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而平就王文怡事件接受C-SPAN电视台专访(图)
 
2006-4-23
 

4月22日,法轮功发言人张而平接受了美国C-SPAN电视台采访。在30
分钟的访谈节目中,张而平对美国民众普遍关心的法轮功问题做回答。
C-SPAN电视台向全国各地的观众现场直播,并开通热线电话。(DJY)


【人民报消息】(大纪元记者亦平华盛顿DC报导) 王文怡20日在白宫公开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后,在美国社会掀起了对法轮功问题的极大关注。4月22日早8:30,法轮功发言人张而平接受了美国C-SPAN电视台采访。在30分钟的访谈节目中,张而平对美国民众普遍关心的“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迫害”“什么是法轮功”等问题做以回答。C-SPAN电视台向全国各地的观众现场直播,并开通热线电话。

在线观看英文衔接:http://new.homeftp.net/~forshare/CSPAN/

2006年4月4月24日22日,美国著名政论电视台C-SPAN就胡锦涛在白宫欢迎仪式上遭法轮功抗议以及这一事件的来龙去脉,采访了法轮功发言人张而平先生。在这30分钟的电视节目中,张而平先生解释了什么是法轮功,呼吁对中共非法盗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的关注,并就王文怡事件回答了主持人与观众电话所提出的问题。

主持人首先问什么是法轮功和法轮功是否可以说是一种宗教,张而平回答说,法轮功是一个亚洲、中国的静坐系统,根据传统佛家修炼系统,并且他有二部份。第一,它有五套功法,静坐和慢动作像太极的体操。另一方面,他有包括诚实、善良和容忍原则的一个精神层面。这套静坐系统认为,为了改善身体和精神健
康,你必须按照好的道德原则生活。在中国传统中,法轮功更是一种精神追求,像一种身心修炼。在西方文化,他被认为是宗教,因为他有灵修的一部分。在西方定义中,任何有精神成份的将被认为是宗教。

当主持人问在中国人们对法轮功怎么看,中国官员又是怎么说时,张而平回答说,讽刺地是,自1992 年至1999 年7月,中共政权实际上支持法轮功。当政府发现有许多人,一亿人参加这种静坐系统,人数超过了共产党党员人数。中共吓坏了,因此决定镇压这个群体。

当主持人问到王文怡事件的始末以及美国政府起诉她的案件情况时,张而平回答说,事情是这样的,王文怡是一位医生,她并是一份中文医疗杂志的编辑,一个非常受尊敬的人。她非常关心在中国良心犯被盗取器官出售的案件,特别是在法轮功学员中。她调查此事已经有5 个月的时间,作为一位医生,她非常关注这件事,关注中共政权在良心犯身上这样做。她向新闻界和国会说明此事,并设法调查。她非常清楚中共政权故意掩盖,一般新闻界没有给予报导,并且世界各国政府也没有公开谈论这个问题。很明显的,她作为个人、作为大纪元时报的记者,"非常大声的讲话",引起更多人对中共盗取器官谋利这样更严重罪行的关注。事情发生后,她被拘留,她的预审定在5月3 日,恰巧是联合国国际新闻自由日。这是有趣的巧合。她非常关注这件事,她想要世界上更多的人、更多的媒体、美国政府知道这件事。当中国正发生着大量器官被盗事件,我们不应该用另一方式看待。有二位证人已经来到美国,他们说有数千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一个叫苏家屯的地方医院,苏家屯位于中国东北,数千人被杀害。这事不只在一个地方发生,根据一名退休军队医生从中国送来的资料,在中国有36个这样的地方。我们应该调查所有的劳改营、所有的监狱, 所有中国的器官移植医院,停止这个罪行。目前有可信的新闻报导证实这个消息,并且美国国会还未为此事举行听证会,我们的政府没有理由对前来访问的中共领导人不提及这个问题。

当主持人问王文怡是否已经被指控罪名时,张而平说,她被指控行为失检,不过这是非常富有讽刺意义的。我现在念一下指控罪名,“威逼、强制、威胁或恣意地扰乱中共党魁”。这听起来好笑,因为她是一名47 岁、看来脆弱的妇女、一位医生、二个孩子的母亲,威逼一位统领四百万军队的领导?他还有军队或保镖护驾。应该是恰恰相反,是中共政权威逼、强制和扰乱自己的人民。这是这件事情目前的情况。

接着主持人说,昨天有一个电话打进节目现场,谈论了发生在白宫草坪上的事,并谈到王医生可能的后果。在回放的观众电话录音中,这位纽约观众说,我认为有一件事美国人会很关心的,就是王女士这次是冒了巨大风险,因为她所联结的组织在中国被压制得很厉害。法轮功大概是我曾经接触过的最亲切和善良的群体中的一个。王女士的家人,如果她仍然有家人在中国,至少是亲戚,将会受到迫害。假如她的亲戚也炼法轮功,他们将被送去器官集中营,成为中共政权暴虐收入来源之一。

主持人问,是否将会发生这样的事?张而平说,是的。实际上她的父亲去年过逝,她设法回中国出席葬礼,但她回国的正式文件被拒,她的护照被中共领馆没收了。她曾在中共领事馆前绝食24小时,为了抗议领事馆拒绝她回国出席父亲的葬礼。这是她的个人悲剧,但更大范围的是过去5个月中,她调查中国人体器官被盗售的事件,身为医生,她非常关注对良心犯无人道的对待,特别是法轮功学员。为此她非常哀伤的,她必须冒着新闻记者的信誉采取这种举动,她是一位有尊严的人,站出来告诉国际世界,现在中国正在发生这样的事,人们应当去关注她。

主持人问是否王女士拿到新闻证件只是为了示威,张而平说,他认为不是如此,大纪元报纸给了她记者证,报纸并不知道她有此意图,这纯粹是她的个人行动。但是她作为一名医生,她觉得将这一消息传送世界媒体是一份责任。今天的华盛顿邮报社论非常好,他说将美国记者关入监狱是反应过度。这能发生在中国,但不应发生在美国。这是违反宪法第一修正条文:言论自由。她的不适当的行为是太大声讲话。如果她只是轻声细语,她就会相安无事的站在新闻记者群里。而且对她的指控是没有根据的,她也许使中共党魁感到受辱,但绝没有强制、威逼和骚扰。这指控是不正确的。

一位伊利诺州观众打电话问,为什么盗割器官事件没有在媒体出现过?我认为王医生非常勇敢。我希望今后能多听到在〔中国〕那里发生事件的报道并帮助制止。请你告诉我为什么媒体很少报道?

张而平回答说,这是一个困难的问题。我们看到有些报纸发现了这个残酷的罪行。有一份英国的报纸,华盛顿时报,国家评论,有些报道了这个事件。但是没有更大面积的报道。这也是为什么王医生要走出这个勇敢的一步来提醒国际社会,特别是媒体来关注这个严重的问题,因为这是对人类的犯罪。这是对每个人的侮辱,对所有自由社会的人的污辱,它侮辱了我们的基本价值观念、自由和人的尊严。这就是她这么做的原因。我们也呼吁国际社会,特别是媒体,认真的看待这个指控,找出真相。

一位纽约观众问了三个问题:

1,作为一个美国人,到哪里可以参加法轮功的静坐练习?2,如果你在中国,你会被逮捕或骚扰吗?如果你有家庭在中国,他们是否有危险?3,[录像中声音无法辨别]。

张而平回答说,回答您第一个问题,你可以参加法轮大法的教功班,那是免费的,你可以到www.falundafa.org网站得到信息。张而平回答说,我的个人经验,自从1999年,当我开始自愿为法轮功团体做人权方面的工作,我接到了两次威胁,死亡威胁,不认识的人在我手机上留了言。这个事件在自由亚洲电台已经有报道。我的家庭,我的母亲和兄弟都受到中共政权的威胁,警察、秘密警察的威胁。幸运的是,在我们无法联系六年后,我的母亲已经来到美国。我想我算是幸运的。我生活在一个自由社会,还有数百万其他法轮功学员在中国,他们面临失去生命。 根据人权团体的报道,已经有超过3000名法轮功学员在酷刑中和劳教所被打死。还有15万法轮功学员还在劳教所、监狱、精神病院被关押。他们经历了巨大的悲剧,因此我们相信我们必须站出来帮助其他的人。

一位佛罗里达观众说,首先我想表达,对王女士有这样的勇气站出来做了她所做的事,非常的钦佩。其次,我想告诉你,我已经给白宫发了一封电子邮件表达我的不满。我不认为布什总统应该向中共党魁道歉。他到了美国,他就应该向美国社会公开,这是我们的权利的一部分。看起来,在中国,人们的人权只剩下工作和挣钱了。我看到了很多法轮功的纪录,我说,你们都是非常好的人,有着非常好的人生观。我的唯一的问题是,我不知道她到底被起诉什么?我想说,如果她犯法就应该受到适当的起诉。那些反对堕胎、民权运动,比如马丁路德金,他们都知道他们站出来的后果就是进监狱,准备被逮捕也是他们勇气的一部分。我认为她是一个传奇性妇女,我希望法轮功和中国人民的情况会变好。

张而平说,是的,谢谢你。事实上昨天在法庭,一个记者对我说,他把王医生和Rosa Park女士相提并论。她向社会发出一个消息,这个消息是为了拯救人类,拯救很多中国人的生命。我也同意你的观点,看看盗取器官事件,看看劳教所,和其它种种的暴行。这就是王医生想传达的消息。作为一个受尊敬的个人,她是一个中医期刊的编辑,纽约西奈山医院的医生,她有芝加哥大学的博士学位,她是一所中国医学院的医学博士。她是一个很现实的很理性的人。她不得不走出这一步,因为她想救很多人的生命。

主持人说,根据华盛顿时报的报道,她被指控对胡的高声喊叫是威胁和犯罪,意图胁迫,威胁,恐吓一个外国官员。她的辩护律师是谁?现在中国的官员们想怎么样?

张而平说,有一个法庭指定的律师,还有一个人权律师。她收到了很多的支持,很多个人及律师,善意的支持。张而平说,他不清楚中共的官员们想法,目前只知道美国政府提出轻罪起诉。我们希望政府放弃起诉。美国政府向中共道歉只是外交礼节,但不应该用把一个新闻记者关进监狱的方式。

另一位伊利诺州观众说,我钦佩这位女士今天对中共党魁所做的。我认为她被逮捕是一个暴行。我们好像都有公开反对和持不同意见的权利,反对他们认为政府做的事或者政府不做某件事。她的被逮捕和我们努力反对的中共逮捕异见人士有什么两样?

张而平说,非常感谢!我想我们的基本原则处在危急时刻。我们不反对和中国发展关系,我们提倡为了自由和民主和中国发展关系。我们应该支持每个中国人的权利,特别是千万法轮功学员的权利,他们是被迫害的最深、最大的一个团体,已经被迫害了六年多。因此我们希望我们政府关注这个问题。我希望我们政府在高峰会谈时提出法轮功问题,但是看起来他们没有提及。很不幸的,也很令人悲哀的,王医生必须冒失去媒体资格的险来提醒国际社会正在中国发生的暴行。

主持人说,华盛顿时报评价王医生是高贵的。他们今天早晨的报道说,中国在几乎同步的电视转播中删掉了王的呼声。其实这就是关键。王医生为那些无法说话的人发出声音。她被指控行为失控,而在中国她就会被关进监狱。

张而平说,是这样的。在中国向海外发一个电子邮件就可以判十年监禁。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认为王医生是非常有勇气。

一位马里兰州观众在电话中说,我的问题是关于这个事件的原因。我觉得在过去几年中,每当有人去调查中国的劳教所或其它设施时,这都是假相。看起来那边的那个政权花了很多时间创造出一些东西,把东西装饰得很漂亮。他们可以在囚犯的衣服上印英文的名字,可以让鹿在那里平静的走动。很明显,很多这样的调查都是“公共关系”。盗取器官是一个很严重的说法,我们怎样才能进行真正的调查,我们如何才能发现真相来查证这个指控是否真实?

张而平说,这是个很好的问题。最近,一些法轮功的个人成立了一个调查小组,呼吁国际组织和各国政府加入他们一起对盗取器官事件,在中国所有的劳教所和监狱做独立调查。我们知道,美国政府最近有一些外交人员去了摘取器官的苏家屯医院,但是这是在这个故事被曝光两个多星期后,而且是一个安排导游的参观。我的意思是,在这样一个医院,两个多星期后,而且是规定路线的调查,你什么东西也不会找到。如果中共政权让人去调查他们事先安排好的医院设施,为什么不公开所有的医院供调查?为什么不让去所有的劳教所、所有的监狱和器官移植医院呢?我这里有一个中国的网站,在他们自己的网站上,他们说自从1999年以后,仅在一家医院器官移植就上升到 2200例。(主持人:你说话时,我可以把这放到镜头下面。)这正好就是镇压法轮功开始的时间。至今,他们已经做了超过2000个器官移植。这些器官哪里来的?我们知道,就说肾脏移植,它不仅需要血型相配,而且需要器官组织相配。往往要200到400个人才能配上一个。而这个中国的网站说,他们一个星期内就可以配上型。这说明他们有很大一个器官库,有很多活人等着被摘取器官,因为肾脏只能离体存活24到48小时。你没有办法建一个肾脏仓库,因为肾脏没法存活。所以你必须有活的人。这个中国器官移植医院的网站有五种语言,韩语,日语,英语,和其它语言来吸引海外器官接受者,到他们那里去,一个星期内就完成器官移植。

然后,我们有人就打电话到很多中国不同的医院,以器官接受者的身份去核实,问“你们有器官吗?器官来源是什么?”我们有录音,医院说他们有很好的器官,来源于健康的人,如法轮功修炼者。这些是有关文件。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呼吁一个独立的调查,由国际媒体,人权组织,和政府。这样我们可以得到事件的真相。

主持人说,如果你想要了解更多关于法轮功的情况,他们有一个网站:faluninfo.net,而且还有关于摘取器官的资料。主持接着问:“这就是法轮功唯一的关注,或者还有其它关注?”

张尔平说,还有其他问题。我提到过,自1999年来,在中国发生很多暴行。有人被虐待,妇女被强奸,上百万的人失去了工作。我有一个家庭的朋友。我父亲在中国是英语教授,我们的一个邻居是物理学教授。她也是美国物理学的Fulbright 学者。她就被关在女子劳教所三年,因为她不在指责法轮功的文件上签字,这就是她的唯一“罪行”。而且她的女儿在美国,是德州大学Arlington分校的生物学教授。一个资深的老教授因为不肯在文件上签字就被送去三年劳教,这太荒谬了。从这个例子,你可以看到这种暴行,在中国广泛存在的虐待。她在女子劳教所被殴打。还有很多这样的案子。

法轮功面对的另外一个问题不是在中国,而是在美国。我们有一个李渊博士,他是普林斯顿电子工程的博士,他开发的软件可以使中共的互联网防火墙失效。因为中国封锁了互联网,你知道,中国和海外的通讯联系。所以他试着开发可以打破防火墙的软件。结果他在亚特兰大的家中被殴打。这发生在美国。他的两台手提电脑被抢走。福布斯杂志和亚特兰大宪报都有报道。我只是希望我们的领袖能对中共党魁人提出这些。你在中国迫害你自己的人民,但是别到美国来威吓那些希望把自由带到中国去的美国人。有很多证实了的案件,在美国的法轮功学员受到骚扰,接到中国大使馆打来的骚扰电话,那些在中国的威吓者要求他们放弃保护人权的工作。

一位观众从华盛顿特区打来的电话说,鉴于在政府会议中看不见有关“酷刑”,谋杀中国公民的议程,他们的第三个权力〔是怎么行使的〕?我在想你会有什么意见,就是,大规模从中国经济撤退。中国是(联合国)安理会的常任理事国。正确的说,(联合国)不可能通过一项经济制裁中国的决议。但是就目前伊朗的情况,安理会有这样的讨论,能否一些国家可以强迫他们国家的公司从中国撤出,造成中国经济的困境来给共产党政府压力。

张尔平回答说,这是个好问题。我想说明法轮功不是一个政治团体。她更多是一个精神的,个人修炼的练习。每个人都是根据他们自己的意愿练习。目前他们正在做的是人权方面的努力,想营救在中国被迫害的人们。你提到的是一个更大的问题,就是为什么,国际社会包括美国政府还有那些有良心的人,还在和中国做生意而对在中国发生的暴行视而不见。历史会对人做出判断,不是根据我们在外面装扮得如何,或嘴上说什么,而是根据我们做了什么,以及我们可以做的时候却没有做,面对邪恶时能否站出来。我们应该,你知道,面对在中国的这种暴行。让中国成为一个民权的国家是重要的,社会用法律来管理,这不仅仅是对中国人民,而且对整个世界也有利。

我们不希望,你知道,在中国发生的暴行,因为这种暴行是对整个人类的反人类的暴行。所以,我强烈要求所有的个人,向您这样的人们,有良心的人们,强烈要求我们的政府、国际社会,特别是媒体,看到这些暴行,看看我们能否找到一个解决方法,使得中国成为国际社会一个负责任的成员而不是一个低劣的国家。

最后主持人感谢张尔平先生,结束了这个30分钟的电视访谈。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