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报 正體版
 
新闻简述(图)
 
毕藤菲
 
2019年12月12日发表
 
路透社独家报导,美国军方计划投资稀土产业,实现武器生产所需稀土的国内供给。图为稀土元素。

【人民报消息】 确保稀土供应 美军采取自二战以来紧急行动 路透社看到的一份政府文件显示,美军计划为建造稀土加工设施提供资金,这是华盛顿紧急行动的部份举措,目标是确保可用于制造军事武器和电子产品的稀土国内供应。 路透社称,这将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曼哈顿计划制造出第一颗原子弹以来,美国军方对商业规模稀土生产进行的首笔金融投资。 美国大约80%的稀土供应来自中共国。美国总统川普在今年早些时候命令军方更新稀土供应链,并警告说,在战略矿物上依赖其它国家的供应可能会危及美国国防。 军方表示,将资助多达三分之二的稀土提炼成本,还将资助至少一个项目,甚至可能更多。申请厂家必须提供详细的商业计划,并指定在何处开采矿石,以及其它因素。 美阻止任命法官WTO上诉庭10日停摆 世界贸易组织(WTO)上诉机构共设置7名法官,任期4年,按规定、每件上诉案件应由3名法官审理。12月10日,剩下的3名法官中有2名将卸任,由于没有新法官人选,解决争端的系统将不再具有审理案件所需的法定人数。 路透社报导,贸易官员12月9日表示,因为美国表示将不支持任命新法官,WTO上诉庭将从10日开始停摆。美国不支持任命法官的主要因素是不满意WTO处理中共不公平贸易行为的争端案件。 美国官员表示,上诉庭已经超越了职权范围,其法官实际上已经制定了新的贸易法,美国宪法不允许外国法院(在本案中指上诉法院)取代美国法院。 美国驻世贸组织大使丹尼斯.谢伊表示,在世贸组织规则「过度」和「无视」方面,WTO其它成员并未解决美方的担忧。 美国安顾问:使用华为 即西方信息安全末日 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12月10日报导,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警告说,如果西方世界让华为参与建立5G网络,那就是民主世界的信息安全「世界末日」。 在接受NPR采访时奥布莱恩说,如果某个国家一旦使用华为,那共产党就可以通过华为后门来获得这个国家的公民信息。因此每个病历、每个社交媒体帖子、每一封电子邮件、每笔金融交易、每个拥有云计算和人工智能的美国公民个人信息,都可以被华为输送到中共的大型服务器里。 奥布莱恩描述了中共如何根据搜集到的信息,为中国公民进行所谓的「社会信用评分」,这些评分甚至影响到公民是否可以乘飞机,购买火车票或从事特定工作。奥布莱恩警告,如果某些国家跟中共有联系,美国不能与之共享所有情报信息。 美军披露新型公路机动导弹 可反制中共威胁 据《国防杂志》报导,美国陆军部长麦卡锡12月7日在加州举行的里根国防论坛上告诉记者们说,在美国退出《中导条约》之后,陆军得以寻求射程较远、能对陆军多域作战概念起到加分作用的传统武器,陆军可采用两种武器系统来进行长距离的精准攻击。 麦卡锡披露了正在开发中、可借由发射车机动发射的公路机动导弹,它们将大幅提高陆军的防御能力。这些中程导弹将可部署在第二岛链或南海周边国家,以反制中共的军事威胁。 依据美国和前苏联于1987年签署的《中导条约》,双方不得部署射程介于500至5,500公里的陆基核导弹或传统导弹。美国指控俄罗斯未能遵守这项条约,因而在8月退出该条约。 涉作弊丑闻 俄无缘2020奥运和2022世界杯 CNN报导,「世界反兴奋剂组织」(WADA)12月9日通过提议,4年内取消俄罗斯申办大型国际赛事的资格,禁止俄罗斯奥组委高官,包括该组织执委会所有成员访问或参加大型国际比赛。未使用禁药的俄罗斯运动员可以以中立身份参加国际比赛,而且禁止俄罗斯代表队在大赛场地上升起俄罗斯国旗。这意味着4年内俄罗斯将无缘奥运会。 在对俄罗斯体育运动进行相关调查期间,「俄罗斯反兴奋剂机构」(RUSADA)未能给予充份合作,WADA合规性审查委员会(CRC)因此提出一些制裁措施。 如果该提议得以生效,将意味着俄罗斯无法参加明年的东京奥运会或2022年的卡塔尔FIFA世界杯。 RUSADA将在21天内做出反应:或者是接受这一决定,或者是诉诸「体育仲裁法院」。 报告:朝鲜黑客和东欧网络罪犯勾结作案 路透社报导,12月11日,总部位于加利福尼亚州硅谷的SentinelOne公司的一份报告显示,朝鲜政府支持的黑客正在与东欧网络犯罪份子相勾结作案,引起外界的担忧。 SentinelOne公司表示,朝鲜政府资助的「拉撒路组」(Lazarus Group)正在通过一个被称为「TrickBot」的网络犯罪团伙进行黑客行动。 「拉撒路组」是「想哭」勒索病毒软件的黑手,曾在2017年造成全球150多个国家的30万台计算机瘫痪。「拉撒路组」还在2014年对索尼娱乐公司发动了灾难性的网络攻击,并在2016年从孟加拉国国中央银行窃取数百万美元。 SentinelOne公司的克雷梅兹(Vitali Kremez)说,「TrickBot」运营商可能会将其入侵其它组织的「服务」出租给朝鲜人,或者可能是以佣金的形式合作。这是我见过的最大网络犯罪案。 (人民报记者毕藤菲综合报导)△

 
分享:
 
人气:53,418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