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奇闻!器官等病人 不是病人等器官
 
知情人
 
2006-3-12
 
【人民报消息】笔者因为工作关系,对大陆贩卖人体器官以及把不知情的病人当作试验品的内幕比较了解,现在我把我所了解的情况向大家介绍一些。因为大家都知道的原因,这里我不能说得很细致,还请读者谅解!

* 盗取死囚的器官进行器官移植

在大陆,用取自死囚或者交通事故死亡者的器官进行内脏移植是非常常见的事情。其实,共产党这么做已经是长期和一贯的了,可能很多人都看过老鬼写的《惨死荒郊的两位女政治犯》,其中有一段可以证明在文革中就已经存在盗取犯人内脏用于器官移植的事实了,“为了保护好她的肾,游街时,一个头戴白口罩的军人示意押解人员按住她,从后面给钟海源左右肋下各打了一针。那针头又长又粗,金属针管,可能是给大牲畜用的,直扎进她的肾脏……竟然连衣服也不脱,隔着短大衣就捅进去。钟海源嘴被堵住,全身剧烈地颤抖。”

据我所知,大陆死囚犯是不是被摘取内脏,主要是取决是不是有买家看中了合适的器官,现在肾移植需求量很大,大部分被“相中”的死囚主要是摘取肾脏的,如果附近医院还有需要其他脏器的,可能就顺便也被“卖”了。在死刑执行前数个小时,都会给犯人注射一种药物,这种药物的作用是减缓血液凝固的速度,而且这种药物必须进行肌肉注射才行。医务人员在给犯人注射时往往会骗他们说是为了减少他们受刑时的痛苦,其实正如《惨死荒郊的两位女政治犯》文中所说的那样,这种肌肉注射本身就是极其痛苦的,由于要作用到全身血液系统,所以注射量很大,这样注射时间也很长,当注射完毕之后那些犯人也就相当于死过一回了。对于这种准备好摘取器官的犯人,死刑执行的枪位也有所不同,因为过于血腥和残忍,本人无法多说了。那些等着器官的医生早就等在现场了,犯人一倒,立即被抬进手术车,根据器官的存活期按顺序摘取需要的内脏,肝脏、心脏、肾等等,内脏器官取好之后,可能还有需要角膜和皮肤的,因此又换成下一批人来取一次,大约在 20分钟之后,一个活生生的人已经成为一具空壳了。

在大陆做器官移植,主要是钱的问题,只要病人愿意出钱,就有人出去“物色”配型合适的器官来源。这也是造成近几年来很多外国人到大陆进行器官移植的原因,国外取得合适的器官是比较难的,而且还要等待机会排队。在中国大陆,只要有钱,是器官在等病人的,而不是病人排队等器官。这也就是导致媒体为什么会不断报道例如《到中国移植器官 两年死七日本人》、《多名马来西亚人赴中国接受器官移植病逝》之类的直接原因,这些还仅仅是被揭露出来的不成功案例而已。

* 盗取骨髓

记得前几天大纪元报道过《知名医院有计划盗取骨髓威胁医生不许声张》,其实此文中所描述的绝对不是个别案例,笔者就曾经遇到过这种情况。为什么要“偷”?主要是为了省钱,即使出钱大部分病人也不会同意把自己的骨髓“卖”给别人的。笔者一个朋友在某医学院读博士,他的实验需要大量骨髓细胞,学专业的人都知道骨髓细胞非常难以培养,一般只能取自活体。这个博士生为了得到大量的骨髓细胞,通过导师的关系联系了附近数十家县区医院,和那里的外科沟通好,策划乘手术之机“偷”骨髓。为什么要到县区医院呢!是因为小城市人防范意识差,也容易骗,现在大城市的医院一般不大敢做这样的事情。就像上文中描述的一样,他也是乘着病人麻醉之后,从背后穿刺“偷”骨髓。这个博士实验完成的时候,至少取了几十位病人的骨髓,但是没有一个病人知道他们的骨髓被偷走做实验去了。

* 胎儿

由于大陆强制实行“计划生育”以及社会风气的败坏,现在堕胎的人很多,大家已经知道大陆有人喝婴儿汤的,其实还有取胎儿做实验原料的。这几年,因为人类基因组计划的实施,研究人类基因很热门,有些生物学常识的都知道,人类基因组编码的绝大部分基因在成年人的身体中是不表达的,因为成年人的器官组织都特异化了,但是在胎儿时期,大部分基因都表达,所以对这些研究而言,胎儿就是很好的实验原料。一般从关系医院得到一个刚刚手术取出的5-6月胎儿只要百元左右,对于医生而言这是“不拿白不拿”的外快,因为即使不给这些人一般也只是。。。而已。胎儿取到之后,一般都是根据研究目的进行解剖分取,分离的组织器官会放在液氮中长期保存。据我所知,大陆有公司专业向国外大量提供胎儿的核酸制品,这些东西在欧美国家是很难大量得到的。

* 血液

其实,大陆更常见的是医院用病人的血液做实验。一般的检测血常规或者其他检测,取5毫升血液就够了。如果抽血的量大于这个值或者经常用不同的理由让病人反覆验血,那么基本可以肯定病人的血是被他们当作试验品了。我的一位亲戚曾经长期低烧不止住进一家医院,但是治疗一个月之后病情也没有好转,反而隔三差五的来抽十几毫升血。后来找熟人打听才知道,原来是血液科主任那年有个研究生要毕业,之前正苦于没有合适的项目做毕业论文(所谓“合适”,就是既省钱又能给导师发文章的课题)。偏偏我这个亲戚倒霉,自己撞到枪口上去了,其实院方早就知道他低烧的原因了--是种罕见的细菌感染,因此被那个主任看中,让他的学生鉴定菌种并且做些初步的研究,这样就可以发表一篇不错的论文了。但是那个学生实验技术不行,他自己培养不了细菌,和导师商量之后就把我亲戚当作“培养基”留在医院了。明白情况之后,立即转院,在另一个医院用对症的抗生素5天就治好了。

* “小白鼠”中国制造

这几年,大陆有种承包欧美制药企业新药临床实验的公司多了起来。临床实验为什么要在大陆进行?主要原因是大陆的病员群体大、实验价格低廉、人工费用低、相应的监管法规也不完善。对于承担这种临床实验的医院而言,不但可以从代理公司得到一笔“可观”的劳务费用,而且还可能以“进口药”的名义再从被他们当作“小白鼠”的病人那里收取一笔药费,这就是所谓“吃了买家吃卖家”。而且大部分医院不会告知病人此种试验的危险性。如果在欧美国家做类似的实验,试验新药的病人会和制药公司签订一系列的合同以保证他们的利益并且得到制药公司一笔酬劳。

从《沈阳集中营设焚尸炉售法轮功学员器官》一文所说的情况看,那个集中营极可能是军队系统维持的人体器官贩卖集团。因为只有军队才有这么严格的保密条件,关押几千人的场所,需要多少管理人员?一般的机构几乎不可能做到这样的保密效果。从邪党军队历史的群体灭口、屠杀来看,也只有军队系统才能做出如此彻底的灭绝人性的事情来。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