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國接受器官移植感染與並發症嚴重
 
——-——首爾大學醫療組在「大韓腎臟學會」學術大會上的報告
 
2006-5-29
 
【人民報消息】(大紀元金敬兒記者5月29日首爾報導)5月19日至21日,第26屆「大韓腎臟學會學術大會」在首爾 Grandhilton賓館舉行。學術會議上發表了在韓國和中國接受腎臟移植患者的臨床調查結果。專家們指出,在中國接受腎臟移植患者的感染頻率、手術並發症以及死亡的幾率比在韓國內做腎臟移植要多出好幾倍,事態非常嚴重。

當天參加學術會的首爾醫科大學金延壽(內科)教授研究組發表了從2002年1月至2006年1月期間在中國接受腎臟移植後又在首爾大學醫院接受維持性免疫治療的43名患者和從2000年2月至2006年1月期間在首爾大學醫院接受腎臟移植的43名患者為對象的研究報告。

金延壽教授醫療組的調查結果顯示,中國腎臟移植試驗群與首爾大學醫院腎臟移植試驗群相比,中國移植患者試驗群發生的感染證更多,粟粒性結核、肺炎、巨細胞病毒感染症在中國患者試驗群有8例,首爾大學醫院移植患者試驗群有2例。

手術並發症在中國移植患者群中有5例,首爾大學醫院移植患者群中有2例,移植腎傷痕在中國移植患者群中有4例,首爾大學移植患者群中有1例,中國移植患者群中有2名已死亡。報告中還警告了遠赴中國接受器官移植的危險性。

下面是對首爾大學金延壽教授(內科)的採訪內容。

記者:國內腎臟移植方面最大的問題是什麼?

金教授:與韓國等待接受腎臟移植的眾多患者人數相比,捐獻腦死者器官以及自願捐獻者不足,導致腎源緊缺,這是最大的問題。全國已進行的腎臟移植手術至今已有 5000多例,每年大約有1000例左右。雖然鼓勵兄弟、父母、夫婦間進行器官移植,但仍有很大的侷限性。腦死者的腎源提供由於文化及制度上的原因,其數量難以進一步增加,然而等待接受腎臟移植的患者人數卻在不斷遞增。

記者:現在全國等待接受腎臟移植的患者大約有15000人左右。由於腎源不足,最近許多國內患者開始遠赴中國接受腎臟移植。但中國的器官來源不明,加之術後管理不善,使得接受中國器官移植患者中的一半以上出現後遺症等多種副作用。對此採取有效措施已刻不容緩。

金教授:首先,從患者角度來看,器官移植是獲得新生的唯一途徑,比「透析」要強得多。作為醫生,我們無法拒絕這些接受中國器官移植後發生並發症的患者,但我們不支持患者去中國接受器官移植。因為根據聯合國公布的消息,中國移植、買賣法輪功學員的器官,這是對人權的嚴重侵犯。針對韓國患者赴中國接受器官移植的行為,國家應制定嚴格的程序予以限制。

記者:器官移植用腎臟必須在摘取後的24-48小時之內進行移植。患者與腎臟組織進行配型時,必須經淋巴毒性測試,但赴中國接受器官移植者都是1-2周之後就進行手術,危險性很大。

金教授:雖然免疫方面的反應能夠克服,但治療手術後發生的感染就很難辦。由於中國方面對細菌感染不太重視,導致中方手術的感染性疾病的發病率比韓國手術要高得多。手術回國後,雖然身體機能有所好轉但細菌感染和病毒感染卻是致命的。

記者:如果能在短時間內作4000多例手術,那必須有100倍以上的腎源存在,也就是說要有20萬以上的人能隨時提供器官。

金教授:在中國能很容易的進行器官移植手術,意味著有數量龐大的器官可以共享。在醫學上意味著有為數可觀的人可隨時提供器官。首爾大學的調查顯示,知道器官來源的患者不到30%,擔心了解清楚後心理負擔太大,所以大部分患者都只知道個大概而不去具體了解。

記者:中共醫院所使用的器官不是經正常渠道獲得的。他們從被監禁在集中營中活著的法輪功學員身上摘取器官後,高價賣出牟取暴利,最後焚屍滅跡。這些事實已陸續通過新聞報導在海外暴光。很多人主張從倫理的角度制止赴中國接受器官移植。

金教授:「大韓腎臟學會」也持同樣觀點,學會反對中共摘售活體器官進行器官移植。進行非法器官買賣是違背人類道德的行為,嚴重蔑視人類的尊嚴。現在「大韓腎臟學會」正對韓國內赴中國接受器官移植者進行調查,其數據經整理後將提交到「大韓移植學會」。有違本人的意願,只為了經濟利益而進行的一切活動都應從社會及制度的角度予以制止。

非人道的而且具有潛在危險性的赴中國器官移植應從倫理及法律的角度予以制止。

在大部分先進國家因為擔心活體器官移植的副作用而對此嚴加限制,並強烈主張增加使用腦死者的器官進行移植。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