歲少女至九旬老嫗,13次當選中共人大代表,也是中共國唯一連任13屆全國人大代表。因此她被外界譏諷為中共全國人大的「活化石」。

她在接受中共黨媒的採訪時表示,第一次當上中共全國人大代表是「省裡指定的」。 必然是讓黨滿意啦,這一滿意就是70年,直到她咽氣!

申紀蘭之所以成為網紅,是她在2010年受訪時透露自己「從不投反對票」而一舉成名。被指是「機器中的機器」。

申紀蘭自稱代表農民,但她全家在當地都是高官,丈夫退休前是城建局長,一個兒子是交通局長,另一個兒子是糧食局長,全是有油水可大揩特揩的部門,女兒是師級軍官。申紀蘭本人還開了兩家公司,山西申紀蘭貿易公司和申紀蘭房地產開發公司,在2008年利潤就有七千萬人民幣。

她不但把江澤民的「悶聲大發財」家訓運用的淋漓盡致。而且誰上臺她都支持,誰被打倒她也支持。黨說啥、她就幹啥,與黨共進退,這樣的家奴用著放心。

現在,全世界都明白,中共沒有幾天蹦達了。突然傳出一個消息,「舉手機器」申紀蘭病危!還有一張她在醫院病房裡的照片,申紀蘭斜躺在枕頭上,插著鼻飼管、氧氣管,一副病入膏肓的樣子。旁邊的醫護人員戴著口罩。

河北大學一知心校友群裡發佈歡天喜地消息,稱:「快訊:申紀蘭病危!」

自由亞洲電臺報導說,申紀蘭是因胃癌,住進長治市第一人民醫院。她目前是胃癌晚期,因年事已高,醫生不建議做手術。

言外之意是,不添油了,乾熬那盞燈,熬到哪天是哪天。

這怎麼可能呢?90歲的胃癌晚期患者還在中共疫情期間去北京開會?

有知情人透露,她是在北京染上中共病毒,連夜被送回山西老家的一個小醫院裡等死。

死訊很快傳出,網民一致認為:「70年來,她從來都是與黨共進退,這回黨不可能不跟著她一起退場了!」(文/青晴)△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