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再問胡錦濤 如此相逼為哪般?
 
——──即中共政權黑幫手法圍堵我全家的第142天
 
2006-4-11
 
【人民報消息】據說歐陽小戎已經被綁架者「釋放」。中共政權從對他的公開綁架到今天的偷偷放回全過程,再次暴露了中共反文明勢力,因其自身長期的無底線的墮落,終致使自已淪落到不得不以地痞流氓的方式來解決類歐陽小戎問題的可悲境地,公開綁架到偷偷放回,無不反映著這個看似不可一世的龐大集團的自卑、怯懦及絕望。

昨日我的文章中向胡錦濤先生提出一個在他看來是小得不足一提的問題,就是在中國,哪裏可供我棲身!對於這個貌似龐大的政權而言,一個個體公民的居住問題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就是這樣在這個政權眼裡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卻在過去近五個月的時間裡,被這個政權當成驚天動地的大事去對付。中共大批特務,以棄絕人類最基本廉恥的手段,以求將我逼至居無定所走投無路之境地。

昨日,我通過努力落實了租房事宜,簽好了合同並交足了三個月的房租。今天早飯後,正準備搬進所租房屋居住時,房東夫婦急急趕來,說堅決要收回他們的房屋。因為涉及違約責任問題,我顯然需要他們說出解除合同的正當理由,這才得知,他昨天和我們簽了房屋租賃合同後,昨晚被中共安全部直接抓去追問了一夜。安全部官員告訴他:若不立即收回租給高智晟的房屋,就要砸爛你全家的飯碗,斷你全家的生路!我等豈能為難眼前這般惶恐不安的無辜居民,我同意了他們的解除合同要求。

如何找到棲身之地仍屬今天我和馬文都先生的當務之急。

上午十一時,馬文都先生和劉京生又出門開始尋找可供我們棲身的出租房屋。至下午十四點,兩人面帶喜悅而歸--房屋找到了。三個月的房租已一次性的付給房東,緊繃著的神經得到了少許釋然。

當我的車拉著行李趕到剛剛租來的房屋門前時,已有大批的中共特務及警車廣布該房屋四周。我和趕來看我的夫人一起開始收拾房間衛生,熱心的房東援手以助。一輛神秘的車駛到我們的房前,車上下來兩名軍人,行色匆匆,他們面色嚴峻的來到我所租的房屋門口,招手示意讓房東出去後,兩名軍人與房東一起走進了衛生間,不足五分鐘,房東臉上掛著猶新婚般的喜色連連道歉,說實在不好意思(從他臉上沒有看出一絲的不好意思),這房屋因發生了緊急情況而不能再往外租了!他不但表示願意退錢,也願意承擔違約責任。並拉著我的手笑容可掬的讓我看他在院子裡面擺放的根雕製品,並大方的諾以「只要您能看得上的根雕,我就白送你一件」。我們完全明白眼下已經發生了什麼樣的改變,當我表示不會為難他時,兩名軍人匆匆離去。我們在成群的特務、警察的注視下,再次無奈的離開。

可以斷定,中共特務將全力阻止我在北京尋找棲身之地的惡舉不會止行。其意非常明確,即:施以一切惡劣手段將我逼回家,然後再效法前階段的對我家庭的惡意騷擾和攪擾之舉,以期達到在心理、精神方面對我全家的徹底摧毀的目的。

我不過是想在北京找到棲身之地,數以十計的車輛、幾十名的軍警特務步步緊跟進行赤裸裸的公開阻撓,胡錦濤先生,如此苦苦相逼到底為哪般?

2006年4月11日在有特務圍困的日子裡北京朋友借居處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