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红盘!七大中资把周小川顶出没顶之灾(多图)
 
林立
 
2006-6-26
 

摆出花架子骗香港市民。(人民报资料)
【人民报消息】3月的两会后,中纪委书记吴官正等找周小川谈话,要周小川按四项指令办。其中一项是「央行即时封存党组会议纪录、董事会会议纪录以及周小川行长的批示、批覆、审核本的原件。」

审计署、监察部也对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副行长交际费进行了审计,结果发现去年仅一年,行长周小川一个人的交际费开支近亿元!

知情人都说,这小子吃金吞银呐?这下周小川非双规不可!

可是,周小川现在非常时髦,经常见报,而且最近在香港出了大疯头──中行在港上市开了大红盘。

周小川成了港股中的一道“亮丽风景”

中广网6月1日报导《中国银行在港成功上市6分钟成交44亿港元》,报导说,国际资本市场集资额最大的新股中国银行,1日上午在香港联合交易所成功上市。
 
《人民日报海外版》(2006-06-02第01版)以《中国银行在香港成功上市》为题报导,「迫切期望分享中国经济金融改革成果的投资者,今天把目光瞄准了一家拥有百年历史的中国国有银行──中国银行。」「“中国银行”成股市中亮丽的风景」「来自香港方面的最新消息,“中国银行”6月1日上午10时成功在香港联合交易所挂牌上市,以3.15港元开盘,随后逆市上涨,成为港股今天跌市中的一道“亮丽风景”,下午报收于3.40港元,较发行价2.95港元上升15%,全天成交额达200亿港元。」

中国银行董事长肖钢表示,中国银行在香港成功发行上市,充分体现了国际投资者对中国经济长期繁荣稳定和改革开放充满信心,充分反映投资者对中国银行百年品牌的广泛认同。中国银行上市是中银改革发展里程上的新起点,中国银行要把中银建成中国的一流银行、国际先进的金融机构,为股东创造更大的价值,创造中银新的辉煌。

看这些报导,周小川的功绩大大的,去年的交际费开支近亿元有什么了不起,今年就是成倍往上翻,谁又能说出啥?你也到香港上上市,看看有没有这样的成绩!

中行在港上市


中国银行香港挂牌上市。
(人民报资料)
据动向杂志透露,6月1日晚,找不着北的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在国宾馆设豪宴,庆祝中国银行在香港招股上市开红盘。周小川在宴会上手舞足蹈地说:中行在香港上市,这一仗是股市世纪之战。今天开红盘上升百分之十五(按:招股定价二点九五元,收市价三点四元),取得了有历史意义的胜利!

他还吹嘘说:是我向温家宝总理递交军令状(按:据国务院秘书长华建敏表示,根本没有这回事),和曾培炎副总理打赌:如果认购额不满,我下放到银行做营业员;如果上市首日跌破招股价,我引咎辞职;如果上市三个月,在正常情况下上升不到百分之五十,我请辞行长。

中共的四大商业银行是坏账篓子

中共有四大商业银行:中国银行、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农业银行、中国建设银行。这是咱中国人民肩上的四大包袱。1998年,用发行30年长期国债的方式为四大国有银行补充了2700亿元人民币资本金;2004年初,中共国务院决定动用450亿美元国家外汇储备为试推股份制改革的中国银行与中国建设银行补充资本金。为什么这些银行都是江泽民们的坏账篓子?为什么那些外逃的贪官,可以手持巨额银行本票、支票和外币现金?银行高层没有利,哪个会为了别人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

中共的银行是空壳

中共的银行股票上市不能买,谁买谁完蛋。

有一位台湾驻北京的子公司经理,提到一件让总公司惊恐的事。这个在北京注册的100%控股的台湾公司最近要在当地投资一个项目,到银行去领款。没想到银行竟然规定一天只能提领一定金额的人民币。由于此投资需要金额大,只好每天都去提现款,没想到钱提到第三天时,不是该公司经理发火了,而是中共的这个银行沉不住气了,银行说:「不能每天这样提,你们要拿支出(投资)的凭据证明才可以提钱。」也就是说必须有单位证明你公司确实要把钱用在他们那里,你才能取。总公司董事长说:「真的很不可思议,全世界恐怕没有其它国家的银行管成这样的,这又不是加入你共产党,不许退党,我自己存的钱不能随便取,那还叫银行吗?」董事长终于开始警醒,说要再考虑评估一下目前在北京营运的风险。

为什么北京的中共银行如此刁难呢?因为银行是空壳,就仗着这些境外资金撑着呢。中共曾经说过,真正有资本的公司都不上市,只有亏本的生意才在境外上市呢,所以买中共的银行股票等于是拿钱打水漂儿。

曾培炎曾告知周小川:中国银行上市要稳妥,要把目标放得远些,不妨把招股定价在二点六元至二点七元。周小川称:从市场调查、资料反馈看,定价三元或三点二元都能有所突破。

民脂民膏为周小川顶住险情


周小川急傻了!(人民报资料)
五月二十九日、三十日,周小川得知中行暗盘不妙,一直徘徊在二点九至二点九五元招股定价线,甚至接到当天有以二点八元低价抛售的消息。当晚,周小川匆匆赶到深圳,晤七大中资集团负责人,传达曾培炎就中行上市可能发生险情的指示,要中资成为吸纳中行股的主力。

「中资」是什么?说穿了就是民脂民膏。玩笑开大了,全力以赴托住香港开市不能跌的三点一五至三点二元大盘的是中国老百姓的钱,是国库的银子。

6月1日,周小川整天盯着香港交易市场中行的趋势,打了七次电话,要中行顶住、顶住、顶住,扩大战果!当天总成交额的200点5亿元里中资出血168亿元。

呵,中共自己跟自己玩儿,玩儿的是自己,刮的是「国家的主人」,掐的是香港市民的脖子。

有今天没明天

不管怎么说,险情难关暂时度过了,请客!吃!喝!周小川摆豪宴五桌,在京财政、金融、证券界四十多人到场。席上开了十五瓶凯旋门香槟、六瓶路易十三白兰地、十三瓶八三年产波尔多TOP红酒,还请了总政歌舞团表演助兴。仅酒水账单就达19万元;歌舞团二小时演出特别优惠价15万元;每桌菜单价8000元收的是半价,才4000元,便宜。

唯一让周小川没面子的是,曾培炎没来,华建敏也未到,在京的银行行长除了国家开发银行行长陈元外都到齐了。财政部长金人庆虽然到了,但灵敏的政治嗅觉让他立刻发现自己来错了,因为主宾席上空着多个位子,所以他忍耐到周小川致过辞后,便立即称有紧急公事要处理,告退了,桌上的美味一筷子都没敢动。

有人问,比周小川折腾轻的都进监狱了,怎么还让他这么烧钱?这要看谁当政?中共看的不是你糟蹋多少钱,也不看你是否有本事,唯一的标准就是看你是否能为党「挣面子」。

周小川做到了,要不怎么能豪宴5桌呢!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