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简体 - 正體 - 手机版 

人民报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扯扯
 
 
 
 
 
 读者园地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1234567
8910111213
 
 
 
 
 

 
 
2007年7月14日 分享: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一位藏民遇到山神的神奇故事
 
佚名
 
【人民报消息】在中国,有关山神的传说渊源流长。成书于二千多年前的《山海经》,就已记载了有关山神的种种传说。《太平广记》里也收录了大禹囚禁商章氏、兜庐氏等山神的故事。《五藏山经》里还对诸山神的状貌作了详尽的描述。

在今日藏地,不少地方还保留着祭祀山神的风俗,如在川北阿坝州汶川,不少藏族寨子都有自己的山神,各寨子都有自己祭祀山神的一套仪规;在川西甘孜州的石棉,每年腊月十三开始的唤山节即为祭祀山神的节日,整个祭山活动要持续三天。当我从康定坐长途汽车去色达的路上,沿途经过几座高山之顶时,车内不少藏民都将头伸出车窗大声叫唤,并将撕碎的白纸、白布条等物扔出窗外。在山顶上,往往已积蓄了许许多多这样的白纸、白布条,随风一吹,盘旋升腾,直冲云霄。藏民们以这种方式表达对山神的敬畏和礼拜。

在现实生活中,大陆民众经过共产党无神论的洗脑之后,许多人都不相信有神有佛,更不相信每一寨、每一山、每一川都有不同的山神管理,仅仅把山神视为杜撰的故事人物了。

当我从丹真嘉措活佛那里听说了峨钵曾被山神请去的事情后,我也感到很惊奇。设法从一个喇嘛那儿打听到峨钵的住址,我马上就去找他。

找了好几次,直到第四天,峨钵才回来。开门让我进去,是个四十多岁的汉子,披红色藏袍,身体壮实,脸相忠厚,能说一口蛮像样的汉语。他的屋子,像这儿大多数喇嘛的屋子一样,不大,约六七个平方米,地上铺一块五尺长的地毯,白天可坐,晚上可睡。四周墙上贴满大大小小画片,贴得最多的是法王的像。

他前几天开车去县城了,昨晚刚回来。听我说了来意,知道是丹真嘉措活佛叫我来的,他点点头,就跟我谈起他被山神叫去的那段经历。

这事发生在藏历猴年。他属马,那一年二十六岁,是色达县色柯乡约若村的会计,那时村还称大队,他是大队会计,已当了多年,还兼公社的会计辅导员,在村子里,书记、队长之下,会计也可算得上是一个人物。

那一年,根据上头的布置,生产计划要调整。他便骑马去十道班等处通知那里的村民,第二天来大队部开全体村民会议。是个大晴天,下午太阳很好,照在人身上暖洋洋的……只见迎面来了个骑马的老人,又高又大,有三四个人那么高,那匹马当然更高大了。老人相貌威严,留着络腮胡子,胡子成卷曲状,朝两旁翘起。老人到他跟前停了下来,对他说:“我是丹金神山的护法,有点事要你帮忙,今晚我来找你。”峨钵觉得有点害怕,他过去不信佛道神怪这一套,但听到过不少关于山神天神的传说,没想到今天让他给遇上了。他对老人说:“我家里有个老母要照顾,恐怕我帮不了你的忙。”老人说:“你可以帮我的忙,不用怕,晚上我再来。” 说着骑马走了。

通知完了明天开干部会,峨钵就在十道班吃了晚饭,还留下来,看晚上放电影。高原牧区放电影是件大事,附近骑马赶来看电影的牧民不少。峨钵坐在人堆中间。那晚放的挺好看。放映员换最后一盘带子时,峨钵忽然想起,下午遇到的那个老人,不是说晚上还要来找自己吗,他坐不住了,而且这时电影银幕上的图像也变得看不见了。他就站起身走出了人堆。人们仍在看电影,没谁注意到他的离去。

那晚是藏四月初十,大半个月亮挂在天上,月色挺亮,四周群山的轮廓看得很清楚。走到公路边,只见那个巨人般的老人已等在那里了。见他出来了,便对他说:“我等你很长时间了,为什么不早点出来?跟我走吧。”说着,就在马上俯下身,像捉小鸡似的,把峨钵轻轻地提起,放在身后马背上,然后疾驶而去。

到了丹金山一个很大的山洞里,里头黑黑的,稍稍有点光线。老人叫峨钵把衣服脱下来,让他检查一下。检查完了,老人很满意地说:“很好,你身上啥子也没有,正是我要找的人。”等峨钵穿上了衣服,老人又说:“我要你到很远的一个地方帮我送一样东西,不过你是个人,已经吃了人吃的物品,现在去可能到不了那里。你先在我这里休息一下,然后再去。”说完,老人走了出去。山洞里马上变得漆黑一团,什么也看不见了。他就在山洞里休息,似睡非睡,似醒似醒,不吃不喝,不渴也不饿……

也不知过了多久,大概有两三天了,山洞里又有了光线,而且比先头亮。峨钵醒来了,觉得人非常舒服,浑身充满了力量。老人又来了,拿着一只红色的小方盒,交给峨钵,对他说:“这个给你,你把它交给唐雅神山的护法。这个盒子里有很多东西,你不要打开。不过,你也打不开它。”唐雅山在青海果州班玛县,离这儿很远,平时骑马一天也不一定能赶到,不过,峨钵当时并没想到去唐雅山要走很多很多路,他觉得帮老人送这个盒子好像是一件很自然的事。

峨钵拿着这个小盒子就上路了。他发觉自己走得很快,但一点儿也不吃力。天正在下雪,雪地上并没留下他的脚印。淌水过小河溪流时,鞋子也不湿。经过自己村前的日穷沟时,他停下来坐了一会儿。他想起了家中的老母,要不要回去看看?后来想,还是等把老人交给他的事情办完了再回去吧。有村民在他面前经过,他看得见他们,但他们看不见他。他也不想跟他们说话,就站起来又上路了。 

在路上,他赶上了两个骑马往青海方向去的人,便跟着走了一段路。从这两人的谈话里,他得知这是父子俩,父亲名叫哇脱,爷俩个是要到班玛智钦寺去。他觉得这爷俩的马跑得太慢,便撇下他们,又一个人往前走去。

翻过几座山,越过杜柯河,由川北进入了青海。傍晚时分,他来到了唐雅山前。他看今天时间不早了,心想等明天天亮时再去山里找唐雅山神吧。他在山脚下躺了一夜。第二天,太阳一出来,他就上山了。到了山上,眼前突然出现一座很大的山门,他进了山门,没走几步,有个像丹金山神一样高大的老太太出来了,满头白发,满脸皱纹,至少有几百岁了。

老太太问他找谁?他说找唐雅神山的护法神。

“噢,那是我的儿子。”老太太说着,就回头喊了三声。只见一坐大山满满地塌陷,然后化成了人形,极高极大,是个胡子很长的老人,胡子一直垂到腰部,脸颊上也有胡子,成卷状,每边的脸颊上各有五六个胡子卷。头上的头发也很长,分向左右两边。老人的脸和手都很黑,手指比大树还粗。这时,峨钵忽然发觉自己也变得又高又大,森林匍匐在他脚下,像平时看到的一片青草,四周的群山变成了小土坡,他就这么高高站着,可以看到很远很远的地方。

他对唐雅山神说了丹金山神请他带来一个盒子,然后就把那红色的小方盒子递给了唐雅山神。唐雅山神接过盒子,当场打开,盒子里还有个小箱子,打开小箱子,里面有许多药丸,是黑色的。山神取出六颗药丸,交给峨钵,要他去一趟仰吾里神山,转交给仰吾里神山的护法。还告诉他,到那里后,只要叫仰吾里山神的名字,把药丸抛上天,就可以了。

峨钵也不知去仰吾里山有多远,他接过唐雅山神给他的六颗药丸,就走了……完成了唐雅山神交给他的任务,峨钵又成了一个常人,感到有点累有点饿,他出来好几天,到现在还没吃过一把糌粑喝过一口水呢。他便顺着来的路往回走……回家路上,经过一个村子时,峨钵遇到一个熟人,招待他吃了饭,还帮他借了匹马,陪他一起回去。那人告诉峨钵,他村里的人到处找他,这儿也来过,都说他失踪了,不知他到哪里去了。

回到家里,已是晚上。村里的人见了他,高兴得又哭又笑。大家纷纷问他,峨钵峨钵,五天五夜,你到底跑哪去啦?我们四面八方都找遍啦。要说你还活着,怎会没个人影?要说你死了,怎会不见尸体?

他的母亲见儿子回来了,抱着他痛哭。家里已经请来了一批喇嘛,准备为他办后事了呢。前几天问过几个活佛,都说人还活着,不要紧。派人去色达洛若寺向晋美彭措堪布也问过,说是你被山神请去了,没受苦,家里不要为他念超度经,可以念念长寿经、皈依经,消除违缘,过五天会回来的。

峨钵对大家说了自己这几天的经历,整个色达、整个甘孜藏族自治州都传遍了。也有人不信。但不信的人少,信的人多,毕竟这是一个大队会计实实在在的亲身经历呀,而且村里那么多人分头找他,就是找不着,可过了五天,他不正像晋美彭措堪布说的那样回来了么!

峨钵回来后,仍然当他的大队会计。但是他变了个人,过去不信佛,现在不仅信了佛,对整个世界人生的看法都改变了。他对晋美彭措上师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当下就去上师那里皈依了佛门。他的老母亲故世后,他就跑到五明佛学院来出家了…… 

以上所记,完全为峨钵对我的叙述。为了读者阅读的方便,才改成了第三人称,没作任何艺术夸张。峨钵向我保证,他说的这一切是完全真实的。出家人不打诳语,我相信他没说假,而且他也没有必要说假。

“你以前为什么不信佛?”我问他。

“藏地被1949年以后,寺庙全部被摧毁,喇嘛也没了,当地的老人有时对小孩说,在这儿,什么什么地方,过去曾经有过一所寺庙,曾经怎么怎么……就像在讲一个遥远的故事。我从小念书,受到的就是共产党‘破除迷信’那一套教育,那时我还年轻,不懂事,上头说没有佛,我也就跟着说没有佛。” 

“你被山神找去后就信佛了?” 

“是的,因为我亲眼看到了。而且,后来我看到的还不止是山神,还看到很多其它更殊胜的景象。” 

“你是来佛学院出的家?” 

“是的。我老母亲去世后,我就到这儿来出家了。那时,这儿总共只有二三百人,觉母更少,只有五十多,不像现在,已有好几千人了。” 

“你来佛学院后,还当会计吗?” 

“当了几年管家,还管点建筑上的事,这儿建大经堂、汉经堂,从设计到施工,都是我帮着搞的,藏族的居士林,也是我帮着修的,现在正在造的新的汉经堂,我也帮着搞。这几年还让我开北京吉普,我会说一点汉话,在外面跑跑比较方便。” 

“你家里还有哪些人?” 

“有个姐姐,在外村。一个弟弟,两个妹妹,都在自己村子里。大哥,在县里当工商局长。” 

“可以公开我对你的采访和你的名字吗?” 

“可以。我希望能有更多的人信佛,有更多的人转到佛学上来,如果大家都信佛,我们这个社会就一定会变得更好。” 

文章网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07/7/14/44951.html
打印机版

分享至: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分享至手机:
 
 
相关文章
 
图片文章导读
 
一位藏民遇到山神的神奇故事
 
 
一个令人震惊的轮回转世报导
 
 
薄熙来不光彩的另一面
 
 
中国舞之最高境界(图)
 
 
三退官员称中共是最喜欢撒谎的组织
 
 
美国会议员祝贺首届神洲电影节(多图)
 
 
神洲电影节周日开幕 《善与恶》将首映(多图)
 
 
远离这枚定时炸弹
 
 
 
唤醒自己  脱离中共(一)
 
 
韩僧毕生追求终见神奇(多图)
 
 
呵!CUCSSA主席徐凯嘬江臭脚满带劲儿(图)
 
 
全世界中国舞大赛促进交流 评委会谈中国古典舞(多图)
 
 
提个醒儿!新华网让江做好绞刑入套前热身运动
 
 
加拿大“小毛泽东”全加华联会林君(图)
 
 
淮河半世纪来最大洪水 安徽七区开闸泄洪(多图)
 
 
云林之光 失怙少年勇夺中国舞大赛亚军(多图)
 
 
 
 
这些神奇力量被证实(多图)
 
 
陈水扁接见法轮功学员 谴责香港七一遣返(图)
 
 
莲花净出不染心(多图)
 
 
大陆“南涝北旱” 天为何不照甲子循序?
 
 
中共内斗的终极手段──中共高层重大神秘死亡案件
 
 
唤醒深处封尘已久的渴望(图)
 
 
李克强取代曾 周永康怕下台(图)
 
 
黄华华对广东省的巨大贡献(图)
 
 
和谐的联合国!潘基文爱沙祖康的疯格(图)
 
 
见证新闻自由的倒退(图)
 
 
新唐人本周末选播全世界中国舞大赛实况(图)
 
 
优昙婆罗花神秘消失 再现陈家令人称奇(多图)
 
 
新华网专稿自扇嘴巴(图)
 
 
中国民众支持人权圣火 “维权抗暴连线”全程参加(图)
 
 
台湾现优昙婆罗 夜开昼合 幽香四溢(多图)
 
 
中国舞大赛男青年冠军演绎古道古风传承中华香火(多图)
 
 
 
 
澳民主工党决议谴政府漠视中共活摘器官(图)
 
 
如此情况 我们能让奥运的火炬在那儿点燃吗?(图)
 
 
见证中共迫害法轮功 理性思考走入修炼
 
 
精采图片!曾庆红挺腰板率领小猫两三只(多图)
 
 
这报告把曾庆红刺激的一激灵
 
 
此提法过时!江曾做各式小菜儿整治温家宝(多图)
 
 
《诸世纪》预言共产主义的罪恶(中)
 
 
唐太宗不忍杀生停止使用这种药
 
 
飞天艺术学院石真获中国舞大赛少年男子冠军(多图)
 
 
台驻美代表谴港府遣返 吁普世关注(图)
 
 
图片幽默:江泽民古巴思念宋祖英
 
 
中央社:纽约世界舞蹈大赛 台湾选手表现杰出
 
 
了不起!新唐人将举办全世界华人声乐大赛
 
 
北大惨了!李肇星又露头儿的原因(多图)
 
 
因果报应实录:冤怨纠结缘于利益之争
 
 
预言共产主义的罪恶 (上)
 
 
因果报应实录:前世夙怨 今世同僚倾轧
 
 
青年男子组亚军张逸军:圆梦与感恩(图)
 
 
青年男子组冠军陈永佳师徒同获奖(多图)
 
 
孤独的少年剑客林柏宏(图)
 
 
大赛推动纯正中国舞 启人类正统文化
 
 
百老汇名演员称赞神韵演出精彩(多图)
 
 
曾庆红什么武器都用上了(多图)
 
 
技压群芳 荣获冠军宝座的任凤舞(多图)
 
相关文章
 
 
 

本报记者
 
 
专栏作者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扯扯
 
 
Copyright© renminb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