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菊哭了(圖)
 
姜平
 
2006-6-13
 

6月5日鄭恩寵律師出獄,同一天新華網高調宣傳黃菊出來了!(人民報)

【人民報消息】3月,連中共官方都向外國媒體正式宣布黃菊生病了,香港中共喉舌也報導黃菊得的是晚期胰腺癌。別說是醫療專家,很多民眾都知道這是絕症,不是像黃菊以前玩兒的那些女人一樣,召之即來,揮之即去。

可是,新華網6月5日在頭版頭條上高調註明:兩院院士大會5日上午在人民大會堂開幕時,「九常委出席會議」,言外之意是黃菊出來了!

黃菊的病不可能好啊,胰腺癌沒法切除,而且還是晚期。

原來是醫療小組給加大劑量打上幾種針劑,才保證了黃菊在主席臺上堅持一會兒。當時醫生護士都在主席臺旁「一級戰備」,據說醫護人員的緊張架式有點像毛澤東見尼克松時的情景。

為什麼來這一手兒呢?原來前些天陳良宇去見過黃菊,談到6月5日上海維權律師鄭恩寵要刑滿獲釋,說鄭這個人還挺硬的,折磨了3年,揚言出來還要接著告黃菊和一干人馬,所以必須要讓所有人知道黃菊還能主持工作,這樣不但震攝震攝那些訪民,也給自己人打打氣。

於是,政治局常委會的上海幫安排,在鄭恩寵出獄的6月5日,在人民大會堂舉行兩院院士大會開幕式。上午召開大會,影響造出去了,晚上才讓鄭恩寵出獄。

別看黃菊只出來坐上一坐,要是個健康人,怎麼做也沒關係,可他是注射了止痛劑才能維持那麼一會兒的,所以必須在藥性發作的時間中段內出來,否則藥勁兒過了,黃菊控制不住又哭爹喊媽可就砸鍋了。

雖然,時間把握的很好,可這麼一折騰,再加上精神太緊張,黃菊回醫院後病情又反覆了,而且加重。誰也別想睡覺,大夫和護士都被累的小臉兒煞綠。

疼急了,黃菊大聲嚎哭:飯桶,都是飯桶,還留著鄭恩寵幹什麼……

(人民報首發)

相關文章:

警方勾掉「黃菊」 鄭恩寵點黃陳韓挑戰秘密法庭
鄭恩寵點出上海幫數位大佬 中共當局緊張 (圖)
上書胡溫揭黃菊上海幫 鄭恩寵絕食絕水獲自由 (圖)
十七大逼近 周正毅出獄牽動上海幫 (圖)
黃菊出來了!(多圖)
黃菊自殺未遂的內幕(多圖)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