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简体 - 正體 - 手机版 

人民报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扯扯
 
 
 
 
 
 读者园地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12345
6789101112
131415
 
 
 

1. 六四血案图片展(五)---为了永恒的纪念  (37163次)

2. 孔繁森嫖娼贪污!记者们,这次鼻涕眼泪还是省着点儿用(多图)  (36395次)

3. 知情人披露:赵紫阳软禁中的苍凉故事(多图)  (35074次)

4. 掀起一个全民救孩子运动!把这童谣教给您见到的每个孩子  (34840次)

5. 这两张图片泄露温家宝与上海帮的最新战局(图)  (33379次)

6. 大剧院的惊人传说!江泽民的“水中巨蛋”是噬人怪兽(多图)  (31594次)

7. 江泽民形同软禁!中共政坛上出现三件大事(多图)  (30691次)

8. 胡启立没给好脸子 蒋彦永骑在老江心脏小桥儿上(多图)  (29311次)

9. 李长春吓瘫!二亿元造金佛丑闻出口转内销(图)  (24588次)

10. 江拍案怒吐八个字!新华网越报导越砸锅(多图)  (24330次)

11. 江泽民无心听唱宋祖英 (图)  (24306次)

12. 胡锦涛绕过上海挖福建毒枭 两省级91厅处级贪官完蛋(多图)  (23522次)

13. 国税女局长50万元美容屁股蛋 军委主席100万元美容老脸蛋(图)  (22599次)

14. 不敢再当江家帮!湖北省委书记俞正声请辞(图)  (22174次)

15. 北京时间今夜大陆电视观众将可看到「六四」屠城血腥画面 (图)  (22172次)

16. 江泽民的这一惊人举动泄露了中共高层计划(多图)  (22057次)

17. 我不能不被这些照片吸引住(多图)  (21741次)

18. 逼迫杨尚昆之子否定蒋彦永 镇压六四之罪江被送进烤炉(图)  (21646次)

19. 一段让我茅塞顿开的精采对话  (21479次)

20. 郑州公安出大事了!高层有人要卸江泽民的一个膀子(多图)  (21392次)

 
 

 
 
2004年6月16日 分享: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北京女孩的来信
 
作者:柳柳
 
【人民报消息】『封从德注:这二封来信,是「六四档案」在2003年六四前夕收到的,出自一位笔名「柳柳」的北京女孩,当年她才五岁,六四的真相是在多年以后才知道的。

本来想编辑成一篇文章,最后决定原文照登。为了安全的缘故,这里隐去作者及其家人的个人情况。我回函后不久就再也没有作者的回覆,不知道她是否去参加了北京万安公墓六四难属的公祭,如果去了是不是遇到警方的麻烦。』

信一:

封先生您好!

您现在过得好么?我是一个北京的女孩,84年出生,家就在天安门附近。89年时我还小,我长大后通过父亲和一个朋友那里,得知了当时真实的情况后,很愤怒。但是,对这个国家,对这个政府,我却无能为力。我还小,我爸爸也经常对我说:在外面不要暴露出这些想法。听说北京每年6.4都有烛光晚会,但我却不知道具体情况,您能告诉我么?还有,我也想看《天安门》那部电影和关于6.4的所有影像和文字数据,但甚么都找不到,只能通过无届浏览器下一点视频看,和文字……您能告诉我么?非常感谢!!希望您能够回覆我。

PS:我爸爸跟我讲了很多他在六四时候的亲身经历,跟您的网站里面有些内容一模一样,你想听么?请您回覆。希望能为网站做点儿甚么!谢谢!

信二:

封先生您好!

我跟我爸谈了许多关于64的话题。我问他当时去了甚么地方,屠杀的夜里在不在广场,有没有看见死人和坦克?他说3号夜里,看见天安门烧了辆坦克。他是站在贵宾楼那个路口看见的,他看见著火了,觉得当天有点儿不对劲,与前些天不一样,人出奇的多。他怕出事没往前凑,他说贵宾楼那条街零零散散的站了许多士兵,手中没有武器,都是刚从外地来的,背著小书包,里面有压缩饼乾甚么的,我爸说他还拣了一包压缩饼乾。士兵门很混乱,许多被市民拉到一边劝阻不让进天安门。士兵的队伍也不整齐,稀稀拉拉。爸爸说,当时不知道是谁往军人密集的地方扔砖头,纯粹是闲得慌故意起哄……他一直在贵宾楼后的小街里与朋友穷侃。我问他有没有听见枪声和看见火光,他说记不清了,只看见被烧坦克的火光。

4号早晨十点多,他和他的朋友到贵宾楼的楼顶爬著矮墙往天安门看,有个小伙子还拿了一个望远镜,一人一人的换著看。他说,他看见贵宾楼屋顶的墙上有枪眼,往天安门看,看见有直升飞机往外运垃圾,往里面运吃的。他说,天安门广场的地上很乱。我问他,往外运的垃圾是不是就是尸体?他说看不太清楚,因为离得较远。

在贵宾楼前面的十字路口即长安街上,军人把马路上的隔离墩排成一个方阵,一个挨一个把枪向四面八方的架在隔离墩上,然后匍匐著成射击状。他说,当时便看见很多人从贵宾楼那条街往长安街上冲,口中喊著「法西斯」「土匪」甚么。当跑近方阵一些时,军人便开枪,人群听见枪响后,于是往后跑,有人中弹,没跑回去的有两三个扒在地上,一会儿有好心的人用三轮车将他们带走可能送去医院。一会儿后又有群众边喊口号便向前靠近,军人又开几枪,群众又撤回,当然又有人倒下。我爸说,他在顶楼看了约二三十分钟,呆在上面也挺害怕。我问他,看见六部口有坦克压死人么?他说那边看不见,有听说过,但没亲眼看见不敢确认也不敢说。因为害怕不敢继续呆下去,他和他的朋友便各自回单位,虽然他和同事们本来是约好去钓鱼。

爸爸回忆说当时他干了件蠢事,后悔好多天。他说,6月2日左右,天安门周围老有飞虎队,就是一大队人开著摩托车呜呜的绕著天安门转,我爸也去凑热闹。他说是脑子一热,开著摩托车就去了,在前门加入队伍后,跑到历史博物馆时把车胎给扎了,他只好推著摩托车找修车铺。当时已是夜里十二点左右,他看见有修车铺,但是人家不给补。我爸没办法只好推著车回家。后来听说有好多飞虎队队员被抓,我爸害怕给被录了像会被抓走,害怕好多天。幸好后来没事。

他说,在那些天里,给天安门女神像照了许多照片,后来我妈怕出事都给藏起来了,现在再也找不到了。我问他当时照片儿是在那里洗的?他说是在普通照相铺洗的,我说没事儿啊?他说6.4之前没事儿,好多人都留著照片。

我问他那几天你成天还上班么?他说上甚么,去天安门就是上班了。我问他你参加游行喊口号了么?他说没有,就是在历史博物馆的台阶上喝啤酒,看热闹。我说你不觉得广场上的学生值得尊敬么?他说没有,觉得喊的口号挺幼稚,去天安门纯粹是为了看热闹。他说他那天早晨在楼顶看见的那些往上冲的人,觉得他们都缺心眼儿。我当时尽量压住自己的愤怒,跟我爸心平气和的说,你就不觉得他们挺有勇气么?他们是为了保护那些学生啊,那些军人是屠杀,是法西斯,怎么可以向自己的同胞,向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开枪?我爸说他就是觉得他们缺心眼儿,他们怎么斗得过政府?就算运动成功了,老百姓自己的生活也不会有太大的变化的。

我问我妈有没有去天安门游行,妈妈说就是因为和同事去天安门游行,大家都被延迟一年才准入党。

爸爸还说,在西单看见一辆公共汽车,里面有一个军官吊死了,衣服也被脱了,就头上扣了个军帽,我爸说,当时他带著我,怕我害怕,就让我在路口,没过去,因为当时夏天很热,那人肚子胀的很厉害。我问是不是眼睛也被挖出来了,他说没有,那是另外一档子事儿了。后来听说有个人用玻璃碴子把那军官的肚子给捅破了,结果没两天那个人就给逮起来了。还说那个被烧焦的军官一直在那里,好几天没有人来收尸。这当然是政府的手段,是用来欺骗老百姓,这是所谓的暴徒留下的罪行。见附件1(封从德注:http://www.64memo.com/disp.asp?Id=1457),爸爸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说了半天他看见的就是这个!就是这个人!跟照片里面的一样!我当时也很惊讶。我讨厌自己太小了,我甚么都不知道,甚么都看不见,但是我有时候又觉得如果自己当时是个年轻人,我一定会死在广场上的,因为年轻。我现在很冲动。

我问爸爸天安门是甚么时候开的,爸爸说实在想不起来了,但是4号没过几天,政府就开始对各级下令了,要热烈欢迎人民解放军,于是全城老老少少就开始军民鱼水情了……爸爸说简直是闹剧一场……。

哦对了,我爸爸说,当时北京市里面几条公交线路都停了,这是政府暗示老百姓们是暴徒们弄得交通停顿。公交部门不会那么大胆把线路停掉。爸爸说当时有好多大学生在马路中间指挥交通。

爸爸还说,4号前几天的时候,跟我妈妈回新街口那边的家,妈妈建议从天安门经过,顺便看看广场那儿怎么样了。爸爸说当时走到长安街上的时候基本上就骑不动车了,得下来推著慢慢移动,走出长安街差不多有两个钟头,爸爸说当时他就想要是真出点儿甚么事儿连跑都跑不了啊。没想到屠杀在3号就真的开始了。

前些天,我给爸爸看几个我下的视频,他看的时候很惊讶,说没想到原来是这么血淋淋的。我问他心里想的是甚么样子,他说真没想到这么厉害,听到视频里面的枪声也说,没想到竟然开了这么多枪!他说了好多脏字。我说你真的没看过这些?他说真没看过啊!没想到真让政府骗了这么多年!当时我有个表叔在美国,爸爸说他回来以后说起6.4的事情,爸爸说他在美国看的片子多了,当天晚上就看见了,但是也不敢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就是形容为血淋淋的。

看照片的时候,我们一直讨论照片里的是谁,是不是学生领袖之类。爸爸突然说,那会儿我家在新街口有间房子,有时会过去住,说那时有个学生领袖就住在新街口附近的一个宿舍院儿里,学运完了以后一直有公安在他家那儿呆著,后来听说那个学生领袖跑到外地躲了好几个月,然后被家里人亲戚朋友给劝回来了,自首了,在监狱呆了7、8年。我问是谁,叫甚么名字?爸爸死活想不起来,我就说几个名字,他说都不是都不是,他说那是一个男孩儿,但是女名儿。我突然想起来,问是不是王丹?爸爸说对对对!就是王丹!这段对话我记得很清楚。因为很羡慕爸爸在那年能看到一切。

前两天我们家来了一个亲戚,是找我妈妈的,但是家里就我一个人(因为SARS学校都放假在家),然后我就跟他聊起6.4。他五六十岁的样子,他说我应该叫他姥爷。他说当时没怎么敢出门儿,后来听见有枪声,4号早晨,他忍不住就骑车去了天安门,从西单方向来,看见马路上全都血了呼拉的,特吓人。说当时大街上也没有甚么人,天安门都给封了起来,看见个胡同就拐弯儿了赶紧回家了。我问他天安门甚么时候开的,他说也记不太清楚了,好像是关了好长时间后才开的,说是把天安门的大理石全都换掉了,因为有血在石头缝里面洗不掉。后来听说把广场里面的草坪也全都换掉了(封从德注:http://www.64memo.com/disp.asp?Id=12560),因为有人说里面发现有子弹壳。这些都是听说的了。那个姥爷还说在广场外面其它路段把守的军人和广场里面的待遇都不一样,说外面的都吃煮面条甚么的,但广场里面的吃的都是压缩罐头之类的比较好的。然后他说这些老百姓就跟在路口的军人们聊天甚么的,说那些军人甚么都不知道,就接到通知,到哪儿哪儿把守,因为北京出现了暴徒。因为他们都带著枪,老百姓问他们枪里面有没有子弹,然后那些军人就把枪掏出来,说根本就没有,里面全是草棍儿。这些都是那个姥爷听来的,是真是假不能确定。然后说当时有的家里面有那种卫星天线的,当天就从外国台看见实况了,但是不敢说。后来没几年北京就禁止私自安装卫星天线了。我想就是政府为了掩饰甚么吧。就像屏蔽了一些网站一样。

然后我问他知不知道木樨地的事,是不是闹得很厉害?他说好像是,出了车祸,死了人,但是离得远没看见也不能证实,当时很多路口都有被烧坏的军车,尤其是六部口,最多。我问他木樨地有没有一个桥,他说没有,我说那周围是不是都是楼,他说没错,都是高干的楼,他说那帮军人也往楼里放枪了,玻璃甚么都碎了,我说你觉得为甚么会往楼里面开枪,他们也没出来游行,也不能定甚么罪,爸爸说也许是因为那栋楼拿著望远镜可以直接看到广场里面。我问他,现在那些楼还会有枪眼么?那个姥爷说那谁知道。现在想起来觉得挺傻的,都过了这么久了,问那样的傻问题。

对于64,我的记忆中大多是口号,和到处骑自行车游行的学生和一个死尸。我太小了。当现在我知道事实以后,我没想到竟然是如此的残忍。我很害怕,即便现在是歌舞升平的好时代,可是看著那些遇难者的文字,我就特别害怕,有时候夜里没睡,黎明来临、天空开始泛白的时候,我彷佛总是能听见从天安门方向传来的枪声(我家里广场只有十分钟的路程),彷佛军人们正端著枪从家门口冲向天安门,也许是我自己的心理问题。但我始终不再敢相信当权者的话了,每天还是一如既往的看新闻,但是心情却变了很多。

前些天,吃完晚饭我去了趟天安门,从我家到天安门的路上我一直在想6月4日那天,天空的颜色,同学和普通市民的脸色,我真的想像不出来当时会是一个甚么样的情景,那些遇害者的句子一句句的在我的脑海中闪现,还有枪声,口号声和哭泣的声音。他们失去父母,失去健康,他们的目的是多么的纯洁,他们是为了自己的国家,为了自己的政府啊,可是到头来却被自己极力挽救的政府打成了反革命和暴动分子,连死彷佛都是应该的。这是多么大的悲哀啊,就像被自己爱的人亲手割断喉咙。

出了贵宾楼走到观礼台我停住了,也没过马路,我突然又有一种恐惧的感觉,彷佛军车,拿枪的军人马上就会出现在我的四面八方。我在马路这边看著广场中的纪念碑,看著同学们是在那里绝食和呐喊的,向西单方向的马路望去,一片安详,没有机枪,没有奔跑的人群,也没有被坦克压在地上的尸体。只有寻常不过的车在川流著。但这些画面却一直在我的脑海里!我看见旁边站岗的军人,我当时很想过去,问问他,89年你在不在这儿,知不知道那晚的事情,现在想想很可笑。

说正经的吧,那是一个下雨的天气,我现在知道那是6月2号,我在家里喊了声「打倒李鹏」,家里人吓得差点儿蹦起来,教训了我半天,叫我不要乱说话。我太小,甚么都不懂,听著外面骑自行车的学生们喊著,自己就附和著喊了一句,老实说我现在也回想不起来我为甚么要喊那句话,就连我自己在那儿喊的我都不知道,后来听大人说我才知道。我爸是笑著对我说的,当时我蹲著尿盆儿呢,喊的时候还举了拳头,现在说起来像个笑话,但是当时我记忆的是家里人真的很紧张的样子。那时我不懂利害关系,我5岁。

然后就是有天早晨我和妈妈妈去找爸爸,因为爸爸一直没回来,因为妈妈听到了枪声。我们出了院门,穿过胡同,就看见一辆辆军车里面有端著枪的军人冲著在外面呼啸而过,我和我妈吓得就往家跑。我永远忘不了,因为那天特别早,我和妈妈都是刚睡醒,我还迷迷糊糊的,没想到穿出胡同就看见了枪!看见了表情严肃的军人端著枪站在车里面!我们都是普通老百姓,平时怎么会有机会看见枪,而且还有那么多,呼啸著从眼前跑过的!我一辈子都不会忘,真是吓坏了,我跟妈妈真是疯了似的往家跑啊!现在想想,要是倒霉给一枪打中了,也许还会按照暴徒处理--死都死的不明不白。直到现在,一提起这件事,爸爸就耿耿于怀。那就是6月4号的早晨,五六点钟左右。后来我爸11点左右回来了,大家才放安心的。

还有件事也是刻骨铭心的,4号中午,我跟妈妈去拿牛奶,就是我家后面的一个地方,那地方对面就是铁路医院,一个很小的医院,现在已经改成菜市场了。我们往拿牛奶的方向走去,看见铁路医院门口围了好多的人,妈妈是个爱看热闹的人,即便早晨曾看见可怕的一幕。好奇心让妈妈领著我走向了围在一堆的人群,走近一看我妈妈就马上捂住我的眼睛不让我看,但我看见了!是一个男孩!趟在一个小三轮车上面!穿白衬衫,上面有血!他死了!后来我才知道,因为铁路医院没有停尸房!(封从德注:http://www.64memo.com/disp.asp?Id=1459)妈妈拿完牛奶就拎我回家,一直不愿提起这件事。

写上面的这些话,我很害怕,真的,我一直没敢开灯,我的家庭很幸福,妈妈会把晚饭做好,碗摆好等爸爸回来吃饭。我和爸爸会一块儿躺在沙发上看新闻聊天。我很犹豫该不该写这些东西,因为我怕公安局会找到我家,破坏我现在的生活,也许我过于担心了,但是这种顾虑你能理解么?封先生。即便是我在愤怒,但我还是甚么都做不了,只能在心里面祈祷6.4能得到平反,真的很抱歉。我甚么都做不了。

英雄的灵魂一直没有安息,当权政党编撰的历史教科书让一代又一代的孩子忘却历史,把当权的政党夸大其功劳,把文革轻描淡写,把历史随意篡改。毫无疑问的说,我的同班同学们基本上不知道89年在天安门上的屠杀,也不知道有89学运这件事情!比我大些的同学,就知道那些是暴徒,是捣乱的,还告诉我不要看网上那些人瞎说。真悲哀,但是我不知道我要怎么做?我喜欢小猫咪,但我从来没拥有一只自己的小猫咪。我喜欢谈 BASS,但我却没有一个正经的乐队。也许我只是在自寻烦恼。

封先生,请您看看附件里面,有另外两张照片,您知道他们是谁么?谢谢。(封从德注:一幅是六四后官方电视播放的被判处死刑的工人,另一幅是广场上的王丹。)

还有,我想问您您知道今年6.4的烛光会在北京的甚么地方?我听到有消息说是从3日夜里就开始了,到4日历时一整天。请问您知道具体的情况么?我很想参加,绝不是因为好奇或是甚么,我只是真的想表达一下我的感情,因为我真的很为死在广场上的学生和老百姓们感到骄傲,他们是英雄。我想好了,如果过几天3号到了,我还不知道在甚么地方的话,就自己在家里面点些蜡烛,为英雄们祈祷。我跟我的朋友们说,他们都很不屑,说我是在家闲的无聊。也许只是他们不知道真相。如果您知道的话,请您尽快告诉我好么?我会很感激您的!

对于现在的SARS疫情,虽然电视和报纸都在表示形势的乐观,劝告老百姓不要就轻易的放下警惕,如果放松警惕也许会来新的一轮的爆发。大家谁都这么听著,看著,但是心里都很明白,疫情的报告其实根本就是假的,我爸爸在海淀医院血液中心有个工程,爸爸说海淀医院还是个2级医院,发热门诊都已经满了,SARS病人根本转不出去,发热门诊的护士已经被感染七八个了。但是报导的数字却是那么的喜人!江泽民一直坚持所谓在稳定中求发展,他甚至可以忽略人命!当上海报告只有3例的时候,我的一个在上海读书的朋友说光他认识的就有4个人确定是SARS病人了。中国成了恐怖之国,前些天北京人都成瘟神了,走到哪儿都像生物武器一样被拒之千里。

谢谢!

礼!

柳柳

(大纪元)

文章网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04/6/16/31509.html
打印机版

分享至: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分享至手机:
 
 
相关文章
 
图片文章导读
 
北京女孩的来信
 
 
小姐姐
 
 
北京十分关注「七一」游行性质──中共香港官员透过专业人士警告威胁 (图)
 
 
美国著名斯坦福大学中国女博士丧失国籍 (图)
 
 
历史是一面镜子(一) (图)
 
 
李肇星挨涮!新华网悄然拿下这个头版头条(多图)
 
 
恢复蒋彦永自由 不要跟江泽民走──有人公开呼吁胡锦涛
 
 
中国网民公开呼吁政府向国人道歉 中南海始料未及
 
 
 
杀鸡儆猴喻华峰等严判 中央激战引出江泽民卖国(多图)
 
 
新唐人影片《沙尘暴》获美电影节最佳影片奖(多图)
 
 
蒋携妻前往美国使馆中途失踪 中南海可能严厉惩处蒋彦永 (图)
 
 
布什普京八国峰会演义「侠肝义胆」 (图)
 
 
美国最高法院「保护」上帝
 
 
江泽民「拜佛」 刀下留「争议」
 
 
美国NBC报导八国峰会期间酷刑演示 (图)
 
 
郑州公安出大事了!高层有人要卸江泽民的一个膀子(多图)
 
 
 
 
江家帮在和温家宝耍花活 银行如此宏观调控(图)
 
 
中国罕见!千年历史的唐代导游图突现
 
 
中国鼓励贪官自首限期内匿名退赃既往不咎(图)
 
 
江泽民抱着糊涂蛋抽疯 沙尘暴到访北京懵瞪(多图)
 
 
临死抱菩萨脚 江泽民异想天开
 
 
语惊四座!英籍佛教高僧说静坐比做爱更美妙
 
 
萨达姆贴身医生出书历数老萨父子变态行爲
 
 
中国高层严重内斗 打压台湾加剧
 
 
一个没有传奇的美丽而伟大的人生 (二)
 
 
中共将国际巨星列入黑名单 (多图)
 
 
湖南官员拖欠四亿公款 引发全国清查行动
 
 
很遗憾,在中国这不是事实 (图)
 
 
回顾里根84年人民大会堂演讲──里根八提赵紫阳 (图)
 
 
整顿江泽民老家 江苏铁本八高层被捕 (图)
 
 
香港七一大游行!中共定下的,照样推翻(图)
 
 
江挺曾挑战胡锦涛 曾家子弟军中迅速攫起 (图)
 
 
 
 
吉林大旱 半个世纪罕见 辽宁遭严重夏旱
 
 
中共首次认同「透明国际」腐败报告 (图)
 
 
北京持续高温
 
 
蒋彦永可能被政府指控 (图)
 
 
台湾蓝绿等各党形成共识 要求中共停止迫害镇压法轮功 (多图)
 
 
江泽民形同软禁!中共政坛上出现三件大事(多图)
 
 
一个让江绵恒笑岔了气儿的消息(图)
 
 
江泽民再次用经济利益勾住法国魂儿(图)
 
 
里根生前为自己选定的墓志铭(图)
 
 
国际特别法庭筹委会: 「决不」
 
 
任长霞高过伟光正!周永康要疡疡病警「全国大练兵」(图)
 
 
九华山临时抱佛脚 江泽民大显败相 (图)
 
 
江泽民对「六四」镇压已明确表态 (图)
 
 
漫画:公检法,老江送给你们的礼物
 
 
「六四」光碟露杀机 (图)
 
 
对薄熙来反应的反应
 
 
幕僚透露惊人内幕!踩江成为中共高层健身运动(多图)
 
 
国际组织公布双语追查报告 中共高官胆寒 (图)
 
 
抗煞英雄蒋彦永医生被剥夺出国探视子女的权利
 
 
深圳限电没法儿太舒服 上海帮在山西鞠躬作揖(图)
 
 
我不是和王力雄过不去!一个骇人的消息(多图)
 
 
爱尔兰总理会晤温家宝 中国驻爱大使主动约见学生联合会
 
 
八国峰会 美国萨瓦纳被震撼 (多图)
 
 
赵紫阳关注里根逝世 (图)
 
相关文章
 
 
 

本报记者
 
 
专栏作者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扯扯
 
 
Copyright© renminb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