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評論》編輯訪問張而平(圖)
 
2006-5-6
 

法輪功發言人張而平先生
【人民報消息】《國家評論》五月三日刊登了該雜誌管理編輯傑.諾林傑(Jay Nordlinger)對法輪功發言人張而平的訪問。以下為採訪內容:朋友們,我來為你們介紹一位新近認識的朋友-張而平,他是一位華裔學者,人權活動家和法輪功修煉者(就像你們所了解的,這些修煉者正被中共殘酷地迫害)。而平曾是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的梅森學者(Mason Fellow),現在他任亞洲研究協會(Association for Asian Research)主席。

他的經歷告訴了我們中國以及這個現代社會的一些真實情況。

據大紀元記者秦飛5月6日編譯報導,而平出生於六十年代初,父親是一名俄語和英語教授。但在文化大革命時,教授的身份是非常糟糕的。張家被發配到了農場做苦力。而平長大後成了忠實的共產主義者,他自稱為「忠實的紅衛兵小將」。

張家有一個秘密。他們不讓而平知道這個秘密。就是他祖父是國民黨黨員,並被共產黨槍斃了。「我父親沒有告訴我這件事,他希望我保留原有的單純。」但他父親最終還是向他吐露了這個秘密。

這個年輕人在八十年代里根(雷根)時期來到美國留學。最初幾年,他仍是堅定的共產主義者,以他在中國養成的思維方式看待問題。他很清楚地記得里根(雷根)與孟代爾(Mondale)之間的總統選舉競爭,「我支持的是孟代爾,」而平說,「我當時非常支持民主黨——因為我仍保有共產主義的觀念。」

隨著時間的流逝,而平開始對里根非常敬重。「他有內涵和原則,當他看到邪惡時能清晰地分辯,他說『拆掉這堵墻吧!』」

而平最終的轉折點來自六四天安門屠殺。「我曾經相信」中國共產主義,相信這套系統。但當他看到他曾熱愛的政府用坦克碾過學生時,他再也不相信了。

他首次接觸法輪功是去中國外交服務處拜訪朋友時。當時,他們正在練習打坐。「我以為他們睡著了。」

但最終他開始了修煉法輪功。他解釋說中共政府曾支持這項運動,認為法輪功能發展中國文化並促進身體健康。但當他們看到這項運動在全國廣泛地流行時,它們禁止了它並進行了殘酷鎮壓。中共的絕對權威不允許受到任何團體的挑戰。

而平也警告西方國家,討好北京是無用的。「中共政府的本質就是暴力。你不能把一匹狼訓練成素食者。這麼多人都認為你餵養了這條龍,它就會變好。但它不會——它只會把你的手咬下來,甚至吞掉你。」

有時而平會遇到在美國的中國留學生,他們中一些人仍為中共感到驕傲(或至少為中共辯護)。他們最強烈的譴責是「西方社會在中國的影響」。

而平的說法卻使他們動搖了:「我也反對西方勢力對中國的影響。我認為這是壞事。但現在的中國只有一套西方理論是合法的:就是共產主義。這套理論在歐洲誕生,最初在俄國得到實踐。我們的歷史和文化中沒有共產主義這樣的理論。我們有五千年的文明。而共產黨占領中國只有不到六十年。其它國家,象德國和俄羅斯,已經拋棄了它。我們為什麼不這樣做呢?」

而平說,「所以,我同意你的觀點:我們必須根絕外國勢力的影響。而現在最大的影響就是共產主義。」「這通常使這些學生啞口無言」,就像你能想象的。

諾林傑在文中也表達了對王文怡女士的尊敬。在我的一生中經常聽到這句話「對強權說真話」。而向中共領導人喊話的王文怡女士是如此了不起,她完全做到了「向強權說真話」。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