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是件壞事!鄭恩寵再被傳喚六小時
 
人民報記者李子木
 
2006-9-29
 
【人民報消息】鄭恩寵今年6月5日出獄後,9月29日第5次被傳喚,這次是為了讓他封口,不許揭發已經倒臺的陳良宇。

從一個客觀的視角來看,這不是件壞事!這是大好事。為什麼,想想看,政治局委員,準政治局常委陳良宇被拉下來了,會有多少人對中共重新燃起希望之火?所以上海幫馬上傳喚鄭恩寵六小時,高調告訴國人,別以為陳良宇被抓了,中共就不耍流氓了,沒那回事,流氓不但要耍,而且要使出渾身解數!

出獄後被諸多海內外媒體拜訪,不懈揭發上海幫陳良宇等人貪污黑幕的上海維權律師鄭恩寵,9月29日突然又被上海市公安局閘北區派出所傳喚6小時。鄭恩寵說,傳喚中上海公安以他的女兒前途相威脅,要他封口,不要涉入揭發陳良宇案。並明確提出,不准接受採訪,不只外國媒體,還包括大陸媒體。

中共近日加強了對陳良宇報導的限制,要求國內媒體只登新華社的消息。但新華網的消息由於高層的激烈斗爭也非常不穩定,今天偏向這邊,明天偏向那邊,甚至同一天,你登你的,我登我的,新華網的報導題目就是一場精彩的戲碼。

鄭恩寵於29日晚間點接受大紀元專訪時,敘述了被傳喚的經過。當天下午2點多,鄭恩寵正獨自在家中午睡,一女(穿制服)三男(穿便衣)的公安大聲叫門,聲稱要談話。鄭恩寵要求不出示傳喚證,不談話,其中叫做張敏(音)的女公安隨即從口袋裡拿出空白傳喚單當場填寫,其後將鄭恩寵帶到附近的上海幫閘北區國慶路派出所,問話6小時,期間女公安多次故意在傳喚單上漏填日期以及不給存根等,最後在鄭恩寵堅持下才悻悻作罷。

手段卑鄙

鄭恩寵被傳喚前一天下午,兩個自稱是市公安局的人到他女兒所在學校,聲稱要找他女兒談話。他女兒堅持要對方留下姓名,否則就不談話,對方始終不願透露姓名,談話最後取消。

鄭恩寵說,問話的其中一人向他表示,昨日去過他女兒學校,並以他女兒相威脅,這惡棍對鄭恩寵說:「你女兒明年畢業了,你要為她著想。昨天我穿便衣到你女兒學校,下次我不穿便衣,穿警服,讓所有的學生都看到你女兒被帶走了……你這個人很講面子,下次我開十輛警車到你家裡,下來幾十位警察穿著制服都到你家裡,看你在小區裡有沒有面子做人!」

穿著警服耍流氓,受害者倒沒有面子做人,這個世道還能讓它存在嗎?

鄭恩寵認為,他們一方面要通過威脅他女兒要他封口,另一方面又警告他的女兒,不要幫助父親傳遞訊息,因為他們懷疑鄭恩寵被切斷包括電話、電腦等外界聯繫後,還能發出舉報信,是他女兒幫助的。

鄭恩寵憤怒的說:「他們知道和我以及我太太談都沒有用,就搞我的女兒……他們就是想搞壞你的名聲,他們知道我做律師,都敢這麼樣,可見他們對老百姓多麼凶殘!」

上海幫和胡溫對著幹

政治局委員陳良宇的罪行夠不上槍斃水準是不可能被一擼到底的,陳良宇也不是由於鄭恩寵的揭發而下臺的,那麼上海幫怕什麼呢?

傳喚過程中,他們多次對他威逼利誘,不要再評論陳良宇案。公安對他說:「你現實一點,陳良宇的事情,你不要參與,不要揭發,有的材料從別人嘴裡講出來,不要從你律師的嘴裡講出去……擁護中共中央對陳良宇的決定的話也不准談。」

從這些話可以得知,上海幫表面上服從決定,實質上還在利用自己的勢力和胡溫對著幹。

鄭恩寵從頭到尾保持沉默,也沒有在公安筆錄上簽字,而是另外要了4張紙,繼續揭發黃菊、陳良宇和韓正。

其中一名始終不肯透露姓名的警察,態度極其兇惡, 特別看了鄭恩寵寫的4頁材料後,進來對他猛拍桌子,鄭恩寵說:「他們除了沒動武之外,所有侮辱人格的話都用盡了,甚至比文化大革命還惡毒!」

上海公安又威脅他:「我就是人民政府,我就是有資格的流氓,在我面前所有的犯人,全部規規矩矩……第一你跨不出你家這道門,第二你不能跨出國門,你想申請護照,我願給你就給你,我不願給你就不給你……不准接受採訪,不只是外國媒體,還包括本國媒體。」

不要對中共抱有任何幻想

這話聽著真熟悉,高智晟回陜西給母親掃墓時,陜西公安流氓也是這麼說的。鄭恩寵指出,這次傳喚他,背後是有更高層在指揮:「我出門時,看到國慶路增加了10多輛警車,憑我的經驗判斷,出面後面有指揮的,我寫了東西,我寫完一張紙,他們就交上去。」

鄭恩寵的判斷是正確的,那些出面的小流氓後面還暗藏著中共內部有權有勢的老流氓,這些傢伙是中共耍邪搞惡的主要力量。

所以像鄭恩寵受迫害這樣的事情一定要報導出來,多多報導出來,隨時報導出來,讓那些因為陳良宇下臺而對中共又抱有幻想的人清醒、理智起來──無論發生什麼樣的變化,共產黨的本質決不會改變,共產黨必亡的結果決不會改變。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