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六四」正名 还待何时
 
作者:胡平
 
2004-3-18
 
【人民报消息】在北京“两会”召开期间,在“六四”15周年前夕,蒋彦永医生上书两会和中共中央政治局及国务院,要求为1989年“六四”学生爱国运动正名。这件事立刻激起广泛的强烈反响。

“六四”过去整整15年了。15年比十年浩劫还多5年,再过一年就是两个抗战。我们的后代子孙将怎样看待过去的这15年呢?总有一天他们会质问我们:既然当初你们都参与过、激动过、哭泣过、愤怒过,你们怎么还能选择沈默、选择遗忘,甚至选择背叛?而且长达15年,很可能还不只15年?

恐惧。是的,是恐惧压倒了良知。其实,承认自己是出于恐惧才不敢讲真话,这本身就几乎算得上一种勇敢。更糟糕的是,很多人不会承认自己恐惧,他们声称他们有了新的认识,他们在私下里对你说,“六四”开枪当然是错的、“六四”的案子当然该平反,但是现在还不能平反,现在平反会危害稳定。蒋医生的上书不会促动他们的良知,相反,他们还会对蒋医生的做法不以为然。这就涉及到一个古老而深刻的问题:在人类历史上为什么会有大规模的、有组织的,通常是以国家名义进行的罪恶发生?这些罪恶为什么还能长期持续?参与这种犯罪的人很多,单独地看,其中不少人并不是天生的罪犯或者恶棍,既不昏庸、也不残忍,但正是由于他们的参与和维护,那些可怕的罪行才能发生、才能持续。难道说为了稳定大局就必须明知是罪恶还要维护、明知是真理还要打击、明知是人命关天却还要摧残屠戮、毫不犹豫?

15年来,一直有人对我们说,“六四”终归是要平反的,但是需要多等一等,需要等到合适的时机。照他们看来,亡灵的死不瞑目、母亲的泪眼哭干、多少志士仁人的被监禁、被流放,妻离子散,这些苦难都无足轻重。他们可以而且也需要拖得更长更久,否则对大局不利。然而15年来,人们看到的是,那个所谓合适的时机并没有向我们走近,反而离我们更远。“六四”的旧债未还,又欠下了“法轮功”的新债,还有民间阻挡人士和网路作家的逮捕入狱、拆迁户被逼自焚、民工遭活活打死,以及成千上万的农民和下岗工人受尽欺凌。

“六四”之后这15年,政府暴力犯罪恶性增长,这绝不仅仅是极少数专制暴君及其鹰犬的责任,那些以维护稳定为名而容忍暴行的人难辞其咎,这种人未必属于坏人、恶人,但是在那套邪恶理论的武装下,他们的表现比普通的坏人、恶人还要残忍。普通的坏人、恶人偶尔还有良心发现的时候,唯有那些用邪恶理论武装起来的人,不会受到良心的责备,因为他们的良心已经被那套邪恶理论扭曲变形。

蒋彦永医生公开上书两会,重新提出了“六四”问题,在这种时候,我们对那些种种为“六四”暴行辩护的观点、理论进行批驳,我以为是非常重要的。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