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 人民要求和平转型的底线不容商量
 
2006-1-7
 
【人民报消息】1月4日高智晟律师发表了一篇题为《所有的中国人,请设法记住你周围的那些手上留有血痕的人》的文章。文章中高律师指出,中国自由、民主、法制的和平转型,不是遥远年月的美景。法轮功学员已经走出了一条和平讲真相的路。对于那些仍在欺压百姓的官员,高律师呼吁民众,只要你有良心,稍作留心记忆,你就是正在积累你的财富。就这篇文章所表达的思想以及发表的初衷,高智晟律师接受了希望之声记者许琳的采访。

在线收听

记者:高律师就是在您的文章当中写到,自由民主法治的中国的到来绝不是遥远的一种美景,那么您是从哪些角度观测到它的来临呢?

高律师:这不单是一个观察的结果,因为我在深切的参与到这个进程当中,我们应该说是对现今中国,尤其是中国人普遍心目中希望的东西和诸多人用行为来追求的东西,这些现状我们应该是有一种比较准确的把握,这也是我们和最近各方多方接触以后,基本上大家能够得出这么一个时间概念的结论。

记者:这个六年好像很准确的时间推测?

高律师:我们绝不会等十年,因为很多人说十年的话可能保守一些。我说,我们不是等,因为进程一定程度我们在把握这进程,而不是在等待这进程。

记者:您认为中国的百姓他们怎么才能够清醒的、理智的接受这种事实呢?目前您想上访的人,他们就是不管是拆迁、他们承受这种痛苦,您认为他们还能有多大的限度?

高律师:您知道这个上访是中国社会发展进程中尤其是专制独裁统治下人民的一种痛苦,是一种极其深重的痛苦,那么这种痛苦在未来的民主自由法治社会到来之后,当然我自己也跟各方朋友也有一些设想,就是说未来国家可能要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承担一些已经完全成熟的资本主义社会、自由社会没有的权责,那就是说,对于原来这个残暴政权给人民造成的苦难得可能得承担一定的消补成本,但是我们未来对于一些敛财无度的贪官污吏的这样的一些清算可能能适当的拿出来一些东西去弥补人们的这种损失,但是仅是我个人的美好设想而已。

记者:像中国另外一部份人,也就是现在生活的还可以的这部份人,他们怎么能够认识到中国这种和平转型的必然趋势呢?

高律师:我在包括给胡温的第三封公开信我们也谈到了,因为这目前是一个大事,这个大事是任何力量都阻挠不了的。它既有国际民主主潮流的这种大环境,也有中国目前经过89(1989年)屠杀以后16年来人们的觉醒、反思和到今天面对许多真相的痛苦,发展而来的这么一种价值认识。那么中国的富人,中国愿意享受、正在享受的这些阶层啊,我们感觉到就是说,他们对社会的不公,在内心也是很痛苦的、也很痛苦。最近我们河南有一个市委书记他给我打一个电话,他说他们内心也是知道这个政权每天都在制造痛苦,他跟我讲,可以这样肯定,就是说任何社会制度下都不会给我们像今天这样制度给我们的待遇,但是我们仍然不喜欢这些制度,因为我们认为它太不公平,他对很多人制造了太多的灾难,因为这些人尤其是这些官员,他们实际上是暴富阶层,但是他们心里很多人心里也有这种想法,他认为社会不公,他稍有一点道德良知、良心的话,他就觉得他这种敛财无数这种状态也是一种不道德和背离良心的这么一种状态,有很多人内心在这样想。

记者:那么您一再强调说2006年将是和平转型的一年,(高律师:是的),您认为中国的百姓他们怎么才能把握好自己的命运呢?

高律师:积极的参与就能把握好,积极的参与和平的、法律的维权运动,他们就能把握好自己的命运。

记者:在文章当中还说对于那些手上沾满人民的鲜血的那些责任人、官员他们将会受到刑律的严则,您还给了一个期限,从2006年1月1日起如果还这样做的人,那么这种审判是不是正在酝酿当中呢?

高律师:这个是未来的技术问题。这也是我们的一种思想,当然我们为什么昨天要写这么一个东西,最近呀就新疆家庭教会的生存状况问题,我做了一个调查报告,我的报告没有出来几天,新疆的昌吉又开始大规模的抓捕家庭教会的教徒,这是赤裸裸的针对文明社会的一种挑舋,他是对我们业已意识到问题的一种漠视、野蛮的漠视,仍然在仗着他们手头、仍然有抓人的能力继续在抓人,这个是我们断然不能接受的,我们正在酝酿到新疆昌吉给提供法律帮助。这也是我迅速写这么一篇文章的思想所云,你现在有抓人的能力,你就把他做绝,这算是一种什么样的能力?所以我们必须发出一个强烈的信号,就是在2006年以后继续针对人民张牙舞爪、行恶的人,如果说他的行恶程度达到人民、文明社会不能接受这种程度,我们未来的民主社会就摒弃他、遗弃他。

记者:您写这篇文章的初衷是因为新疆的这个抓捕,中共政权的现在这些高官,刚才您也提到就是有一部份人还是在思考,但是多数人好像利用这个权力能敖到哪天是哪天,您能给他们什么忠告呢,或者是让他们如何思考呢,像这些问题?

高律师:事实上这个独裁专制统治对于每一个人、对于任何人都是不安全的,对任何人都不安全。我最近有一篇文章当中,文章叫“还有什么动人的口号让胡、温再支撑一年”,在这个的口号当中我就提到了,人类有史以来的制度运动历史已经证明了专制独裁从来都是短命的,从来都是短命的,最极致的如虎狼之秦,专制独裁既然从来都是短命的,它怎么能在中共这里获得了新生、获得了永远长寿的这么一种人间奇迹呢?那么专制独裁既然是短命的,那么尤其是中国历史上,所有结束专制独裁的过程,都是带有大规模血腥和暴力的屠杀的过程,所以现在人们今天对生命的这种价值观念发生了一些质的变化,所以你现在如果说继续麻木的和专制独裁配合它,使它获得它苟延残喘的性命的话,那极有可能把社会的转型引向了历史上已经发生过的那种模式来达成,那对这些富人、官老爷有任何好处吗?没有任何好处。因为现在人民要求转型的政策、底限是不容商量的。昨天我们在一些场合我都谈到了,很多专家学者说,现在当局要是对你高智晟要动手的话,那是很危险的,为什么呢?现在网上已经出现一些言论,抓了郭飞熊,包围了高智晟,那就是说当局已经不喜欢,至少说不能容忍、不容许这些温和的维权派的存在。

记者:就像您讲说法轮功的这些学员,在不断的讲真相。上回我也听您讲,不管是上访人也好,他们也应该这样讲真相。(高律师:是)向中共官员的阶层的,能够讲到哪一级,怎么才能真正实施这一步?

高律师:我想法轮功学员他们已经摸索到了这个渠道,现在中共的很多的机关、单位,甚至是干部,他们几乎每个人,比方说,九评,他们有的人就多次收到这些东西,所以事实上法轮功他们已经摸到一条成功讲真相的这种有效途径,你看我们最近关于第三封公开信发表以后,有些政府驻京办事处他就来跟我联系,希望能获得我这方面的资料,也就是说很多的人他们都在反思,至少他们要关注我们的政权在一些不透明的场合到底发生了什么。

记者:作为你们温和派的和平转型的这一个群体来讲,好像更适合用这种方法?

高律师:是的、是的。事实上,这个法轮功目前正在做的事是暂时任何人都没有这种社会动员力量获取这方面的效果,但是他们做到了。我在各种场合里我都讲,他们从不抱怨说缺人手、缺资金,或者说我们这样做辛苦,从来不抱怨,一切都是自己解决。

记者:在中国大陆能够感受到他们的存在吗?

高律师:很多人打开自己家的报箱,都能感受到。

记者:在中共政权这种打压的严控下,您理解他们是什么样的理念支撑着他们还是这么和平的这样持续下去?

高律师:两个字,信仰。

记者:那么对中国人民的这种影响,您认为将会是什么样?

高律师:我接触的专家学者比较多一点,他们也知道确实是、知道法轮功所承受的苦难,他们也知道就是一个纯粹的信仰的问题,完全是信仰问题被野蛮上升到所谓的邪教,用公家机器去打压,他们没有人认为这是一个聪明的选择、明智的选择。这篇文章我们表达了两个大的思想;第一就是希望官员停止行恶、必须停止行恶,第二个是要求人民包括官员周围的中国人和官员之间相互盯着、必须盯着,因为现在可以肯定的就是说未来对今天官员行为的处理讨论将不是一个镜中美人、水中月的问题,是要现实的发生,所以你们必须对你们今天的行为做出谨慎的考量。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