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特務的騷擾徹夜不止(圖)
 
作者:高智晟
 
2006-4-6
 

高律師和馬文都

【人民報消息】今天是中共政權以黑社會手段綁架歐陽小戎的第50天,也是新疆青年孟慶剛被北京警察暴力綁架的第14天,中共政權這種公然反人類文明的醜惡行徑仍在繼續著。

昨天一整夜,我的全體家人領教了中共特務人性的黑暗。連和中共特務打了20年交道的馬文都先生,對這群特務昨日一整夜行為的醜陋也驚訝不已。

山村的夜與燈光照若白晝的城市完全不同,即便在院落裡也是漆黑至伸手不見五指,晚間全家吃飯時,6名特務就圍在我們吃飯的窯洞門口,打開門藉著燈光可以看幾個黑樁紋絲不動地站在門口。老家的廁所在院落外,家人出門上廁所時,特務們無一例外的跟到廁所門口等待,個別特務乾脆就用手電照我家人的臉,由於家人從來沒有經歷過這般陣勢,心裡都難免有些緊張。

更讓家人難熬的是全家人入睡後發生的事。令我們難以置信的是,這些特務們整夜全無睡意,我們的院落鋪的是石板,他們穿著硬塑料底鞋,這種鞋底敲擊石板發出聲音在夜深人靜時特別刺耳。我睡覺不大能被環境所影響,但昨夜裡還是被驚醒了6次。早晨起來得知,四弟一整夜沒有合一眼,而嫂子睡的窯洞裡,則在夜裡多次被特務用強光手電往裡照,也是一晚上沒敢睡覺。

早晨起來後,緊張的一夜沒合眼的大哥跑到106裡之外的廟裡去求神保佑平安,我按慣例去爬山鍛練,3名特務緊張的跟在我的身後,我跑到哪裏他們跟到哪裏,距離始終不超過兩米。

早飯後,馬文都先生要去縣城上網吧,一出門即被特務蠻橫的擋住說:「不允許出門!」他們告訴馬文都說:「佳縣縣城總共就有兩家網吧,昨天已被我們全給查封了,你去也沒用!」馬文都先生說:「我還有別的事情要辦。」特務蠻橫的攔住他,馬文都堅持要去,他們堅決阻攔,雙方從8點55分交涉到10點40分,特務蠻橫始終。他們蠻橫的告訴馬先生:「第一,別給我們講法律,我們直接告訴你們,給我們講法沒用。第二,不要給我們講理,我就公開告訴你們,我們就不講理,你可以認為我們就是流氓,因為我們就是流氓!我說你不能出去,你就不要出去,否則,我們今天就是要讓你看看什麼是流氓。馬上就讓你嚐嚐流氓的滋味。我們沒有文化,你講的理我們聽不懂」。就這樣馬文都先生被堵在窯洞裡沒能離開半步。後經馬文都先生報警,佳縣公安局來了兩名警察,警察到來後,說那群特務,那群特務說自己是外來旅遊的,路經此地,並沒有限制馬文都的自由。馬文都在警察在場的情況下,動身前往縣城,當他步行到國道時,一輛無牌照的捷達車趕來橫堵在他的去路,車上下來幾名不明身份的男人,圍住他,用身體撞擊他,來回推搡他,其中一人指者馬先生的鼻字大罵:「你他媽的算個球,你給老子放老實一點,你們再敢出來亂跑,老子就打斷你的腿!」老馬被迫返回。

今天全天始終有8名特務就坐在我家門口,中午時分,一輛無牌照的小奧托車乾脆開到了我家的院子裡,使圍堵我家的特務增加到了12人,他們的說話聲和我們在窯洞中的說話聲相互聽得清清楚楚,整日不得安寧。他們在家門口按響汽車喇叭,打撲克,大聲喧嘩,大哥的小孫子剛剛滿月不幾天,攪擾得孩子哭鬧不止,實在忍無可忍,中午我出去勸戒了一次,我告訴他們,家中有剛剛滿月的孩子,希望他們能減少一些對孩子的騷擾,結果他們頭也不擡地回答我:「你既然知道孩子不能被打擾,你回來幹什麼?你到這裏來幹什麼?」下午5點鐘左右,大哥又出去勸戒了一次,但無濟於事。

黑夜即將降臨,我們全家又將面臨著一個被徹夜攪擾的夜晚!

今天,在北京對夫人和孩子的跟蹤騷擾如故,夫人電話中說,她的外出已被迫減少了許多。


2006年4月6日在有特務圍困的日子於陜北母親的窯洞裡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