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当火车缓缓离开时 她们终于和周围的人平等啦
 
——──即中共政权以黑帮手法围堵我全家的第84天
 
作者:高智晟
 
2006-1-19
 
【人民报消息】作为半个多世纪以来在中国的普遍现象,假、恶、丑成了整个社会生命肌体中最具活力的组成,把玩假、恶、丑臻于炉火纯青之辈者,可获得呼风唤雨的能量,而讲真话、行善事者在这个时代的中国可谓世路难行。

现今中国的权力垄断集团,他们是这个社会无处不在的坏榜样。中国的纳税人养活着他们、养活着他们的家人,养活着他们的七大姑、八大姨,也养活着他们的情人、二奶,连他们身边那些肥硕的宠物的血管里,都无不浸渗着无数正行走在上访途中或被冤狱在老虎凳上的纳税人的血、汗和泪水。他们对纳税人作为人的基本尊严践踏的劣迹可谓空全人类罪恶史记录!在对我全家完全以流氓套路围堵的84天时间里,我们作为普通的中国人——普通的中国纳税人,可谓零距离深切感受到了政权的控制集团对纳税人钱财挥霍的下流性、任意性及毫无道德性。八十多天来我观察到,中共自己豢养了一群完全与国家权力、民族利益无关的、没有公开编制的黑帮打手集团,这个打手集团就是秘密警察。这个秘密警察集团拥有取之不尽的各种无牌照名车,需要时,它能快速组织如雾若潮般的秘密警察(我平时所说的便衣)。诸如那天焦国标教授来访后,我送他返回时,便衣的几句“快请增援”,不到几分钟,十几辆无牌照车、近四十几名秘密警察便“从天而降”,维持这个完全类黑社会组织的庞大群体的费用是可想而知的。正如今天一位上访的老人泪流满面地控诉的那样:“高律师,即便是你给黑社会交了保护费,他们也要做点事来让你觉得收费是有点正当性的,这个制度的这群畜生,我们永远养活着他们,他们永远残害着我们啊!把我的房产抢走50年啦!至今赖着不给,为了要求他们返还属于我们自己的财产,竟多次被他们殴打、非法关押,我们凭什么必须养活他们?”白发苍苍老人的话持久地敲击着我的心灵!

前天夜里,发生了秘密警察蓄意加害我的丑闻后,昨日上午竟奇迹般的全部停止了对我全家的围堵、跟踪,但到了下午,群车众警又若潮水般涌至。下午,我开车送夫人、孩子去上火车时,大约不低于九辆的无牌照车前后左右“护卫”。二环路堵车至令人绝望状,提前两个半小时出发竟赶不到火车站,最后只好让她们自己打车至火车站。几辆无牌照车马上追了上去。当火车出站时,夫人借用别人的手机告知我,她们离开啦!便衣没有上火车跟踪。“她们终于和周围的人平等啦!”我感慨自语道。夫人、孩子,不是因为她们做了什么,而是因为她们的身份,竟被这个貌似强大的权力集团下流地围堵了83天!为中共迫害中国人民的罪恶史上添下最为恶劣的一笔。随后,我又返回驾车送保姆上另一个火车站。到北京站停车后发现,我车的前后左右竟有十一辆无牌照车、几十名秘密警察惊恐地盯着我的一举一动。晚上,我去与一群法律界人士相聚,一个庞大的秘密警察阵容随我流动而往,直至晚上盯着我回到家里。

今天对我的跟踪如故,跟踪者刻意拉开了与我的距离。


2006年1月19日 在有特务跟踪的日子里于北京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