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老這麼遭災也不是回事(多圖)
 
欣欣
 
2006-6-28
 

28日清晨5點,一理髮店屋頂被大風掀翻。
【人民報消息】人平時一個比一個橫,遇到老天爺發怒時,都老實了。

說實在話,因為北京是壞事幹盡的中共的首都,不但有那個多次血流成河的天安門廣場在心臟部份,而且還有江澤民為宋祖英蓋的那個離中南海不遠的大墳包劇院,和毛澤東的僵屍紀念堂,所以近年來一遭災就是大的驚人。

據京華時報6月29日報導,28日凌晨0點左右的一場暴雨,1點左右使石景山福壽嶺南面的模式口斜坡街道上形成激流,將停在路上的8輛車沖出幾十米。八大處南路的一個路口,通往四周的馬路全部被淹,五環路的進出口水深達1米多。

啤酒蓋大小的冰雹讓人顫抖


8輛車沖出幾十米!
記者在現場看到,模式口街是一條成40多度角的陡坡街道,驅車由上而下時,車本身滑行最高速度就能達到每小時60公里。

居民李女士稱,凌晨0點左右,該地區開始下暴雨和啤酒蓋大小的冰雹。到1點左右,她突然聽見外面人聲嘈雜,有人在喊:「快追啊,車跑了!」「我出去一看,停在門口斜坡路上的8輛車,都被沖出幾十米後埋在淤泥裡,有的撞在電線桿上,有的撞在牆上。我家的車連前保險杠和車牌都被沖得不知去向,最後在爛泥裡趟了半天才找到。」

當時正從此處經過的司機楊師傅稱,當晚他開著麵包車上坡時,突然一股水浪打過來,將他的車衝到了墻腳,坡上的幾輛汽車和200多斤的石磨盤被沖下坡。緊接著一陣冰雹砸來,將車窗砸碎。「嚇得我蜷在車里根本不敢出來,」楊師傅說。

這個時候誰還會想起共產黨教了幾十年的豪言壯語:「我是玉皇,我是龍王,喝令三山五嶽開道,我來了」?這個時候不少人都是「臨時抱佛腳」!

只用20分鐘,當天就到手的錢飛了


下午要摘的西瓜凌晨被冰雹砸裂!
誰能想到侍候了半年的西瓜,只用20分鐘,當天馬上到手的錢就飛了!

28日凌晨,一場突如其來的冰雹襲擊了順義區李遂鎮的李遂村和柳各莊村,兩村部分瓜農地裡大量已經成熟的西瓜被砸裂。

凌晨零點左右,順義區李遂鎮附近開始下起了陣雨。「20分鐘後,外面聲音越來越大,一看才知道下了雹子,最大的可能有酒瓶蓋那麼大,大概下了20分鐘。」 柳各莊村村民張大姐告訴記者,雹子把她家的3畝瓜田砸得一片狼藉,大量西瓜被冰雹砸裂。同李大姐一樣,附近李遂村大部分村民的瓜田也都遭到了冰雹襲擊,

「這些瓜今天下午就可以摘了,誰想到半夜裡被砸成這樣。」李遂村村民白大哥說。他無奈的在上午7點左右,李遂村和柳各莊村的十余名村民背著被砸裂的西瓜來到路邊叫賣,每個西瓜的售價為人民幣5毛,還不夠侍候它們的肥料錢。

中午時分,隨著氣溫的升高,開裂的西瓜已經變味。5毛錢都掙不到了,村民們無奈只得將開裂的西瓜搬回家餵豬。

誰守著這些餿味兒爛瓜,能說「與天斗其樂無窮」?!

屋頂被大風掀翻


一污水井內污水猛冒,無人可敵!
28日早晨,連北京萬泉河橋內側輔路的一個污水井也跟著搗亂,井內污水咕嘟咕嘟往外冒:保質──又臟又臭;保量──源源不斷;竟造成輔路斷路5個多小時。北京公聯道路搶修隊也搞不清誰招它惹它了,越亂它越跑出來添味兒、添噁心。用了好多沙袋去圍住冒水點,結果效果不佳。誰不知道,沙袋打不過流水,那臭水出來,滲過沙袋照樣到處遊逛。誰趟著那臭水能朗朗上口:「與地斗其樂無窮」?!

更邪性的是,清晨5點左右,在石景山區蘋果園第三小學南約100米處,一理髮店屋頂被大風整個掀翻了。

咋啦,這到底是咋啦?老輩人講:天災人禍,沒有人禍引不來天災!北京老這麼遭災也不是回事啊!

(人民報首發)

圖片:人民報資料室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