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錦濤再呼「堅持」 中共面臨分崩離析危局 (圖)
 
任介文
 
2006-6-15
 
【人民報消息】中共政權主席胡錦濤本月十二日及十三日因利乘便,在出席上海合作組織峰會前順道到上海視察兩天,從洋山港、振華港口機械集團及中船江南長興造船基地等企業,到孫橋現代農業科技園區,談的都是上海市官員必須毫不動搖地堅持改革方向、創造良好的體制環境,以此落實科學發展觀。這是胡錦濤兩年內第二度訪滬,如此頻繁,給了外界一個不小的政治聯想空間。

亞洲時報記者潘小濤6月15日撰文道,二OO四年七月,胡錦濤上臺年半後,終於君臨「上海幫」的大本營,卻是向上海的幹部發出警告:必須配合中央的宏觀調控措施,壓縮過度投資的行業。當時,全國各地出現經濟過熱,國務院在當年三月推出連串冷卻經濟的宏觀調控措施,卻受到地方諸侯強烈抵制,甚至傳出當時的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在政治局會議上,當面指摘宏觀調控嚴重傷害長三角,在未來幾年更將阻礙中國經濟的發展,他還警告溫家寶及國務院,若不改正,將須負「政治責任」。因此,胡錦濤當時訪滬,就是向上海施壓,要與中央保持一致。

文章說,兩年後的今天,胡錦濤再度訪滬,陳良宇早已悄悄褪下那副「跋扈」面具,改以 「擁胡」姿態接待胡錦濤,而過去一年,更不斷傳出陳良宇被調走的消息。按照新華社前天的報導,胡錦濤今次在上海強調,「貫徹落實科學發展觀,加快轉變經濟增長方式,必須著力推進經濟結構的戰略性調整、積極促進產業結構優化升級,必須緊緊抓住科技進步和創新這個關鍵環節……必須毫不動搖地堅持改革方向、努力為發展創造良好的體制環境,推動經濟社會發展切實轉入以人為本、全面協調可持續發展的軌道」。

這套「官腔」,跟兩年前訪滬時比較,少了一段有關必須實施宏觀調控的話,多了一句「必須毫不動搖地堅持改革方向」。顯然,這句話足以反映胡錦濤此行的目的。

文章說,過去一年多,黨內外有關是否繼續推行改革開放的爭論不斷升級。左派、新左派和保守派,批評二十多年的市場化改革,導致貧富懸殊加劇、社會不公加深、環境破壞嚴重、國有資產流失等,應該暫停改革,讓社會休養生息,甚至走回頭路。但改革派認為,這些都是改革的副產品,是不可避免的,只要不斷深化改革,這些問題自會迎刃而解。

有關爭論在今年三月的全國人大達到高潮,胡錦濤和溫家寶當時表態支持改革派的觀點。胡錦濤出席上海代表團座談時強調,「要在新的歷史起點上繼續推進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說到底要靠深化改革、擴大開放。要毫不動搖地堅持改革方向,進一步堅定改革的決心和信心,不斷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要不失時機地推進改革,切實加大改革力度」。顯然,胡錦濤想為這場爭論一槌定音。

但事與願違,是否應該繼續推動市場化改革的爭論,並沒因為胡錦濤的表態而偃旗息鼓,《人民日報》六月五日發表署名「鐘軒理」(應是「中宣部理論局」寫作班子的筆名)的文章《毫不動搖地堅持改革方向》,再為市場化改革護航,並希望這場爭論告一段落。現在,胡錦濤在上海視察時,再為市場化改革保駕護航。若非黨內對改革方向還有噪音,若非對改革的爭論無法止息,胡錦濤和中共「喉舌」又何需在短短三個月內,先後三次為改革開放鳴鑼開道呢?

文章指出:胡錦濤和中央三番四次仍無法統一全黨思想,說明胡錦濤的權威嚴重不足,在過去是不可思議的。胡錦濤集黨政軍大權於一身,理論上與前幾代中共領導人擁有的權力不相伯仲,但他的權威不僅無法和毛澤東、鄧小平相提並論,甚至連其前任的江澤民也相去甚遠。

中國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14日在其「被整體閹割了人性的中共陜西官僚集團」文章中特別談到一位陜西省西安市西北國棉四廠女職工,為了生存和維護自己合法權益,上訪十幾年,受盡本廠乃至省當局的打壓。甚至胡錦濤主席為此親筆批示,溫家寶總理作出干預,至今兩年有餘,該職工冤案非但沒有獲得任何解決的跡象,而且遭到了更明目張膽的打擊報復。

高智晟因此在文中提到,這讓我想起了陜北官吏集團暴力搶劫私人投資者的油井後,那場搶劫的總指揮也是震驚中外的三叉灣開槍事件的總指揮──原榆林市長王登記(搶劫成功後,王已被提拔到陜西省政府重用),在召見被搶劫者進京上訪代表時講過的一句話:「你們不要到北京上訪,找誰也沒有用。我公開告訴你們,就算胡錦濤親筆批示,我照樣可以壓他三年不辦,誰能把我們怎麼樣?」

毛澤東時代,如果毛澤東親筆關照了某位老百姓,這個人不僅一切問題會立即得到解決,而且會受到層層吹捧提拔,以致最後進中央委員會甚至政治局。而今天胡錦濤對西北國棉四廠女職工親筆批示被扣壓事件,不僅證實了中國青年報的坦言「胡溫政令難出中南海」,並且表面上看,是中共領導人權威一代不如一代,而實質則是中共正不斷走向滅亡,現在正面臨分崩離析的危局。

有人認為,中共建政後,中國共產黨只有兩位正式領導人,毛澤東和胡錦濤。鄧小平實在是一個垂簾聽政者;而江澤民不過是「摸著石頭過河」的鄧小平在情急之下亂摸一把,摸出的一隻「癩蛤蟆」。




毛澤東自稱是「秦始皇」,那胡錦濤該稱作什麼就不言而喻了。因此,如今「亡秦者胡也」的秦朝預言正跨越歷史的時空落在了「秦二世」胡錦濤的頭上。不過,比胡亥幸運的是,上天並沒有只給胡錦濤一種選擇!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