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见血的谋杀──恐怖的中国精神病院 (多图)
 
2004-8-14
 
【人民报消息】前苏联曾把与政府有不同思想的人关进精神病院,强行进行所谓「治疗」,其残忍和无法无天的行为遭到全世界谴责。几十年过去了,如今中国正在步其后尘,涉及人数之多、手段之恶劣令人震惊。



参与迫害的山东胶州市精神病院。
  
据「追查国际」调查,五年来至少有上千名精神正常、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被关进精神病院、戒毒所,强制注射或灌食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很多人丧失记忆、精神失常、瘫痪,至少有15人直接因强迫注射或灌食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死亡。
  
这些案件覆盖全中国23省市自治区,至少有上百所省、市、县、区精神病院参与了对法轮功的迫害。从案例的数量及分布范围看,这是在一个有计划的、自上而下的政策下进行的,目的是通过药物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
  
调查发现,频繁使用的药物包括「苏比利」、「冬眠灵」、「冬眠一号」、氯丙秦、(Perphenazine、Chlorpromazine、Fluphenazine、 Fluorohydroxypiperidine、)、癸酸酯长效剂和其它未知物质。
  
美国精神病专家、辛辛那提大学教授Sunny Lu表示,这些药物给正常人服用或使用剂量过大会产生副作用,导致说话困难、行动迟缓,严重者抽风、甚至死亡。癸酸酯长效剂服用不当或剂量过大,副作用更大,更长效,会使人肌肉僵直,心力衰竭,甚至死亡。

* 解放军医院注射不名药物 受害者溃烂
  
精神正常的法轮功学员因为上访、不放弃信仰被610和当地公安关进精神病院,与疯子关在一起,并强制用药导致丧失记忆、精神失常、残疾和死亡。

据「追查国际」调查,驻扎在辽宁省大连市的中国人民解放军215精神病医院,与当地610组织合作,2002年夏天在该院招待所的三楼设置洗脑班,收押十余名法轮功学员,由20余名女警看守,专用警车号为辽0B-0813。
  
大连港务局的一名退休女职工,2000年2月被劫持到215精神病院,与疯子关在一起4个月。期间她被强制注射和服用不名药物,导致眼睛、耳朵、头皮、脖子等处溃烂不堪。从2000年夏天至2002年夏天,整整烂了两年的最厉害。
  
大连第二中学教师李红,2000年被送进大连市精神病院,出院后也是从两眼开始烂。李红后被判两年劳教,送到臭名昭著的马三家教养院。直到有人去看她时,她身上还在烂。
  
大连理工大学副教授朱航,1999年10月份因在户外炼功被抓进大连市姚家看守所。后被送到大连精神病医院,强制服用麻醉神经的药。医生还将她的手脚绑起来强行打麻醉针。朱航后来被折磨致精神失常。
  
湖南省妇幼保健院急诊科护士贺祥姑因为上访,曾被强行送去湖南省脑科医院(湖南省精神病院)四病室,强制注射癸酸酯长效剂,使她整个身体发僵、无力,坐立不安,同时伴有恶心、呕吐。

* 致死案例
  
调查报告指出,截至2004年4月底的不完全统计,至少有15名法轮功学员直接因强迫注射或灌食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死亡。他们分别是:山东省淄博市苏 刚、山东省诸城市马艳芳、 山东省潍坊市杨伟东、山东省平度市于桂贞 、上海市40岁马新星、浙江省兰溪史 倍、 河北省衡水市王冬梅 、湖南省岳阳市肖桂英、 青海省西宁市范丽红、宁夏灵武市陆红枫、四川彭州市唐小成、 四川省成都市蒙潇 、 四川省荣昌县张方良、吉林省吉林市于立新、黑龙江佳木斯市赵福兰。

马艳芳:33岁,山东诸城陶瓷厂职工。因到北京上访,2000年6月被关进山东诸城市精神病院,,强制给她打针吃药,两个月后(2000年8月)死于精神病院。




马艳芳2000年8月死于山东诸城市精神病院。
  
史 倍:1951年生,家住浙江省富阳市,是当地法轮功义务辅导站负责人。2000年5月被当地公安局强行送到杭州市精神病医院,强制注射不明药物,同年9月10日死亡。



史倍2000年5月被强行送到杭州市精神病医院,强制注射不明药物,同年9月10日死亡。

陆红枫:37岁,原宁夏灵武市一小副校长兼教务主任,高级教师。2000年3月两会期间,因在上书人大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的公开信上签字遭停职。6月7日被强行绑架至灵武精神病院,注射和灌食大剂量损坏中枢神经的药物。50多天的摧残使陆红枫神智失常,2000年9月6日含冤去世。



陆红枫2000年6月7日被强行绑架至灵武精神病院,注射和灌食大剂量损坏中枢神经的药物。2000年9月6日含冤去世。

赵福兰:女,1943年生,黑龙江省佳木斯东北电影院退休职工,1997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后身体非常健康。2002年5月23日,赵福兰被警察送至佳木斯精神病院进行迫害,8天后死亡。
  
「追查国际」表示,由于中国严密封锁对法轮功迫害的消息,这些披露出来的案例仅是冰山一角。
*海外华人亲属案例
  
相对来说,如果这些受害者有亲属在海外,他们遭受的迫害就比较容易被曝光。
  
今年6月初,多伦多居民曾晓南向大纪元披露,他的母亲黄新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被关进辽宁省女子监狱监管医院,目前已失去大部份记忆,反应迟钝,说话只能一个字一个字叙述,且下肢行动非常困难。
  
当家属去探监时,黄新告诉亲人,她每天被强行服用2片渌丙氰,连续4个月。黄新反覆告诉家人,当她对注射稍有反抗时,便会遭到电击,毒打,然后是全身长时间捆绑,直到没有任何力气反抗。



黄新每天被强行服用2片渌丙氰,连续4个月。目前仍被关在辽宁女子监狱监管医院的黄新,已失去大部份记忆,反应迟钝。

日本东京居民吴丽丽的姐姐吴晓华,原是安徽省建筑学院副教授。吴晓华94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从1999年12月开始因上访多次被拘留,并判劳教2年。2001年10月23日被强行送入合肥精神病院长达350天。
  
期间她被强迫打针、吃药、通电,出现昏睡、坐立不安、头昏、剧烈呕吐、月经失调、记忆减退,视力和听力明显下降。身体非常虚弱,有时一天昏倒三、四次。医生李琬曾亲口告诉吴晓华,她确实没有精神病。是上面命令给药,药量也是上面定。她只要写不炼功的保证,马上就可以回校继续教课。
  
美国德州居民王永生博士的母亲韩纪珍1999年12月因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后被押回南京,关进南京精神病院(现改名为南京脑科医院)。韩纪珍告诉儿子,她每天被强迫注射药物或口服药物,如果不吃,他们就把她绑起来灌。这些药使她全身乏力,头晕目眩,脑袋里好像浆糊一样,而且心烦意乱,一点也安静不下来。

*美教授:中国承认了人权虐待
  
2000年5月美国精神病学协会滥用精神病学委员会督促WPA调查中国精神病专家参与虐待精神正常的法轮功学员。2002年8月在日本的一次会议上,WPA成员通过决议派团调查有关滥用精神病学的指控。英国皇家学院的精神病专家们通过类似的决议。
  
据2004年8月初报导,国际精神病协会(WPA)和中国精神病协会(CPA)今年5月就世界各地对中国政府因为法轮功信仰而滥用精神病学手段惩罚其学员的指控达成协议。中国表示会纠正中国精神病学系统中的缺陷,他们说这些缺陷导致法轮功学员被误治和虐待。
  
参与协商的纽约医学院名誉教授哈罗德-艾斯特(Harold Eist)博士说,该协议不甚理想,但这个协议显示中国政府前所未有地承认了在中国发生的人权虐待。

(大纪元)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