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这样,但不是怪病
 
李少华
 
2006-9-21
 
【人民报消息】一家人天天在一个屋檐下,走在街上擦肩而过,却不认识;母亲去幼儿园接孩子,把别人的孩子接回家都不知道错,……这些新闻要是在北京胡同里说,谁都得说你胡说八道。但是这却是实实在在发生的事。

据北方网报导,杰姆.赫德是一名退休的美国大学艺术系教授,他常不能记得熟人长得什么样。常有熟人在路上跟他打招呼,但赫德却不记得此人是谁,他只能假装认识他,免得尴尬。赫德说:“我一直隐藏自己的缺陷,我认为世界上只有我一个人患有这个毛病。”不过,赫德渐渐学会了通过声音、发型、体型或走路姿态来辨认他人的身份。

看到这里我大吃一惊,我就是常常记不得我刚乘坐的汽车是什么颜色和款式,常常看着那些面熟的脸记不得此人是谁,只能假装还记的,聊了半天,回家一路都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不过,我还不至于像美国大学退休教授杰姆. 赫德和他的两个女儿凯瑟琳、简妮尽管在一起生活了好多年,但他们走在街上却经常见面不相识。

据简妮称,有一天她到托儿所去接儿子时,才震惊地发现自己竟然接错了孩子,将别人的孩子当自己儿子接了回来。简妮说:“我感到事情有点不对头,我将那个孩子接回来后,有点不确定他是否是我的孩子。我感到非常困窘。最后我通过询问,才知道他的确不是我的儿子。”

赫德竟然不记得他自己家人的脸。但赫德后来才知道,他的两个女儿──艺术家凯瑟琳和神经学家简妮竟然也遗传了他的“脸盲症”:她们不但经常认不出老爸的脸,甚至也经常忘记老妈长什么模样!这一家人经常会出现见面不相识、擦肩而过不打招呼的怪异景象。

我还是认识自己家人的,但也像赫德一家一样,能看清楚别人的脸,但无法记住那些看过的脸是在哪里见过,也无法记住他人的长相,也记不住他们的名字。但是我干其它事都很快,而且做的很好。

医学家说赫德一家患有一种罕见的“面孔遗忘症”(又称脸盲症)。看了这个新闻,我第一次去好好想一想,为何会出现这样的事情。从我本人来讲,这不是健忘,因为即使我努力想记住谁,也记不住,但有些事情我没想刻意去记,但却记忆犹新。

我的感觉是,有些事情、人和物在我的脑海里无论如何也打不上烙印。如果每个人真有一个来源处的话,也许,也许在我曾经生活过的地方和年代,这些人和物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