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活取器官与千万三退潮(图)
 
2006-4-13
 

澳洲民众4月8日集会游行声援近千万退党,吁调查中共活取法轮功学员
器官暴行


【人民报消息】(大纪元记者辛菲4月13日采访报导) 自2004年12月以来,大纪元退党网站上平均每天大约2万人退出中共组织,目前人数已逼近一千万。随着近日中共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曝光,更多的人们认清了中共的邪恶本质,从而加入三退大潮。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负责人高大维先生指出,许多以前对中共还抱有一丝幻想或还认识不请的同胞们,听闻中共活取器官的暴行后感到震撼、悲愤,因而给退党中心和大纪元退党网站发送出一份份强烈谴责中共和彻底告别中共的“三退”声明。

大纪元专栏作家、特约评论员章天亮先生指出,在了解了中共所犯下的罪恶后,有良心的人会为曾经加入过这么个邪教组织感到耻辱。中共对于罪恶的曝光是非常恐惧的。它越恐惧,就越说明我们做对了,无论是我们呼吁调查法轮功真相、声援退党还是其它活动,中共越恐惧,我们就越要坚持做到底。

以下是访谈内容:

曝光中共恶行 促进三退潮

记者:近日中共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曝光,对三退大潮是否产生影响?

高大维:是的,这是一定的。中共的恶行曝光使人们更加认清其邪恶,许多以前对中共邪党还抱有一丝幻想或还认识不请的同胞们,在震撼、悲愤之余,给退党中心和大纪元退党网站发送出一份份强烈谴责中共和彻底告别中共的“三退”声明,半月多来几乎是天天不断,并还在持续下去。那些为了信仰真理而被中共邪恶集团杀害的法轮功修炼者们,用他们的生命和鲜血,浇开了一朵朵、一片片的精神觉醒之花。

大家如果到退党网站上去看这个期间的声明,就可以看到这个事实。

义举、梦晓3月16日发表声明说,“今天从大纪元网站惊闻共党为灭绝法轮功,竟然在辽宁苏家屯修建杀人集中营!更令人发指的是,共产党不仅仅是杀害这些无辜者,还切除他(她)们的器官牟取暴利,让我们感到深深的愤怒。这是人干的嘛?!我们是清清白白的人,怎能与这样的泯灭人性的杀人流氓邪教党有关系?!特借贵网表我们决心,从此与共产党再无瓜葛,断绝一切关系!现在我们一起宣布退出中共邪党,并郑重宣布一切宣誓、保证、思想汇报等等全部作废,从此以后,我们摆脱桎梏,清清白白做人。

我们已经彻底醒悟,不能再迟疑了,在此严正声明:我们退出邪恶的中国共产党及其附属的共青团、少先队等邪恶组织,抹去邪恶的兽的印记,迎接美好的未来! ”

黑龙江的尹庆等11人3月17日发表声明说,“苏家屯集中营,集中关押法轮功学员,供器官移植活体取脏器的消息披露以后,我们非常愤怒,这样的恶党,众神怎么不早早收拾销毁它呢?我们黑龙江民众一刻也不愿留在恶党的包围中,决定立即退出中共恶党和它的邪恶组织共青团、少先队。望中国公民早早醒悟、立即退出,消除恶党强加在我们身上的兽印! ”

辽宁的陈正高3月20日发表声明表示,“中共的确是个邪恶的黑社会组织。当我得知沈阳苏家屯集中营惨烈事件以后,我忍无可忍!看清了中共的真实面目后,我从内心深处发出一个声音:我要退党、退团、退队! ”

广西的光喜同日发表声明说,“我要退团、退队!共产恶党对自己的人民这么狠毒,要么谎言欺骗,要么暴力镇压。连人体器官都掏空去获取暴利。我怎么能成为这个黑社会组织的接班人?严正声明退团、退队,立即与它决裂! ”

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

曝光邪恶令中共恐惧

记者:中国国内的维权绝食运动得到全球声援和响应,法轮功学员目前呼吁国际社会全面调查中共劳教所,中共的残暴越来越被曝光。胡锦涛访美之时,法轮功的呼吁、声援退党又将掀起新的高潮,您认为这些对于中共政权将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高大维:法轮功七年来揭露邪恶讲清真相的正义呼声、近一年多来传《九评》唤退党的全球呐喊,都是承天意、顺民心、挽救生命、解体邪恶的壮举。曝光邪恶、解体中共,是因为中共至今还在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包括活取器官等令人神共愤的罪行,同时因为中共党文化毒害了许多与法轮功有缘分的人,包括中共党内许多人性尚存的官员。

当然,中共的残暴被曝光得越多,中国同胞觉醒的越多,中共邪恶统治就瓦解的越快。我们希望所有中国同胞都能珍惜为时不多的机缘,果断脱离邪党,去拥抱光明,不要在红朝倒塌时给邪灵当替罪羊陪葬。

记者:您认为中共对此会作何反应呢?

章天亮:我估计中共不敢开放劳教所接受调查。我们在明慧网上看到国内惨绝人寰的那种迫害,那仅仅是冰山一角,灭绝营也决不是苏家屯一地。

尽管明慧网上仅仅是一部份的迫害实例,但是也有许多人因为投稿明慧而被中共抓捕,甚至也迫害致死。所以中共对于罪恶的曝光是非常恐惧的。

它越恐惧,就越说明我们做对了,无论是我们呼吁调查法轮功真相、声援退党还是其它活动,中共越恐惧,我们就越要坚持做到底。

中共公然撒谎 激起民愤

记者:3月28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否认大纪元时报于3月9日关于沈阳苏家屯活体摘取器官的报导。4月11日,辽宁省血栓中西结合医院副主任张裕清在北京对外扬言他的医院正考虑要告大纪元时报。为何中共政权等了一个月才回应?

高大维:众所周知,中共在89“六四”大屠杀后,在天安门前血迹未干时,竟敢当着全世界媒体的镜头和全球人民的眼睛,公然撒谎否定杀人;同样众所周知的是:中共曾公然隐瞒萨斯、爱滋等重大疫情,几乎给世界带来灭顶之灾;这样一个邪恶集团什么谎言不能编、什么假话不敢说?

那么为什么这一次面对如此重大的事件、面对全世界的声讨浪潮,为何中共恶党一反常态,要等一个月才回应呢?一是因为邪恶中共需要有足够的时间做转移;二是这件事情毕竟太重大,指使者和参与者都将是万古罪人,要像秦桧一样跪地受责千万年的,连中共外交部都把秦刚发言的有关内容删除了,这个大黑锅谁都怕背。三是收买或利用不知其一贯手段的海外媒体去“调查”也需要时间。现在不是有两个所谓的“外国记者”有意无意的按中共意图发表了所谓的“采访报导”吗?不是扬言要“告”大纪元吗?那就请上国际法庭,让世界各国都去跟踪采访每一个受体和供体、采访每一个劳教所吧,我们拭目以待,全世界都在拭目以待。

记者:中共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否定苏家屯惨案的同时,还质疑900万退党人数的真实性。这应该是中共官方第二次公开面对退党现象。去年7月退党人数将近300万时,中组部副部长李景田就出面否认过一次。您认为这样的表态意味着什么?

章天亮:在退党的问题上,中共进退两难,表不表态都不合适。因为每次它一旦被别人指责,它就会跳起来说什么“反华势力,亡我之心不死”之类的话。且不说它自己才是反华势力了,单单从它不表态本身来说,别人都会想:它怎么不表态啊?看来是退党真的。但是它一表态,就要登在报纸上,别人本来不知道有退党这回事,它一表态,更多的人倒知道了。现在在退党逼近一千万的时候,它被逼着出来否认,是因为它自己也觉得越来越靠近中共解体的临界点了,想撒个谎把中共的寿命再延长一点,就这个目地。

记者:中共官方的否认会导致什么结果呢?民众会相信吗?

高大维:中共头子们深深感到了中国人精神觉醒运动给它带来的危机和压力,已经承受不住、憋不住了!而它们公开否认只能使已经习惯于对中共的言论“反过来理解倒过来看”的中国民众,因此而听闻到九评和退党大潮,并因此而走向三退的觉醒大潮。

这一次,中共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记者会质疑900万退党人数的真实性,否定苏家屯惨案,激起民愤,也激起更多民众投入到九评和退党洪流之中。

比如:常顺祥3月30日携妻发表声明,题为“回答秦刚的厥词——退党”,内容如下:“伪外交部秦刚在记者会大放厥词,否认苏家屯死亡营的事实并邀请记者访问苏家屯。今天中共的话没几个人相信,20多天有足够的时间早就改建了当地基建设施,毁灭罪证,当然可以如此说辞。秦说近千万人退党是法轮功造的谣,讲真的,此前我一直观望,今天为了回答秦刚的厥词以及苏家屯暴行本人声明退出共产党青年团少先队,我妻退出团、队。 ”

中共最相信退党真实性

记者:今年两会结束当天,胡锦涛在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谈到中共正面临着的亡党危机,在此之前,也多次提过。您认为中共的恐惧与退党潮有直接关系吗?

高大维:当然有。中共的头子们和一小群既得利益者,最清楚中共邪党对中华民族犯下的滔天罪行,最了解目前中国人民对中共邪党的鄙视和愤恨,最害怕九评和退党大潮,最相信三退人数的真实性,已最能感知即将来临的亡党危机。它们是大纪元退党网站最忠实又是心情最矛盾的读者群。知道什么叫“热锅上的蚂蚁”吗?看看被神抛弃的中共各级头子们吧。

当然,除了少数罪大恶极者如江罗等,神还在给许多中共干部留出路,问题敢不敢当机立断,停止做恶,挣脱邪魔控制,就像千万退党退团大潮中的许多中共干部那样,得到神和人民的宽恕,从而能走向未来。否则,继续在惯性下跟随江罗之流行凶作恶,那只能加速恶党的灭亡,当然它们也只能在“惶惶不可终日”中,被邪灵拖向终日。

章天亮:共产党的危机从来就没断过,所以它整天嚷嚷要“亡党亡国”。亡党是肯定的,亡国却不会。退党的事情,很多人都怀疑它的数字是否真实,对这个数字最不怀疑的恰恰是中共的高层。社科院也经常搞社会调查,知道民怨沸腾。失民心者失天下,这是常识。但是对于中共来说,最大的问题是它没有办法收拾民心。

《九评》说得很清楚,它既不能停止屠杀,也不能开始讲真话,换句话说它只能继续讲假话、继续杀人,没有别的选择。你可以想像一下,这样的政权的垮台不就是早晚的事情吗?《九评》就是把这个简单的事实让中国人明白,大家就开始离开中共,这个过程是不可逆转的。胡锦涛也知道,中共高层都知道他们快完了,所以他们才跑到海外去给自己买矿山买不动产,留后路。他们也就是这么打算一下,但是我们不会放过那些双手沾满鲜血的人。

退党——和平解体中共

记者:美国总统布什今年3月访问南亚三国,与印度签订历史性核子协议,国务卿赖斯也在3月访问印尼、澳洲,与澳洲外长、日本外相谈中共对亚太地区和平与安全的威胁,是否有围堵中共的意图?而本月温家宝总理访问澳洲、新西兰,近日中共总书记胡锦涛将访问美国,您认为国际环境对中共的危机影响有多大?

章天亮:中共现在顾不过来那么多了。过去中国觉得最大的威胁是美国,因为自由社会和独裁社会就是意识形态的冲突很激烈。所以陈用林在反正的时候,揭示中共要把澳洲划入自己的“大周边范围”,另外我们看到中共在努力和德国、法国拉关系,包括和那些人权记录极其恶劣的国家如北韩、苏丹、津巴布韦等国家搞好关系,这都是中共在力图摆脱外交困境,与美国为代表的自由民主的精神进行对抗。

无论美国的意图是什么,即使有围堵的意图,也不是围堵中国,而是围堵中共。

另一方面外交仅仅是内政的延续。中共现在应该发现了,它最大的危机不是来自于外交,而是来自于它自己,来自于它不光彩的屠杀和卖国历史,来自于它用暴力和谎言维持政权的统治方式,而这种历史正在被《九评》揭穿,它的统治方式正在被“传九评、促三退”这个精神运动瓦解。这才是中共最大的危机。

高大维:一年多来,“九评和退党”大潮席卷全球。越来越多的国家和媒体都知道了“中共是动乱之源” 、“中共不代表中国” ,知道了中共的邪恶本性和杀人历史,都不愿意与邪魔同流合污。中共头子们无论个人形象如何,都改变不了恶党邪灵面临的危机,改变不了“天灭中共”这一历史事实。全球抛弃中共、全民解体中共的日子不会太远。

记者:中共煽动民族主义情绪,又怕民众的情绪失控,引火烧身,中共内忧外患,好像再也经不起大规模的民众群体运动,中共又不会放弃一党专制,体制性腐败已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您认为中共还有出路吗?

高大维:中共是一个杀人无数、嗜血成性、坏事做绝的反人类、反宇宙、反神佛的邪灵,它的存在,是中国人的耻辱,人类的灾难,是也是宇宙的不幸。所以天地不容它,神佛要灭它。任何对中共还抱有的幻想、寄予的希望,都是徒劳的。希望中共体系内地中国同胞正视这一即将到来的事实,尽快作出明智的选择。

章天亮:中共自己也知道它没出路了,所以才这么害怕,你看对高智晟一个人就动用几十上百个特务,而且是采取一种极其下流的手法,公开承认自己就是流氓。所以中共虚弱到了极点。当年毛泽东还敢放手让知识份子提了两个月的意见,就是反右前夕,还算他有点自信,中共现在是一点自信都没有了。

从另外一方面讲,中共没有出路了,但是绝大多数中共党员还是有出路的。什么出路呢?就是退党。既然中共要垮了,何必给它垫背呢?

记者:一千万人退出中共组织已不是一个小数目,而且还在持续增长,这对于中共的执政信心构成毁灭性打击,退党最终将导致中共被和平解体,您如何看?

高大维:三退是民心觉醒的体现,是中华民族智慧和勇气在人间的展现;退党最终将导致中共被和平解体,从而结束中共邪灵强加给中华民族的痛苦和灾难。

章天亮:和平转型的事情去年这个时候我就提出来了。中国必须和平转型,否则这个社会转型的成本就会太高了,而且转型后社会上还会出现动荡。退党可以说是和平转型的必经之路,让这个社会几乎没有成本的转型到自由社会,并且开始全面的社会和解。我在今年一月初的时候,写过一篇文章叫《为中国准备过渡政府》,概括地谈了一下这方面的意义。我觉得随着退党大潮的深入发展,越来越多的人看到了和平转型的希望。大家都有这个愿望的时候,这个人数达到一定的程度,和平转型也就实现了。

天要灭中共 退党保平安

记者:有的在想:早就说共产党要倒了,怎么还没倒?

章天亮:这个问题得问自己。我为结束中共的统治做了什么?《九评》的公告说得很清楚,许多本来不该发生的悲剧因为我们的妥协和懦弱而得以成全。问这个问题的人,我觉得说明他其实非常乐见中共倒台,那么我们就继续“传九评,促三退”,一直坚持到中共倒台为止。

高大维:不是我们在等待天灭中共,而是神在等每个有缘分的人能清醒过来。天要灭中共,退党才能保平安。

记者:您如何理解“天要灭中共,退党保平安”?

章天亮:我们且拿诺亚方舟的故事来打个比方。如果天灭中共在某一个时刻发生,在这之前退党的人就等于登上了方舟。所以中共没倒,对于那些还没有退出中共的人就是一个机会。让他们还有一次良心选择的机会,实为灵魂救赎的机会。不过这样的机会越来越流逝了。

高大维:退出中共,自救救人。中共随时可能垮台,一旦垮台,很多人就没有机会了。所以说是神仍在给我们机会。

记者:有的人认为自己早已经不是党(团队)员,不交党费、到年限就自动出团(队)了,因此没有必要再作声明。

章天亮:当年入党入团入队的时候,都发过誓“要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那么这个誓言就是一辈子的事了,不是说不交党费团费了或者超龄了就作废的,因为你自己说要“奋斗终生”嘛。所以现在就要声明退出来。我觉得在了解了中共所犯下的罪恶后,有良心的人会为曾经加入过这么个邪教组织感到耻辱。

共产党的罪恶绝不仅仅是杀人罪,它是反人类罪,是全人类的公敌。它的罪恶要远远超过二战时期的纳粹党。我们都知道二战已经结束六十多年了,到今天纳粹党早就不存在了,可是美国仍然不给前纳粹党徒国籍。为什么?因为当年这些党徒的加入成全了纳粹的反人类暴行。今天对于共产党员或者其它附属组织成员来说,面临着同样的问题。我觉得绝不仅仅是不缴党费,或者自动退团能够了得的,就得声明退出。

曾经在中共及其附属组织里呆过,那就是灵魂上的污点。退出中共,为解体这个邪教出一份力,给自己的良心一个交代。

高大维:中国人被中共蹂躏时,许多人却反过来在无知中帮它行恶,每个加入它组织的人都在历史上帮助其犯罪。现在我们要赎回我们那时的“无知”或者是不了解恶党的情况下,对中华民族、中国的文明犯下的罪,唯一的和平方式是退出它,解体它。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