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著名詩人黃翔精彩質疑余傑們
 
任介文
 
2006-6-1
 
【人民報消息】海外著名華裔詩人黃翔在大紀元發表文章《人權、自由與獨立──兼談余傑們在西方的個人言行》,對余傑們的言行進行了精彩的評論及質疑。文章中,特別是一些質疑,不能不說是令人大有茅塞頓開之感。

現列出文章中幾段精彩質疑(下面段落在文章中並非完全連續):

對於余傑來說,中國真是太自由了、甚至比美國更自由。有誰能象你這樣幸運,在沒有言論出版自由的社會,可以一本一本地出書?在別人因言論自由而被判刑坐牢的時候,可以自由自在地出入海關、滿世界飛來飛去?可以在海內外表達「異議」卻不受到「法律」指控,並且每次出國身後的門都不會關上並留有退路。人們絕不會無端指你余傑有什麼特殊背景、受什麼特殊操控,相信余傑仍然還是同一個「少年英俊」的余傑,但會懷疑你是否隨著時間的推移和歲月的沉澱「成熟」了,而失去了什麼或學會了什麼,諸如「默契」什麼的,自覺和不自覺地不超越底線、維護的卻是體制性的利益?!你的姿態和言行的出發點絕不僅僅是一個有別於民運和法輪功的基督教信仰問題,你所自覺和不自覺扮演的角色,正象《中國時報》一位記者親自對我說的,余傑們自覺同共產黨嚴酷打擊的民運和法輪功分清界線和保持距離、難道僅僅是限於個人立場和信仰嗎,是否共產黨也有意放他們一碼呢?!

余傑們所在的「獨立中文作家筆會」,在向國際筆會發出呼籲、向包括美國民主基金會等在內的西方世界申請資金時,為余傑們所不認同並「劃清界線」的民運人士如王炳章、楊建利、張林、鄭貽春等幾十個人,全都可以劃為受到迫害的「異議作家」。而有民運背景的人申請加入獨立筆會時,卻受到多方阻撓,這類情況不是「個別現象」,而成為余傑們掌控筆會的「基本原則」。這個問題已經有人公開提出過。獨立筆會非官方「作家協會」,它是民間性質的組織,非準官方組織、更非利益小集團,一切由余傑們或與其心性相投者操控,是否操控者背後直接、間接還有更大的操控?而這個幕後的隱而不顯的操控者是誰?此人是否同官方早已達成不可告人的某種默契?!相信不等共產黨檔案解密的一天,人們就會見出其「廬山真面目」!

基督徒作家余傑們在獨立筆會擔任領導,卻向我們以上帝的名義宣稱:「我們要順從有權柄的人」。「順從」和「獨立」能並存嗎?是否我們也要「順從」世俗權柄、暴力乃至暴君呢?!是否我們要以「獨立作家」的名義順從「極權體制」呢?!在專制社會中,高踞萬眾之上、握有權杖的人,是誰選出了他們,是誰賦予了他們支配和主宰別人的權力?他們是天使、是上帝,還是魔鬼、是撒旦?!

余傑們向牛仔布什要求在中國消滅共產主義,本質上這是個偽命題。1978年以來,共產黨自己就將「共產主義」自行消解了,當前中國是個「四不像」的社會。它的主體特徵卻毫不含糊,那就是共產黨一黨專制獨裁,為什麼就不能針對性地點中共產黨這個死穴,向邪惡挑戰,向布什發出「消滅」的吶喊?!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