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论三军统帅
 
作者:今钟
 
2004-4-21
 
【人民报消息】诸葛亮在中国被公认为是最聪明的人,他据一生的观察,在他的军事学专著《心书》中,把三军统帅归纳出十几种类型,对各种类型的特征及必然结局或胜或败或被俘,或中计都做了令人信服的论断,每一种类型,都有其因为内在逻辑而发展的必然性。

从诸葛亮《寄关羽书》中尤其可以看出,诸葛对将帅所看重的优点。当时马超中了曹操的离间之计,与韩遂分裂,被曹击败,投奔刘备,受到信任,镇守一方,关羽独镇荆州,千里投书询问诸葛对马超的评价,诸葛知道关羽的」傲里夺尊」的心理,从成都千里驰书到荆州,只用了廾八字作答覆:「孟起兼姿文武,雄烈过人,当与翼德并驱争先,然未及髯之超伦逸群也。」

孟起指马超,姓马名超字孟起,翼德指张飞,姓张名飞字翼德,古人有名,有字,称字不称名,表示尊重,「髯」指美髯公关羽,从中都可同看出诸葛对部下的尊重。对将帅看重「兼姿文武」,而对于个性,如雄烈过人尤其看重,对于带出雄兵有决定意义,把马超与张飞放在平等地位,并驾齐驱,而「争先」二字有比较竟争的意味,对于关羽人格的力量对于三军的影响尤其看重。

中国的军事科学自汉代张良注解的《阴符经》,姜子牙留下的《六韬》,周朝留下的《司马法》以及春秋战国时期的《孙武子十三篇》,黄石公留下的《素书》(三略),吴起兵法,孙膑兵法,尉缭子兵法,三国时期孔明《心书》,唐代李靖论兵:《李卫公兵法》,到宋代李纲的《武学备要》,及军中教材《武经七书》,中华的军事科学已有深厚的积淀。

从明清以至中华民国,军队中流行的却是《关岳全书》,因为中国历朝以孔夫子为文圣人,以岳飞,关羽为武圣人,以圣人为标准筛选军事家,也可以看出中华文化传统对人格的重视。所谓《关岳全书》主要还是岳飞兵法。单从军事观点看,岳飞也是中华兵法集大成者,正是孔明所看重的「兼姿文武」,对于诸子百家,诗词,书法,兵法,岳飞都有深厚的修养。而且身先士卒,并非纸上谈兵,有丰富的实战经验。从沦陷于金国北方的游击战开始,到练成岳家军,跨长江,收复失地,以少胜多,一再击溃体质强悍的金国军队,过黄河,直打到河南朱仙镇,若非被俘投敌的间谍秦桧陷害,岳飞的雄心是「踏破贺兰山」、「直捣黄龙府」,打得金军上下称他为「岳爷爷」,金军主帅完颜兀术(音珠)警叹「撼山易,撼岳家军难!」即无论怎样围击,收买,谋攻,都无法动摇岳飞军队,比动摇大山还难。对于三军统帅的要求,岳飞提炼概括为五个字:

第一个字:智

岳飞名言「将在谋而不在勇」,对三军统帅的要求把智放在第一位。刘伯承元帅,可称「兼姿文武」对古今,运动战,正规战均有研究,国民党将军中有小诸葛之称的白崇禧,称刘为「共军第一悍将」八路军中盛传「刘伯承善于指挥敌人」。此外,对孙武子兵法有细心研究者,有郭化若将军,这还都属于小范围之智,中智。

毛执著于马列世界革命,不但国内大跃进与文革使经济崩溃,在国际上也处在帝修反三者重围,而第三世界更穷,只向中国要钱,帮不上忙。1966年,大陆面临苏联,外蒙古,印度,日本四国重围,尤其面对美,苏,日,印四大敌国虎视眈眈,毛泽东面授外交部长陈毅,专门召见外国记者,采取类似今日北朝鲜金正日的空城计策略:叫阵!

陈毅在记者会呐喊:「你们苏联社会帝国主义从新疆来,从东北来,从外蒙来,美帝国主义从台湾来,日本军国主义从海上来,印度要报中印之战的仇,你们从南面来,你们一齐来!我们这些老帅等著消灭帝国主义,把头发都等白啦!」外电评论说有「有疯狂的味道」,中共「无异采取自杀政策」,而法国戴高乐任总统时也曾预言:「中共会从孤立中爆炸」。

然而6年之后,乒乓外交,引来尼克松访华,反而将毛判定「亡我之心不死」的苏俄,置于孤立境地,中美在联合国内外默契合作,使中华宿敌俄国政治上失去第三世界而孤立。军事上泥足深陷,侵略阿富汗,由胜转败,陷入军军消耗及与美国军备竞赛,九十年代终于解体,其中有著毛泽东的重大策略因素,知过能改,扭转孤立,此之谓大智。

1970年毛请来老朋友《红星在中国》作者美国资深记者斯诺,请他传话:「尼克松是大好人!世界上的大好人!」许多老干部对如此称赞美帝头子很不理解。当时苏俄坦克排列中蒙边界,俄总理柯西金访越途经北京在机场与周恩来短暂会谈,明言:「几个小时,苏军坦克就可以从中蒙边界以最近距离冲到北京」,俄国对军内动员「把中国核基地彻底摧毁,把中国炸回到周朝,炸回到石器时代!」而只等美国点头认可,立即动手。大陆离莫斯科最近,建设核基地,被俄认为是致命威胁,上世纪三十年代斯大林割据外蒙,就是以类似的「国家安全」为侵略理由。

俄酋伯列日涅夫通过武官在东欧小国外交场合向美国武官传话:「要对中国核基地动一下外科手术」。尼克松立即给予「怒气冲冲的答覆」,使伯列涅夫检缩回了手,对中国的进攻备战落空。元老们后来对毛所说「台湾问题可以一百年后再谈」尤为不解。由于资讯的自我封锁和苏联故意的宣传,毛一直以为美国在扶植日本军国主义,为解除东邻这一最大威胁,而释放日本战犯,开展民间外交,统战日本各界人士,及中小企业界,团结日本共产党及社会党,并进行地下渗透,直至1972年周恩来在钓鱼台国宾馆与尼克松密谈,要求美军撒出日本,撤出东南亚,误会才得以解除。

尼克松的一句妙语:「美军撒出日本海,就会有人来钓鱼」。并不仅指防止苏军控制日本,从东围堵大陆。尼克松并进一步阐明,以日本人的本性,美军一撤,军国主义很快会复治,马上遭殃的是中国。尤其台湾,有日本统治50年的社会基础,美国一直严防的是日本重占福摩萨(台湾),聪明的周恩来立即领悟到不仅历史上美国提出的门户开放,反对瓜分中国,而且解放后,两次保卫了中国大陆,避免了先是日本,后是俄国再次入侵,只凭500万装备落后的解放军,并不能保卫中国。

日本防卫厅长官一再说:「日本一夜之间就可以造出原子弹」(但被美国卡住脖子),的确,在军事科技上唯一能赶上美国的正是日本。上世纪60年代,日本军国主义之魂:作家三岛由纪夫剖腹自杀,就是出于对复活军国主义的绝望。他看到由于美国的压制和自由主义的渗透,日本青年一代都在向往自由富裕的生活,不再向往大和民族节衣缩食,使广岛,长崎遭到核灾殃的强国之梦,他看到在美国监护下,称霸世界已无可能。

美国有广大的国内市场,它要求的只是自由贸易,传播自由理念,保卫本土民主制。第一严防的是德日法西斯复活,第二严防的是共产主义赤化世界,把大陆当作赤化未深可以争取的客观助手。韩国,台湾,新加坡及香港当时四小龙的发展已作出客观证明,美无意占领亚洲。

正是美国才防止了日本再次占领台湾,这才有了周恩来同意解决台湾问题的另一种方式:「和平谈判」,这才有了毛泽东的「台湾问题可以搁置一百年」论断。在美国一直反共的资深记者与作家赵浩生先生,对毛的大智,作出了「明察秋毫,冷静的洞察力,是中共后代领袖的楷模」的评价。

至于军事家林彪,虽然1949年中过小诸葛白崇禧诱敌深入之计,使四野大军困于湖南,中了土匪埋伏牺牲不少老战士,但林彪在1949年就以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白等数周,终于撤走,美国史迪威主义「援延」方案破产为遗憾,而心仪铁托的中立路线。及至1950年做出判断「美军无意入侵中国,否则内战中早已介入」也属军事家的「上智」。

毛开始革命在《中国社会各阶级分析》中开头就说:「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是革命的首要问题」

毛革了一辈子,直到死前五,六年,才在国际问题上弄明白这个「首要问题」:从意识形态角度,凡是以夺取全球为目标的意识形态包括马列主义,中东某些教派来说,美国都是死敌,因为美国是资本主义国家的强大后盾,最后堡垒。在马克思时代,美国方兴未艾,马克思只提出「只有英法德这几个主要资本国的工人阶级联合起义,才能取得社会主义全世界的胜利」。

而在列宁时代,美国从英国殖民地革命,作为民族解放运动直接走入民主体制的样板已经显出对世界各国的吸引力,所以列宁在流放西伯利亚时的著作,既不针对侵略野心已经暴露的德皇威廉,也不针对东方侵略性强的日本帝国,也不针对米字旗插遍全球的英帝国。却专门对准民主制度的小国瑞土和新生的美国。引用美国资本集中与集聚的数据,把资本主义国家中最少专制独裁的倾向的美国,定性为全世界人民公敌(见《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后阶段》)。

从马列主义意识形态角度,要占领全球,不打倒美国是办不到的,但从中华民族,从民族利益角度冷静观察,斯大林自从以第三国际名义在中国建立共产党以来,一直以帮助中国之名实行分割蚕食中国之实,从为夺取中长铁路入侵东北消灭张学良东北军四个师,到共产建政后放肆蚕食中国领土,要求中俄联合建立海军及长波指挥电台,到要「把中国炸回到周朝,炸回到石器时代」,「对中国核设施动外科手术」。

从地缘政治学角度,中华民族三分之一领土丧失于北邻,正如俄国侵占珍宝岛后,杨振宁博士接受香港记者所判断:「俄国从莫斯科小公园扩张起国,侵略成性一直是蚕食,鲸吞邻国领土的侵略国。毛遗嘱于后代:」俄国亡我之心不死」作为共产党人,是痛苦的觉悟后的不移之论。

而邓小平北和俄国,结束斯大林死后,赫鲁晓夫上台以来中俄多年的敌对,继续毛的遗策,友好美国,不予破坏。把毛之孤立时代「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在新环境下发展为「绝不当头」,韬光养晦,绝不称霸树敌,国无外敌,裁军百万,远离军备竞赛,集中发展经济,毛,林,邓三位作为军事家均可占上一个「智」字,作为三军统帅,不仅靠历史功绩,其智足以服众。至于邓64屠杀人民,出于共产党统治阶层私利,作为三军统帅犯下滔天大罪,则前功尽弃,与毛,林,前半生行为,同出于对马克思列宁意识形态洋「科学」的迷信,正是丧失中华民族传统智慧的结果(未完待续)。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