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飞熊被秘密警察专业性殴打
 
2006-2-4
 
【人民报消息】今天午夜零点50分郭飞熊律师从林和派出所回到了家。

联结收听

零点30分左右,郭飞熊律师被一群秘密警察从林和派出所大厅拖出去后,实施非常“专业性的殴打”。他们把郭律师的相机和胶卷抢走,扭住他的双手把它按倒在地上狠命的打或踢他的肾脏和腰部,有意要伤害郭律师.在群击下的殴打中,因为打的太凶。郭律师疼痛难忍发出了惨叫。我们采访时听到他叙述事情发生的过程时声音非常虚弱。

郭律师在叙述这段经历时说:“警察是在最里面跟我签属了一个和解无效书,刚走到派出所的大厅里面。就被这些秘密警察当着其它警察的面把我拖出去打的是一大群不是一个,身强力壮的他打我时我也不能还手。并且我也不跑,我绝不跑,我一直站在那让他打。打完以后他们就象电影上黑社会那样,重新把我的相机挂在我的脖子上,把眼镜带在我的脸上。把我扶好。就像黑社会的人表演一样。”

他接着说:“整个过程我不走,也不出声音,我也不喊警察救我。事后我也不到警察那里报案,这种状态下我们没有必要报案了嘛。他当警察面打我,你报案他说没看见啊!你要再说有伤没有啊?哪流血了?这是我们整个中国法制状况的反映。通过这我就知道那些法轮功的人在里面受到什么样的酷刑。为什么会遭到杀害。因为我们在派出所就可以挨打嘛。在全球舆论的关注下,他照样耀武扬威的对我进行殴打。”

在介绍事情发生的起因时郭飞熊说:“昨天我太太和孩子, 到商店买东西, 他们这些警察和黑社会居然一起拥进到商店,这就是太下流无耻了, 一个国家的政府, 干这种事情, 谁没有家人啊?哪个朝代的这种思想斗争和思想冲突会影响到家人呢?现在的这些人做事没有任何文明的底线,就是一群禽兽, 我们要通过我们的方式揭露这群禽兽。”

在郭飞熊反拍照被打时,他说:“其实,我还没有反拍照时他们已经打我了。昨天中午,我出去后我从家里一出去过了马路到了公共汽车站。有一个黑社会分子在接到一个电话后立即过来用身体撞击我。手法就跟他们在前一天殴打唐荆陵的手法一模一样。我就知道他们决定在第二天开始打我了。我就立即找到那个带队的便衣警察,我说你为什么要让人打人?我要给他拍照,因为他给我的儿子和女儿拍了照。这个照片可以作为他们未来伤害我家人的一个信息。我要制止你的这种犯罪行为。我把你的照片拍下来,我让你们以后没有办法对我们下黑手,为了捍卫我们家人的安全,我对他们进行了反拍照。他就是未来犯罪分子的主要工具,而我呢抓住了法律证据了,对方非常恼火,就抢我相机。”后来郭飞熊到了林和派出所报了警。

郭飞熊被警方扣留并被挨打长达12个小时之久才回家。

中国维权人士郭飞熊,因太石村事件被广东当局关押了106天后刚刚被释放,但近日又遭到了广东政府黑恶势力的全天候跟踪。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