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為中共鋪平死亡之路
 
作者:張羽良
 
2006-6-2
 
【人民報消息】一位臺商第一次走在北京街頭上閑逛,見到許多建築物上面還殘留著明顯的彈孔,他驚訝的說,原來當年六四開槍掃射民運學生的事是真的,並問陪他一起上街的大陸友人說,面對這樣的政府難道你們不害怕嗎?沒想到對方的回答更讓他驚訝!「當時我就是開槍部隊中的一員,上級的命令是誰靠近窗戶就一律格殺,若部隊有人敢不遵從命令,其他士兵可當場將之射殺」。

回顧六四,你不能忽視中共視人命如草芥的殘暴本質。時任中共總書記的趙紫陽來到愛國學生中間,親切的握著學生的手,充滿歉意流著淚說:「我來晚了!你們還年輕,來日方長,你們應該健康地活著,看到我們中國實現四化的那一天..」。但這位堅守人性,力勸學生珍重身體的長者,卻因此舉觸痛了中共「置黨利益高於一切」的黨原則大忌,而付出了下臺拘禁至死的悲慘代價。

回顧六四,你才能看清什麼樣的人能夠爬上中共的高位。時任上海市市委書記的江澤民,帶頭把鼓吹改革開放的上海世界經濟導報封殺,對這個由學生髮起的民主運動也是抱持著敵對的態度,正因為他這樣的一種作法,得到了當時中共最高領導人鄧小平的賞識,而受到拔擢重用,江澤民也成了六四事件的最大受益者。

中共內部或也不能一概而論都無好人,但當黨性與人性交戰時,即使是身為屬一屬二的領導階層,也都將因選擇人性背離黨性而遭到斗爭與迫害的下場。

六四民運讓中共開始感受到亡黨的危機,可惜中共錯失了選擇與民眾站在一起,省思問題和聽取改革建言的機會,它採取截然相反的作為,公然調令軍隊開槍,用暴力扼殺了學生呼籲民主的心聲,鄧小平講:「殺20萬人,換20年穩定」,為中共邪惡與殘暴本質作了最深刻的註解。

六四沒能讓中國人掙開綁縛在身上數十年來專制迫害的枷鎖,卻讓中國人看清那一向教之以「我把黨來比母親」的中國共產黨,其實是一個多麼凶殘的「母親」!這個「母親」為己之利,竟可以忍心動用殺敵的坦克與機槍,殺害手無寸鐵的學生「子女」。

中共用無神論徹底改變了中國人傳統敬天信神的思想,換來的是普世的道德淪喪,但1992年興起的法輪功,卻為日漸敗壞的人心帶來新的希望,上億人的修煉讓中華大地激發起新的道德覺醒運動。反映在日常生活所見,以往上工總要偷帶產品回家的工人,不但不再如此更將以往拿家的都拿回來,工作輕重也不去爭了;走在馬路遭車撞了的老婦人,也不會藉機賴在地上索償,凡事學著為對方著想,讓這群修煉人走出了中國人道德重塑的新風貌。

心胸偏狹的江澤民,並不考慮這麼多重道德、守本份的好國民所將帶給中國的巨大好處,反而出自對法輪功修煉人數的妒忌,瘋狂且變本加厲的加以迫害,甚至將秘密關押在各地勞教所,慘受各種非人酷刑卻不肯放棄修煉的數十至數百萬法輪功修煉者,一一編號等待配對,執行活體解剖取器販賣所謂「肉體上消滅」的非人暴行。

從鎮壓六四到迫害法輪功,不論我們是否曾親身經歷?我們都見識到了中共那用無惡不作都難以形容於萬一的殘暴本質。如果說六四事件是為中共鋪平了死亡之路,那藉六四而起的江澤民,對一心向善的修煉人群所犯下之人神共憤暴行,就是把中共徹底送上了末路。現在,《九評共產黨》正廣泛傳播,已達一千一百萬的退黨大潮正解體中共。

在中共統治下,中國人既然已經不可能有用民主方式來選擇政權輪替的機會,中國人就只好用心代替選票,用退黨的行動來投下對中國共產黨那厭惡與唾棄的一票。套句世界衛生組織警告世人注意禽流感威脅時所言,禽流感不是會不會發生的問題,而是什麼時候發生的問題;那麼中共徹底滅亡也一樣只在早晚之間而已。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