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運動學生」史實揭密
 
辛灝年
 
2003-10-6
 
【人民報消息】1928年中華民國初步和平統一之後,用當時的中共黨魁陳獨秀先生的話來說,「我們已經沒有必要再用武裝的辦法來推翻中華民國及其國民黨政權,因為這個國家和政權已經走上了和平建設的道路,我們完全已經能夠用和平的方式,以討論國事的方式來解決中國的問題了。因此,一切的武裝叛亂、武裝暴動的行為都是要不得的。」(請參看1989年中國大陸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陳獨秀傳》)

可是共產黨裡面的另外一個派別,以農民為主體的所謂革命派,卻在在蘇聯斯大林的直接命令下,堅持不移地、持續的掀起各種的武裝叛亂和武裝暴動。中華民國成立後,中國逐步走向和平建設的時代,自發的、自覺的學生運動已經慢慢的勢微,慢慢消失了,似乎已經就要變得不需要了,但是1931年9月18日,日本帝國陰謀強占了我國的東三省。9月20日,共產國際給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發來了一份《關於中國共產黨任務決議案》,就在9月20號的晚上,中國共產黨臨時中央在江西決策、擬定了響應和執行共產國際的《緊急任務案》,在這個任務案裡有如下幾條:

1。日本侵略了中國的東三省,目的是為了侵犯蘇聯,因此我們中國共產黨必須堅持武裝保衛蘇聯的政策。

2。日本企圖侵略蘇聯,毀滅我們工人階級的祖國,中國共產黨要團結起來,發動全國的武裝暴動,繼續保衛蘇聯。

3。為了保衛蘇聯建立一個真正的、自由的、民主的中國,我們必須創建中華蘇維埃人民共和國。用今天的話說,就是製造兩個中國。

4。九·一八以後中國的形勢是革命和反革命進行決死斗爭的形勢;是兩個政權、兩股力量決死斗爭的形勢;是革命必須消滅反革命的決死斗爭的形勢。九·一八之後,中國共產黨應該站起來,為保衛蘇聯,發對全國的武裝暴動,發動全國的學生走上街頭遊行示威。

於是,在1928年後自發的學生運動已經似乎不太存在的情況下,一場由外國指令、中共指揮的學生運動,也就是運動學生在中國三十年代這個外患內憂交相兼迫的環境下,一波又一波地橫生在我們苦難的祖國大地上。

大家都看過共產黨作家楊沫所寫的《青春之歌》這部長篇小說還有它後來拍成的電影。在這篇小說裡具體描述了全國各地的學生在共產黨地下組織的組織下,乘火車來到了南京。來南京幹什麼?來南京高喊「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萬歲」的口號,來南京沖砸國民黨《中央日報》,沖砸國民黨的國民政府,直至四萬人把國民政府圍得水泄不通。他們可是打砸搶都幹,他們沒有喊出什麼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口號,他們是懷著這個黨給他們的明確任務──推翻中華民國國民政府。

可是,1931年12月5日下午兩點鐘,那個他們眼睛裡、心胸裡最大的仇敵,當時中華民國的最高領袖蔣介石先生,穿著中國式的長衫,走出國民政府的大門,和那些受中共指使,已經包圍了國民政府,砸爛了《中央日報》,砸爛了外交部的學生運動領袖們席地而坐,平等談判,向他們舉手宣誓:「你們請相信我,我一定抗日,一定抗日到底。」沒有開槍,沒有抓人,更沒有用機關槍和坦克撲上去。這一場的學生運動就這樣被蔣介石先生化解了。請大家看看,最近在大陸出版的《蔣介石大傳》上面有諾大一張照片,蔣先生是怎樣和這些包圍了國民政府的中共學生運動的領袖們平等談判的。這是歷史造不出來的謠言。

這波學生運動到此並沒有結束,大約一個月以後,又有許多學生在黨的組織和領導下,再次撲向南京。蔣先生沒有再出來,而是命令他的軍隊將這些學生一個一個抓進了當時的陸軍軍官學校和其他學校,然後分發路費,遣送他們回家。沒有傷一個人,更沒有判決他們什麼徒刑。這一波運動總算是結束了。這是中共運動學生的第一次。

**「一二九運動」原委

中共的第二次運動學生是在1935年,在座的很多朋友都知道,那就是一二九運動。小說《青春之歌》就是寫的是1931年到1935年間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所謂學生運動。1935年是怎麼回事呢?35年的背境又是從蘇聯來的,也就是說從匈奴而來。那時候,斯大林已經明顯地感受到了來自東西兩邊德國和日本法西斯勢力的威脅,於是他改變了要在任何國家,特別是中國,命令它們的共產黨顛覆本國政府的方針,第一次要求中國共產黨聯蔣抗日,繼續保衛蘇聯,以在東邊成為日本可能侵略蘇聯的東方屏障。

中國共產黨授命由中共中央駐莫斯科代表團負責人王明撰寫了「八一宣言」,這是在九·一八之後四年中國共產黨第一個抗日的宣言,要求聯蔣抗日,一致對外。三個月後,1935年11月中旬所謂長征到了瓦窯堡的中央紅軍,在瓦窯堡開了一次著名的會議。這些會議就是學習和貫徹蘇共中央共產國際給中國共產黨的新指示,那就是「聯蔣抗日」。可是毛澤東先生在瓦窯堡會議上把斯大林的這個指示竄改成了「利用抗日進行反蔣」。瓦窯堡會議決定派劉少奇回到白區,在京津地區,在地下恢復中共黨組織,在地上建立中共的統戰組織。劉1935年11月回到天津,12月建立了華北中國共產黨牡叵倫罡咧富硬浚⒘酥泄脖本┝偈筆形還?5天的功夫,中國共產黨建立的第一個「北京學生聯合會」就在北京宣告成立。它的第一項任務就是掀起一場抗日救亡運動,以推翻國民政府和蔣介石的反動統治。這就是一二九運動的來因。我剛才所講的所有這些,都白紙黑字的記錄在中共中央的文件裡和中共中央一些領袖們的回憶錄裡。

一二九運動發源於北京,成千上萬的學生,知道真相的,不知道真相的,知道有背景的,不知道有背景的,都跟著「北京學生聯合會」這個共產黨在學生當中的統戰組織走上街頭,高喊抗日,高喊打倒國民黨,打倒蔣介石,打倒中華民國的國民政府。用《青春之歌》這位共產黨員作者的話來描述,「一二九的青年學生們,他們迎著國民黨反動派的大刀、棍棒和水龍頭,勇敢地行走在北京的大道上,把他們抗日救國的呼聲喊徹了全中國。他們獲得了徹底的勝利,戰勝了國民黨反動派。他們成了中國共產黨的一支主幹力量,走上了與工農兵群眾相結合的道路,後來成了我們新中國許許多多最重要的幹部的一部分。(《青春之歌》)

那就是說,為了對付一二九這場由中共所策劃的所謂抗日救亡學生運動,國民黨只是用小說裡所描述的大刀、水龍頭和棍棒。據我們今天考證,就是水龍頭。抓的人不過幾天都放了,沒有殺人,更沒有用坦克車。

一二九運動勝利了。它「勝利地」打擊了正在積極準備全面抗戰的國民政府;「勝利地」誘惑了一大批中國的小知識分子和青年知識分子走向了在抗日旗號下的共產主義革命的道路,為自己的民族和國家在未來將近50多年的悲慘歷史留下了一本歷史的典籍。這是中共運動學生的第二波。

1937年全面抗戰開始,在整整的八年時間裡,在日本人占領的每一座縣城和大都市裡面,從來就沒有發生過學生運動,更不存在中共所策劃的反對日本帝國主義侵略的運動。沒有!在中國共產黨的記錄裡,在毛澤東選集裡,在黨的文件裡面,我們找不到一件在八年抗戰當中由共產黨領導的反對日本侵略中國的學生運動。可是八年抗日過去後,八·一五日本投降五天之後的8月21日,中共中央就對上海局發出指示,「現在必須保存力量,以便將來進行民主運動,特別是學生運動。」當時上海局的負責人就是後來的中共中央統戰部副部長張執一先生。

**「解放戰爭」中三次運動學生

1946年6月23日,當中共在戰場上打得不順利的時候,毛澤東和他的中共中央命令各黨局,告訴他們必須抓緊在國民黨統治區的群眾斗爭和學生斗爭,特別是學生斗爭,要讓學生斗爭變成我們人民解放戰爭的第二條戰線(《毛澤東選集》第四卷)

1946年10月1日,當中共在內戰中打得十分順利的時候,毛澤東在他的「三個月總結」中寫下了這麼一段話:我們應該繼續再接再厲的再消滅國民黨反動派二十五個旅。同時,一刻也不能放鬆地抓緊國統區的學生運動,要將國統區的反蔣學生運動推向一個新的高潮,以配合我們的解放戰爭。(《毛澤東選集》第四卷)

就在這樣一個背景下,從1945到1949年的所謂解放戰爭中,中共所策劃的學生運動有三大波。第一波,是1945年底到46年初的昆明學生一二一運動。這是一場配合共產黨在政治協商會議上把自己打扮成要和平不要戰爭,掩護它早就發動了內戰的事實的學生運動。關於這場學生運動,中共黨史專家、北京大學教授沙建新先生作了評價:正是昆明的一二一學生運動,轉移了人民對我黨打內戰的眼光,它點燃了第一堆烈火,吹響的第一聲號角。矛頭直指美蔣反動派。

第二波是在1946年底到1947年初,這個時候美國政府逐漸了解了中國的情況,不再受中共利用,而轉而成了中共打內戰的絆腳石。於是中共反動了反美運動。安平事件就是反美運動的第一波。緊接著,中共職業學生沈崇被北京的地下黨指令,在北京郊區的跑馬場勾引兩個美軍士兵,然後地下黨在跑馬場準備好,等美軍士兵一到,還沒有勾肩搭背,就一窩蜂而上,從此在全國造成了一個美軍強姦中國女學生的反美、反帝運動。我想在座的朋友沒有不知道這件事的。

就此我想提兩個問題:在那個時候,蘇聯紅軍在我國東北,強姦了我們多少年輕美麗的中國姑娘,中國共產黨發動過一次保護我們中國少女在俄國人面前的貞操和品德的運動嗎?發動過一個反對蘇聯紅軍的運動嗎?大家到東北去看看,我是去過幾次,哈爾濱、大連、長春還有多少長著籃眼睛,留著黑頭髮的中俄混血兒?

沈崇女士今年已七十多歲,她後來嫁給了中國的著名畫家丁聰,就住在美國。今天回憶這件事的時候她仍痛不欲生。在座的朋友如果有可能的話,都可以和她聯繫,不知道她願不願意和大家聯繫,因為她很痛苦。

第三波,就是1947年5月20日左右的紅五月運動。那個時候三大戰役已經開始,中共在內戰中節節勝利。中共要求一方面在毛管區發動人民打內戰,一方面一定要在蔣管區發動人民反內戰。而發動人民反內戰的一個主要的堅定力量,就是發動學生,於是它在各大院校發動學生『反饑餓、要民主、要和平、反內戰。』

八九年六四的時候,北京大學一個老教授就是在1948年考取北大的,他親口跟我說過這樣一段話:「那時候真年輕,真不懂事。我們是北大的學生。我們每天三菜一湯,白面饅頭吃得飽飽的。胡適之說,一定要保證我們吃飽,吃好。可是我們吃飽了,吃好了,就跟著地下黨上街反饑餓去了。今天叫我不上街,我怎麼能夠不慚愧?」這個老教授在六四的時候走上街頭了。

這三波學生運動都是中國共產黨一手策劃的,用今天的話說,中共就是這些學生運動的「黑手」。這三波學生運動發生、發展在國民政府在內戰中節節敗退的歷史的艱難和恥辱的歲月裡,但是這三波由中共一手策劃的學生運動卻沒有遭遇「國民黨反動派」的槍殺和坦克車的碾壓。這是事實!如果在1945,46,47,48以至49那幾年內戰的不幸時光裡,國民黨反動派用了機關槍、衝鋒槍、坦克車碾壓過中共學生的運動,我想在座的早就知道了,那照片不知道會在中國大陸放過多少遍。可是至今沒有。至今共產黨拿不出一張照片來證明國民黨動用的軍隊,用坦克車,用機關槍鎮壓了中共的學生運動。並且這個學生運動被毛澤東宣稱是「中國人民解放戰爭的第二條戰線」;被中共學者沙建新先生稱為「密切地配合了三大戰役,牽制了國民黨在主戰場上的力量。」(《北京大學學報》1976年,「人民解放戰爭中的學生運動」)

(待續)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