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希同要翻案状告老江 (图)
 
作者:夏文思
 
2004-3-4
 
【人民报消息】陈希同获假释,高调状告江泽民并获得中共党内一定程度回应。陈希同是否为胡温新班子权斗江泽民上海帮,手中一只棋子?

在北京帮和上海帮权力斗争中败下阵来的前北京市委书记陈希同,于一九九八年被江泽民以「腐化堕落」罪判刑十六年,去年江泽民十六大辞去总书记退居二线,不久即传出已获假释的陈希同决心向中央上五万言书,状告江泽民政治迫害及江泽民父子贪污腐败问题。曾以陈希同案背景创作反腐小说《天怒》的北京作家陈放已证实确有其事。据笔者最新消息陈放因对外发表讲话而受到压力,不再对外讲话,他原来说,「看来老江势力消退得很厉害」也并非那回事。而陈希同仍在家中继续写申诉书,准备翻案。

胡温决定假释陈希同

实际上陈希同早在二○○二年已因患癌症而保外就医获释,在家中治病服刑,而两个月前才被北京当局宣布假释,可以自由活动会朋友。但陈希同妻子接受境外记者查询时说,陈希同坚持自己清白,案子是冤枉的,不承认假释,要求当局无条件释放他。陈希同在判刑后先后关押在秦城监狱和内蒙古呼和浩特市的监狱,在判刑之前陈希同曾在狱中自杀未遂。其子陈小同也因牵连其父案子判刑十二年,现仍在服刑中。

陈希同获假释据悉是中共新领导人胡锦涛、温家宝作出的决定。陈放在这之前告诉海外记者,陈希同写了五万字的申诉书,指控江泽民对他的政治迫害,称自己是权力斗争的牺牲品,陈并举报江泽民父子的经济犯罪问题。他说他曾与江泽民合伙做生意,江泽民儿子江绵恒非法转移国有资产涉金额一千五百万元人民币。

北京官员不满上海帮,向中央陈情

在此之前,据传一批在职和退休的北京官员集体向中央上书要求释放陈希同,他们指陈希同是权力斗争的牺牲品,陈希同虽然有经济问题,但和现在腐败的官员相比则轻很多。胡耀邦助手李穆认为这些老干部上书中央主要是不满以江泽民为首的上海帮。

一位北京传媒人说,上海周正毅大丑闻被揭发出来但却被江泽民强力压住,揭发者郑恩宠律师甚至被判刑,使中共党内一批原本即同情陈希同的老干部更替陈不值。他们问:陈希同收受贵重礼物,挥霍公款便要判十六年,与周正毅勾结的上海高官们(包括已到中央的黄菊和江泽民的电信业大王儿子江绵恒)受贿、贪污、以权谋利、圈占国有土地,违规贷款,经济犯罪五毒俱全,他们应该判多少年?

但胡温释放陈希同是因为这批党内同志的陈情还是基于其他考虑,目前尚不清楚。

陈希同称他和江泽民曾合伙做生意,显见两人关系以前还是比较好的,后来恶化以至到你死我活地步应是在六四后的事了。

六四前陈希同和江泽民一为北京市委书记,一为上海市委书记,都是政治局委员,地位相等。六四时期两人都参与镇压学运(江泽民在上海镇压世界经济导报)有功,不过论功还是陈希同大一些,但是邓小平等元老并非论功行赏,功劳小的江泽民作了总书记,上海帮入主中南海,陈希同自然不服,于是才有了双方的明争暗斗。据悉北京帮当时完全不买上海帮的账,朱熔基、吴邦国从上海进京当副总理后,连安排住房、子女入学的问题都解决不了,中央曾批评北京是独立王国。

陈希同告密信竟落入江泽民之手

一九九四年邓小平身体不行后,两派为了抢权,冲突加剧。陈希同联合不满上海帮的七个省市负责人(包括后来患病去世的四川省委书记萧秧)联名写信给邓小平、陈云、彭真等元老,以谈对当时中央工作的意见为名而告江泽民的状。当时陈希同曾在公开场合指责江泽民「一味高调反自由化,实质就是以阶级斗争为纲,小平同志没有这个意思。」

但陈希同意想不到他告江泽民的密信会落到江的手上。他获释后告诉陈放,「当年我信任小平同志,写了一封告江泽民的信给小平同志,历数老江的诸多问题。我过高估计了小平同志对我的信任,没想到他会把我的信直接给了老江,这样就留下了祸根。这是老江对我政治上的打击。」

陈希同告江泽民的信如何落到江的手中还有另一种说法,指当时陈希同托另一位元老薄一波转信给邓小平,但被薄一波出卖。江泽民因而以栽培薄一波之子薄熙来作为回报,所以薄熙来才会从大连市长升任辽宁省长,在十六大当上中央委员。这次薄熙来调任商业部长,有人解释是胡温调虎离山,将薄熙来赶出其权力老巢。因此这一调职对薄熙来是福是祸尚难定论。

而最令人瞩目的是,薄熙来前脚离开辽宁,辽宁省委书记闻世震二月二十二日就在该省人大会上痛斥某些干部搞浮夸风,搞所谓形象工程、政绩工程,并说了要避免「城市建设得像欧洲,农村发展得像非洲」的话,似乎是指著薄熙来的鼻子骂人,因为薄熙来任大连市长时以搞形象工程、花架子工程著名。

第一个以反腐之名整垮政敌的个案

据悉江泽民决定以反腐之名整垮北京帮,是借查办陈希同秘书涉案的江苏无锡邓斌非法集资案著手,再查首钢周北方案和北京东方广场案,从外围将火逐渐烧到陈希同身上,一九九五年两会结束后陈希同副手,北京市副市长王宝森被迫自杀,陈希同被调查,北京帮迅即瓦解。这是中共政坛上第一次以反腐作为权力斗争的工具而成功打倒政敌。据悉在陈希同倒台前夕的两会期间,北京帮已察觉苗头不对,曾作出激烈反击。北京市的人大代表在发言中已对中央处理周北方案和东方广场案提出疑问,批评中央不是反腐而是搞派性,抓北京市委几个秘书是为了打击报复北京市委书记陈希同。当时两会时江泽民钦点的两位副总理吴邦国和姜春云(尤其是后者)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反弹,不利的流言四播,最后大量代表投了反对票,据悉也是北京团带头造反。这成了北京帮崩溃前对上海帮的最后一次反扑。

这次陈希同获得假释,以及陈希同高调状告江泽民并获得党内一定程度的呼应,因为时移势易,当初党政军大权独揽一手遮天的江泽民已退居二线,中共出现两个权力中心(以江泽民为首的上海帮和胡温为首的新班子),陈希同的新动向可以视为两派台下激烈权力斗争的一个迹象。陈放在接受访问时说,「看来老江势力消退得很厉害。」但陈放在说了此话后不久即受到来自官方的压力,说明老江势力仍然不能小视。据陈放说,二○○二中八九月份他曾到陈希同家见陈希同,送了陈希同一本《天怒》,陈希同看了没有生气,只说写得不全面不完整。并且说,历史是胜利者写的,他是失败者,《天怒》一书对他判刑与否及判多少年刑不起作用。

陈希同似乎对他状告江泽民的前景很乐观。他对陈放说「我的问题总有真相大白的一天。」陈希同案的结局当然与中共两个权力中心互斗的结果密切有关,因此关注中国的政情者正屏息以待。

2004年3月开放杂志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