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骷髏骨發現者蔣財幫 講述當時情況(多圖)
 
2006-4-4
 

66歲的蔣財幫在骷髏骨的
發現地,講述當時的情況
【人民報消息】昨日下午,新京報記者在骷髏骨的發現地,天祝縣炭山嶺鎮菜籽灣村峽口社旁的山坡上,找到了骷髏骨第一目擊者———66歲的蔣財幫。今年2月25日,他就已發現了這些散落在公路下、金沙峽河邊的骷髏骨。至今,他一直認爲那些骷髏骨是人頭骨。66歲的蔣財幫在骷髏骨的發現地,講述當時的情況。

被掀去頭蓋骨的121個頭骨

第一目擊者蔣財幫:那些骷髏頭嚇了我好多天 

新京報:你最早發現這些骷髏骨是什麼時候?

蔣:陰歷正月二十八(2月25日)下午,大概5點前後,我正在放牛,一頭牛從公路上下到10多米的陡坡,跑到河邊去了。我去找這頭牛,就看到了那些頭骨。

新京報:當時看到了什麼?

蔣: 2個白色的纖維袋、2個綠色的纖維袋,其中一個袋口還敞開著,就散在離河邊不遠的松樹下。在稍微高點地方還散落著5、6個人頭骨,白色和黃色的都有,腦袋殼都沒了,只有鼻子啥的,這些把我嚇著了。我當時大概離那些東西有三米遠,沒敢靠近看,當時緊張得很,扭頭就跑,連那頭牛都沒有趕。現在回想,那四個袋子裡裝的肯定也是人頭骨。


地上堆放的都是被鋸下的被吃光人腦的頭蓋

新京報:您覺得那是人頭骨?後來有沒有告訴別人?

蔣:我看過人頭骨,人頭骨很大。我現在覺得那些是人頭骨。後來我回家後沒告訴別人,連自己的老婆也沒告訴,怕她害怕。

新京報:是你報案的嗎?

蔣:不是我報的。過了一些天后,張好新(音)騎摩托車送我回村,我告訴他說有很多人頭骨,他不太相信,他也沒有去看。是他後來向炭山嶺護林人員報警的。他報警時好像說的是猴頭骨,我也不知道他爲什麼這麼說,因爲他當時並沒去看。到現在爲止,我都一直覺得是人頭骨。

新京報:警方介入後,您覺得還害怕嗎?

蔣:一開始發現後沒告訴別人的那一段時間裡,我確實擔驚受怕了好多天,誰看了那麼多人頭骨都會害怕。現在不那麼害怕了,那麼多警察都在調查了。


所有逝者被活生生鋸下頭蓋骨時的表情怵目驚心!


警察拿著痛苦表情的頭骨讓記者照相

如不是人頭骨 願負法律責任

採訪蘭大教授劉廼發。

劉廼發,蘭州大學生命科學學院動物學博士點負責人,目前兼任甘肅省動物學會理事長、全國動物學會理事、全國生態學會動物生態專業委員會副主任,國家林業局野生動物專家委員會成員。

他昨天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由他鑒定的13個骷髏頭樣本肯定是人頭骨。

新京報:最早的13個骷髏頭樣本是由你鑒定是人頭的。你肯定你的判斷嗎?

劉:如果判斷錯了的話我負責。作爲專家,我當時還簽署了一個鑒定報告,證明13個骷髏頭樣本是人頭。鑒定當天我就已經交給他們了。

新京報:你當時在鑒定報告上寫了要負責任嗎?後來甘肅省公安廳認定,你的鑒定不是最終的結果。

劉:沒有。當時我沒有這麼寫,他們求我鑒定,我沒有必要這麼寫啊。但我現在敢這麼說:「如果我鑒定的骷髏頭不是人頭骨,我願意負法律責任」。我想公安部門有自己的考慮,案件處於偵破階段,他們壓力很大。

新京報:能透露一下鑒定細節嗎?

劉:3月31日下午,蘭州兩家媒體的記者,拿著很多照片來讓我看,這應該談不上鑒定。當天傍晚,民警帶來樣本請求鑒定,後來鑒定的時候記者也都在場。

新京報:人腦和猴腦容量不一樣,你鑒定的時候是否對腦容量進行了測量?你鑒定骷髏頭是人頭的依據是什麼?

劉:最簡單的道理,公安人員拿的骷髏有戴著假牙的,猴子能戴假牙嗎?我沒有測量樣本的腦容量,沒有這個必要,我爲什麼要去測呢?根據我學的知識,我的本事,我用不著去測,我也算是動物學領域內的專家,也可以說是國內的權威。他們不是說我憑經驗測的嗎?那咱們就談經驗吧。

新京報:作爲專家,你覺得這個骷髏骨鑒定難度大嗎?

劉:(沉默了一會)目前這些情況不方便說。

新京報:當時在場記者稱,您當時說大體上知道這些頭骨的秘密了,您大體上是怎麼認爲的?

劉:如果哪天公安定案了,你再來採訪我,我會跟你講個清清楚楚,很抱歉,現在我只能三緘其口。

公安部介入甘肅骷髏案 最初鑒定專家確信是人骨

昨晚8時許,天池賓館一位經辦警察稱,自己正在安排相關領導入住。從昨日中午開始,調查骷髏案的公安人員相繼入住該賓館2、3層。

記者看到的一紙相關辦案人員名單顯示,排在第一位的是公安部一位副局長,隨後的名單中至少有二三十人,其中公安部共三人。當地警察確認,公安部已介入調查,並稱昨日在天祝縣已經開了新一輪的案件調查部署交流會,有相當高級別的公安人員參加。

骷髏案案發以來,炭山嶺鎮相關工作人員日夜都在周邊調查。甘肅省公安廳外宣相關負責人表示,目前不便對外公布骷髏案詳細的偵破部署和調查情況。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