耍了誰的特權?小兒駕警車老兒上海圈地(多圖)
 
陳東
 
2003-10-8
 
【人民報消息】新華網11月8日在「言論角」裡有篇文章《小兒駕警車耍了誰的特權》來源於檢察日報 。

文章引用了10月7日《北京晨報》的一段話: 10月5日晚10時20分左右,瀋陽市鐵西新區富工街上演了驚險一幕:一名9歲男孩駕警車,亮著警燈追趕行人。警車時而加速,時而急剎車,擴音器裡不時傳出孩子稚嫩的聲音:「躲開,撞死你!」這輛警車的駕駛員坐在車後部,身上帶有濃重的酒氣。他自稱是瀋陽市于洪區法院的,姓金,自己喝醉了,開車的是他9歲的兒子。

文章說,嚴禁酒後開車,本是所有駕駛人員都應知道且遵守的基本規定,瀋陽的這名法院工作人員如此肆無忌憚、明目張膽地酒後讓孩童開車,不能不說是明知故犯,明知故犯背後隱藏著的很可能就是對規則的藐視,而藐視的源頭是特權意識。

瀋陽的法院藐視法律的事可不是一件兩件,大家不會忘記,8月15日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把一審被判處死刑的「黑道霸主」劉湧罕見地改判了死緩。遼寧高院的終審判決書明顯邏輯混亂,前言不搭後語。有人揭露說,上一次的黑幫頭子死刑改判死緩就是錢在說話,這一次如果沒有錢作怪,法院哪裏能不「秉公處理」呢?


薄熙來在新華網上作秀
遼寧省高法敢這麼幹和他們省的頭兒有關,大家不會忘記,富豪楊斌公開說他和薄熙來是鐵哥們兒,現在怎麼樣?楊斌判了十幾年刑,薄熙來做客新華網;大富翁仰融死裡逃生,在美國花巨款狀告薄熙來和遼寧省政府侵吞他和太太的私有財產,沒有確鑿事實和證據,誰沒事拿錢當廢紙燒著玩兒?把網民都當傻子的薄熙來出面說仰融是窮光蛋,錢都是遼寧省政府的。遼寧省政府的錢是從哪裏來的?連這麼愚蠢的說法新華網居然都能刊登出來羞辱自己、順便噁心薄熙來。

和江綿恒、江綿康比起來,薄熙來算什麼,充其量是個貪腐淫亂的江氏馬仔,人家可是江氏的正牌兒子。沒有特權意識,中科院的副院長、外匯局長能跑到上海免費圈地、把搬遷戶轟走,還威脅人家不許上告?江綿恒橫著爬、豎著占,他到底霸占了多少行業,哪個能說得清?

科學家們說,感到莫名其妙的是,中科院、外匯局和圈地發財有什麼科學的聯繫?有人解釋說,江澤民在讓兩個兒子實踐「三個代表」,也就是說你的也是他的,他的也是他的,國家的也是他的,黨產也是他的,否則怎麼能稱得上是「代表」呢?

檢察日報的文章還說,很難想象這輛車如果不是法院的,不是輛警車,駕駛人員還敢這樣做。而是法院的、是警車,就存在在交警手中得到一定「通融」的可能性。也就是說,對警車缺乏真正有效的外在制約可能也是一些警車駕駛者耍特權的一個因素。

和9歲駕警車小兒相比,江綿恒就是老兒了;小兒的父親不過是個法院的工作人員而已,而江綿恒的父親可是獨裁者江澤民。


殺人狂江澤民
制約、處置犯法的「機構」本身就在犯法,誰能對他們施行「真正有效的外在制約」?而且你一個不留神,外在制約一時疏忽了,他們還會犯法。所以「外在制約」是治標,而「內在制約」、自我約束才是治本。況且誰能制約江綿恒呢?連搬遷戶的律師代民上告上海幫都被抓起來了,更何況狀告江氏父子。

文章也暗示這個嚴重情況很嚴重,文章說,孩子叫著「躲開,撞死你」,這除卻幼稚與無知之外,個中是否還與這種特權意識得到「傳承」有一定關係?這想法是能讓人驚出一身冷汗來的。

在中國,這種叫人驚出一身冷汗的事太多太多了,中央都已經聽而不聞、視而不見了,只不過抓抓偷米吃的小老鼠,而放過正在吃人的大老虎。您要是還沒有麻木不仁,那每天就不用洗澡了,驚出的那一身身冷汗就是免費「淋浴」!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