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對今日中國政治腐敗負有不可推卸的最大責任
 
2003-10-4
 
【人民報消息】(大紀元記者謝宛均、李貞億整理報導) 2003年9月28日在紐約有一場「江澤民與政治腐敗」研討會,由「中國和平」負責人唐柏橋和全球審江大聯盟聯繫人之一魏鵬飛共同主持,許多海外民運人士、學者、評論家都參與發言,整個研討內容圍繞著江澤民及其所帶來的政治腐敗問題,指出今日中國腐敗之源在於政治腐敗,而江澤民對於今日中國的政治腐敗負有不可推卸的最大責任。下面是研討會部分摘要:

主持人、「中國和平」負責人唐柏橋:

中國的一切是由政治腐敗引起的,從經濟腐敗、金融腐敗,道德敗壞到司法腐敗等,包括人權迫害都是因江澤民政治腐敗而起的,當然還有導致資源分配不公等等。希望每位發言的朋友都從自己的角度了解,談談腐敗問題指數——如今中國的腐敗指數越來越低,也就是說——越來越腐敗,中國行賄問題在是主要發展中國家中的名列第二。這可以說都是江澤民的「功勞」。

中國人權主席劉青:

討江大聯盟是非常有意義,分為兩方面來說,一是從法律方面追究江澤民的犯罪責任,再是從輿論上社會活動。中國的腐敗是非常嚴重,不僅侵害到了中國社會各階層的權益,據中國公布的數字,每年造成的損失是一萬億人民幣,吃喝、小金庫都是幾千億,貪污、官商勾結等等都是應當予以追究。目前中國數以千萬計破害,是空前絕後的,這些跟江澤民實施的這一套是分不開的,所以全球發起聲討江澤民是非常有意義。

原中國社科院政治學研究所所長嚴家祺:

江澤民已成為歷史,儘管還是軍委主席,但很難再翻大浪,已經告終了,繼毛澤東、鄧小平的政治腐敗後,中國政治經濟腐敗是空前的,其中可列出「三個代表」,一是政治經濟腐敗的總代表;二是踐踏人權鎮壓人權的代表,鎮壓法輪功罪行確鑿,對民主自由黨的鎮壓,讓海外的流亡人士15年不能回歸祖國;三是損害中國國家利益的代表:在中國邊境草約上放棄了贖回中國領土權利。

畫家嚴家學:

我是畫家,不關心政治,卻偏偏捲入了政治黑暗裡。六四之後,很多藝術家和歌星逃到圓明圓成立了圓明圓畫家村,公安開始調查控制我們,把我抓起來毆打成傷。我是人大代表,當時用行政訴訟法對抗,警察把我關了一年。後來把我送到團河勞教所,然後又把我送到北大荒勞動教養,為了摧殘折磨意志,從三條增加到六條電棒打了我三個多小時,關了兩年。兩年中我畫了100多副畫,寫了50多萬字的日記,後來帶到北京開畫展。

中國到底有多少腐敗,從六四開始反腐敗,13年來,已徹底腐敗了。1999年我投訴無門,後來因官方在小學門口開脫衣夜總會,同性戀等,我控告政府賣淫,開始是敗訴,後來又起訴北京市司法局,結果勝訴,他們就一直恐嚇我,還把我26歲的兒子給撞死了,現在我還繼續告他們,他們還是繼續威脅我,用官方與黑社會勾結來迫害我。


美國麻省理工學院博士、全球審江大聯盟籌委會聯繫人之一魏鵬飛:

江澤民不僅僅迫害法輪功學員,也不僅僅對無辜百姓肉體上折磨,更是全面摧殘人類最基本的良知道義,既然大家都是受害者,為何不起來將人類共同的罪犯繩之以法。

人類歷史上最可恥、最殘暴的暴行,在江澤民的統治下發生了。其治國的背後,中華倫理和社會道德受到根本性破壞,包括六四的學生、下崗的工人、宗教信仰、氣功鍛練、民主人權、新聞媒體、政治異見等等都遭到不同程度的迫害。特別是上億修煉真善忍的人們受到慘絕人寰的折磨。邱吉爾說:「善良的軟弱強化了邪惡的惡毒。」這種暴行是公然挑戰人類的良知,我們必須明白,如果讓他繼續下去,這些事情落到我們的頭上也只是時間的問題。

我們希望這悲劇不再重演,我們也一直透過各種和平方式呼籲政府停止對人民犯罪,但是中國法院公安系統無法制止江澤民,所以法輪功學員在世界十個國家起訴江澤民,全球審江大聯盟自發起一個多月以來,得到世界各地不同的職業、膚色、信仰、思想和組織的參與,已有歐、美、亞、澳四大洲近一百個團體和個人宣布共同發起和加盟。這是人類歷史上凝聚正義力量,從良心、道義、法律力量將獨裁執政者送上審判臺,還民以權的先例,為中國及人類未來留下嶄新開端。

政論家、《北京之春》主編胡平:

江澤民和政治腐敗題目,實在罄竹難書,儘管在眼下還不能把江直接送上法庭,但是他也是一種絕對權力絕對腐敗,江澤民10幾年來,跟中共的這種絕對權力有直接關係,在中共高層有兩個核心,彼此明爭暗斗,在聯合國大會,體現了這種斗爭——程度超過我們的想像。今年安南就邀請世界領袖來參加會議,商談聯合國的問題,胡錦濤也要來的,但是中國最後缺席,有一位官員來泄露了內幕,「因為江的原因」。

國內外反應也都強烈,國內則刪除或狡辯。聯合國的會期是不變的,上海的會議日程完全是可以改的,為什麼沒有改呢?去年江澤民為了一個不重要的會就可以把十六大延期。很多人低估了江澤民(不只是出風頭的小人問題),是想通過這個來打壓胡錦濤,垂簾聽政?事情不那麼簡單,他絕不會把胡錦濤留做自己的翻祖墳的事,所以他一定要把權力交到自己人,也不要以為廢除胡錦濤會很困難,過去一段時間,胡溫作了一些事情,但是在政治局裡面還是有江澤民的勢力優勢,中共的歷史從來都是寡頭政治的局面,即便它不能用政績來拉下胡錦濤,很可能在17大就可以把胡錦濤拉下來,或者把權力一分為二。軍委主席,國家主席,總書記裡面玩弄手段。黨國體制是高度專權,細部從來沒有清楚過,同一個頭銜可以隨意改變,從這種情況來說,不能低估江澤民的政治野心。當然,胡錦濤也不是省油的燈,如他提出的加強中央委員的權力,當年在前蘇聯也出現過這個問題,如赫魯曉夫差點失權,就運用中央委員的支援。

評論家淩鋒:

我是繼續講外交問題,外交是內政的延續,內政腐敗延續外交也腐敗,1989年後,中共走了極端的親俄路線,放棄了收回大量的土地(150萬平方公里土地)的權力,江澤民出賣國家利益,中國的能源危機,在中國內部遲早一定會對此起訴江澤民。

原香港信報前總編、哥倫比亞大學訪問學者邱翔鐘:

一黨專政下的結果,導致如此嚴重的腐敗,中國若是沒有真正的民主自由基礎,即使成立如反貪局的司法機構,也是沒有可能真正反腐敗的。

中國社會民主黨主席劉國凱:

社會腐敗危害是廣義的,無形的,直接的,造成整個民族的道德的下滑,分攤在每個人身上,有泯滅良知的教師和不折手段收取高價的醫生,其中完全是中共催化造成的,與中共的官員腐敗是分庭抗禮,以致全面道德的淪喪,沒法管,也沒資格管。要面對這個滑坡,只有我們振興中國民族的道德。

嚴家祺:

道德與法律不一樣,道德是自己對自己的要求,我不能把我的要求去要求人家,當然不同人有不同的道德觀。人是一個群體,如果這個群體只有五個人,而且互相不認識,那道德就不會存在,所以一個人的道德觀念是自己對自己的約束,如果有一個好的道德觀念才有朋友,才互相幫助。那法律是另一個概念,法律是你做錯了要制裁你,而且是通過強制的力量。中國沒有法治,法治就是說國家政府的權力受到限制,而且人民的權益受到保障,這才叫法治,而且政府如果違法的話,可以起訴他。所以我覺得道德的觀念不能夠用來批評指責人的。

楓華園主編丁凱文先生:

因為我經常上網,所以有一點我感觸很深,就是網上什麼人都有,說什麼話的都有,特別是對民運的指責,我覺得很多是沒有什麼道理的,在我看來他們的目的並不是說真的要想讓民運這件工作更成熟、更發展,他們的目的就是要想給民運抹黑。我覺得不用花時間精力跟他們辯論,最大的精力應該是放在你們的研究,你們對中國轉型、對民主制度等等理論方面的作為,我覺得這才是最重要的。

異議人士沈原:

我想講的是江澤民維護這個政治構架的腐敗。從北京的圈地運動到周正毅的起家,而且還是動用了黑社會一起來,這是我在1980年前沒有見過的。再來是怎麼樣訴諸國際的問題,比如說中國有這麼多的思想犯和政治犯,他們都不承認,把他們送到精神病院去是對思想犯和政治犯一種精神上的侮辱。所以我覺得江澤民維護這個政治構架的腐敗,還有無產階級的絞肉機也都應該受到討伐的,真的是無所不用其極。

主持人唐柏橋:

這讓我想到一個中央黨校的教師說的話,他說中共內部反腐敗有幾個指導思想,其中一條說「反腐敗以不危害政權穩定為前提」,這是內部公開的一個東西,可以查到文件,所以為什麼反腐敗到一個程度突然就停住了,就是因為他覺得違反這個前提,就不能反下去了。

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張鐵志:

今天非常高興和榮幸來到這裏,非常巧的,我在臺灣時做的研究是金權政治和民主化的關係,來哥倫比亞大學念書後,我也把我的關注視野放在中國,想從比較的視野看看民主化、腐敗還有整個經濟發展過程。另一方面我在臺灣的時候也參與一些民主運動,當然我必須說我們是非常幸運的一代,不像在座各位要犧牲自己的青春、血淚來換取一些基本的自由,當然這也是臺灣前一輩,爭取民主自由運動的前輩爭取來的,所以我一直認為人類社會或人類文明的進步其實大部分是靠這些勇敢的靈魂,犧牲自己的青春血淚,爭取人類最基本的自由。當然我沒有這麼多精彩的故事,我只提供一些重要的基本理論架構,以及臺灣的經驗,以及中國可能適用的經驗來做些討論。

我希望談兩個迷思,也就是兩個錯誤的觀念,第一個是說市場改革的深化是否可以解決腐敗的問題?很多人認為中國現在的腐敗問題是因為市場轉型不完全,還留有很多社會主義的遺跡,所以只要改革繼續推進,達到自由市場那一天,就不再有人治的色彩,而有法治。但事實上是江澤民時代所做的市場改革比八○年代更多,但腐敗卻更為嚴重,即使推到最頂端,腐敗就能解除嗎?我要說這是自由主義經濟學家的一個迷思,因為首先絕對不可能有一個完全沒有國家介入的市場經濟,只要有國家介入,只要有管制,就可能會有腐敗問題出幀T諭貧接謝墓討校頤強吹蕉賈皇腔灰桓齜絞嚼垂苤疲允諧【貌灰歡芙餼齦芪侍狻N頤強吹矯攔攔梢運凳親時局饕遄罾硐氳囊桓鎏焯茫故怯姓餉炊轡侍猓胰銜且蛭謐時局饕騫討斜厝換嵊懈堋⒈厝換嵊薪鶉ㄕ危崛萌擻謝嵊萌喚鵯媒鵯蝗Α5敲裰韝矣懈宄鬧貧鵲謀U細貧鵲鬧坪猓約白雜擅教謇醇嘍澆曳⒄廡┪侍狻?p>我要談的第二個重點是,經濟改革不能夠解決腐敗問題,但是民主改革可以。很多人認為民主化不能解決腐敗問題,我認為這是錯誤的觀念,這也是一個迷思。在民主化時代我們可以看到這麼多問題,是因為我們可以看的到,在威權時代我們看不到,因為資訊是不透明的,在民主化時代,我們可以看到更多,因為更多事情被攤在陽光下,所以我認為這是非常危險的威權時代的一個迷思。其實不管民主國家、威權國家不可能達到沒有腐敗的社會,但是民主的時代是可以讓這些更清楚的呈現在人民的面前,所以我認為中國接下來唯有進行民主改革,只有在制度上讓人大、反對黨來監督行政部門,讓反對黨、不同的政治力量表達另一種聲音,來監督行政部門,讓媒體有真正追求真相的勇氣,讓人民能夠大聲說出不滿,來要求官員負責,這才能真正解決腐敗問題。

被判刑十年的和事佬(筆名,網上活躍人士)的妻子,法輪功學員黃洪堅:

我是從澳門來的,我原來有一個很美好的家庭,我在保險公司工作,我先生是作日本夏普公司的中國總代理工作,生活非常穩定,我有一個兒子一個女兒,就是因為鎮壓法輪功之後,我先生被關押了而且秘密宣判了十年徒刑,就只因為他在網路上發表了一些文章。當時被判,我們家屬也不知道,我們請了律師到拘留所去看他,他自己告訴律師,他已經被判了10年,但是到現在我們都沒有收到判決書。澳門本來說一國兩制,其實也沒有一國兩制,他被捕之後,我在澳門的家裡被抄家,電話也被監控,我也被監視,所以造成工作上的不方便,因為我是作保險的,經常跟國內很多老板聯繫,後來他們知道了就不敢跟我聯繫,怕影響到他們的生意,因此我就失去了工作。

後來在美國一些朋友的幫助下,2001年我就來到美國,因為我帶著一個小孩,當時只有五歲,所以找工作也特別的困難,加上自己的英文也不會,冬天最冷的時候,我就帶著我兒子在超市的門口去賣一些東西來解決自己的生活,最熱的夏天我就帶著兒子到公園裡賣些東西,來維持生活。本來我有一個很好的家庭,我兩歲的女兒由國內家屬看管,我已經三年沒有見到我的女兒了,我現在的處境也就是因為江澤民迫害法輪功造成的。所以為了千千萬萬個被迫害的家庭能夠團聚,我們一定要把江澤民送上審判臺。

主持人魏鵬飛、唐柏橋:

我有看過一個錄像是關於黃女士和他孩子,當時很讓我動容的是最後這個小孩子說:「還我爸爸!」其實我覺得孩子當時不一定知道那麼多,但那是他心裡最簡單的一種呼喚。還有就是一幕,大雪紛飛的時候推一個車在賣鞋,孩子因為沒人看,就放在一個紙箱裡,孩子睡得挺安詳。我覺得,孩子不知道,但我們在座的大人都知道該怎麼做。

下一位發言的是羊子(王若望夫人),上次看了有關王若望先生的一本書,我有非常大的感觸,這麼一個事件,當時王若望先生的葬禮有那麼多的民主人士、學者大家到了一起,就是王若望先生和羊子他們的那種道德風範、個人的風骨使大家到一起,我知道事實上他們在國內是很有地位的,到這邊為了一個正義的事業,已經到了蘇武牧羊的那種境地,真的是貧賤不能移,我是很受感動的。

羊子(王若望夫人):

感謝給我這個機會,剛才黃女士講話我也非常難過,她的不幸其實也不是個別的,我們國內還有好多好多。有一個大家肯定知道,叫做李尚平,被暗殺到現在還沒有破案,已經一年多了,他的太太還有一個孩子還在艱苦當中。這麼多悲慘的故事,如果只是民間的悲慘故事還只是數目的問題,我們是不是應該解決生命的問題,也就是「打蛇要打七寸」,很多形勢才會好轉起來。

7月19日大紀元一位記者採訪了我,在大紀元網路上作為頭條消息,幾天之內就有一萬多個讀者讀到這個消息,也讓江澤民的惡行給更多人知道,標題是「江澤民獻給鄧小平的厚禮」,在1989年的春夏之交,江澤民鎮壓上海的「世界經濟導報」成功,加上他們巧妙的故意讓外訪其間從上海繞道返京,從而被鄧小平等元老看重,上北京擔任了皇帝。上海方面就有朱熔基擔任市委書記,在1989年的9月8日正在受監視居住的王若望老先生趁著我上班動身以前他還高高興興的猜測:公安局已經20多天沒有找我傳訊了,肯定很快就會撤退門外的監視,也就是值班警察。果然到了下午兩位公安人員進門來宣布停止監管,並讓我們為他備好毛巾、牙刷、衣服等日常生活用品,強行地讓王若望上了警車,後來據鄰居說王若望一出家門就被戴上手銬。

直到1991年春天,有人打電話給我,說朱熔基其實是不得已逮捕了王若望先生,當時曾問江澤民關押王若望這樣的老年政治犯合適嗎?結果江澤民咬牙切齒地說除惡務盡,從此,古稀之年的王若望開始了中共統治下的牢獄之苦,直到14個月後在海外雜誌不斷地呼籲下,王若望才回到我們的身邊。這件事情已經過去快15年了,當時江澤民鎮壓了最典型的不同政見者,也是最年邁的,江澤民取得了絕對的權力,然後這15年來也就發揮了他絕對的腐敗,因為沒有法規來制約他,所以才成了全方位的腐敗。今天我很高興有這些年輕人能開始對江澤民的清算,也只有不斷的堅持才會有效果。

中國民聯主席徐水良:

北京的朋友希望我帶來他們的看法,他們認為中國現在的腐敗沒有任何政治利益,只有赤裸裸的金錢利益。第二,江澤民政府時代的腐敗是和黑社會連在一起。我現在講中共腐敗的特點,第一是制度性的腐敗。這個腐敗是專制制度造成的,70年代我開始找文革的原因,最後發現是專制的腐敗,後來越來越厲害。第二是共產黨的腐敗沒有任何政治利益了,完全是赤裸裸的金錢利益。第三個特點,中國政府越來越黑社會化,土匪化。還有一個特點,中共要使我們整個民族走向腐敗。

現在中國的腐敗不是小面積的腐敗,而是整個大片的腐敗,首先是官僚「無官不貪」,你要是不貪你就別想在官場混,大家都把你當成異類。然後是中國菁英界的腐敗,教師和醫生的腐敗。部門負責人貪污後會給手下一些小恩小惠,人人都有份,人人都貪污,這樣才能維護他的地位。由於工人農民貧困化,很多的腐敗也就這樣出來了。引導整個的是道德淪喪,道德是良心的概念,良心是靠自我控制的,有沒有良心只有自己知道,道德是靠社會輿論來維護的,法律是靠警察、監獄、法庭。每個人都有義務和道德上權利來評論道德問題。中共的腐敗還有一種就是輿論上,政治宣傳上的。還有一個就是全盤私有化,這些實際上是對中國老百姓的掠奪。

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李東:

腐敗不是不可制止,條件取決於制度上制衡。但今天中國的腐敗問題,不僅僅在腐敗本身,關鍵是江澤民從根本上打擊了中國制止腐敗的草根的力量─中國公民社會的形成。

70年代改革後形成兩種趨勢:一種共產主義加進自由競爭的機制,拓開了中國非官方意識和公民社會的形成,另外一種是利用公共權利達到個人私利獲得公共資源的政治腐敗,13年來表現出各個團體超出官方所能控制意識型態。最具代表的是法輪功近億的公民社會,完全超出共產主義範圍,有力地制止了這種腐敗現象。

從人數廣泛及道德原則「真善忍」,不說謊、真誠待人,江澤民代表的是最大的謊話,法輪功是在把這個腐敗根源歸正,從根本上鏟除,使人人可以講真話。

腐敗的涵義是以公共資源調為已用,得罪公眾廣大的利益是最大的惡,法輪功的善是最大的善,以德報怨,善待眾人,不會爭名奪利,從根本上制止惡。忍代表超然的自信,對自己的信心。中國腐敗的力量不僅鎮壓法輪功,而且打擊了制止中國腐敗的正向的最強的一股力量。

羅格斯大學教授周世雨:

江澤民對法輪功上億民眾的迫害是人類的悲劇,在歷史上也有先例,從古羅馬對基督教,納粹對猶太人,中共對地下基督教、西藏的迫害。這場迫害與以前不同點,叫「思想改造」─「轉化」,用暴力強迫放棄思想,讓你生不如死,這在江澤民時代已是登峰造極。

江澤民四年來通過610恐怖組織對億萬法輪功學員,實行「名譽搞臭、經濟截斷、肉體消滅」,利用整個國家的宣傳機器,在社會上搞謊言宣傳、製造仇恨,強迫全民反對法輪功。還不遺餘力地把迫害延伸到海外,江澤民親自在APEC會議上派發污蔑法輪功文件,用經濟援助等等來換取歐洲國家的支援。去年10月在芝加哥被起訴之後,馬上指示楊傑篪用金錢方式處理,從SARS蔓延即可看出,中國內部事件對全球所有人權的危害都有影響。

中國民主黨負責人之一唐元雋:

前幾天在大紀元時報3周年的晚會,曹長青先生髮表演講時,席間有位女士說:「這位先生是否太偏激了,中國很好啊,專政是有好處的,沒有專政中國就不會發展那麼快。」

我當時問她是做什麼工作,從她的回答知道是很有身份的人。我問她:「你到大陸去是否每年回去一次?」她說:「兩三年回去一次」,我說:「這就對了,你回去是做為貴賓,中共基於你是貴賓和統戰的需要所以對你就接待規格高一。」

有很多人離開上海這地方就不了解中國的實際狀況,我是從那裏出來的,知道實際的情況。其實中國很多人的生活是非常困難的,在東北就有全家因為下岡沒有生活收入而全家自殺等等,而官方也不准宣傳這樣的事情。我也與一些農民談話,了解一些實際的情況,現在很多地區的農民都得進城去打工,不打工就沒有收入,只有糧食吃但是沒有錢花。位位女士看到的只是上海沿海一帶的情況。從目前我了解的國內情況來看,這位女士看到只是很片面的現象。從黨國制度來說,中國共產黨統治中國大陸這種現象,在歷史上是從來有沒有的。中共政權從來就是靠清洗和大規模的社會迫害來建立和維護自已的威信。

很多在89年民運被判刑的學生、工人陸續在90年代出獄。很多人想在國內通過結社來建立理性的民間民主自由的力量。98年浙江首先開始成立中國民主黨,其他省份也陸續跟進向政府申請成立這樣的活動。當時的政治原則是和平、理性、公開的。98年出現了我們開始沒有意料到的情況,因為他們內部不一致,98年底就把中國民主黨三十多位骨幹判處重刑,開始全面鎮壓,最後也就被迫停止了。99年又開始了新的大規模的迫害,群眾對於氣功修煉的活動,他們追求的理念是真、善、忍,對於整個社會道德的昇華,對社會的良善風俗是非常有益的活動,竟然遭到如此的大規模鎮壓,是史無前例的。

像我這樣的人經常要被公安局、國安局找去談話,當時就談法輪功的問題,他們不承認鎮壓的事情。我就跟他們講在監獄裡的情形,在監獄裡堅持理念的法輪功學員肯定是要被打的。年紀大的人被這樣打,一定會出現生命的危險。像江澤民集團這樣的做法,在社會上一定會激起越來越深的仇恨和矛盾,這種制度是不會長久的。


旅美經濟學家何清漣:
中國的制度化腐敗對未來發展的的影響(由劉敏敏代為宣讀)

一、 中國腐敗的的階段性特點:從1998年開始,中國的腐敗一開始從組織化腐敗向制度化腐敗過度,其具體表現:1.腐敗已經滲透政治系統的所有機構當中。2. 腐敗已成為一種制度安排:社會政治資源、經濟資源以及文化資源己成為利益再分配的主要對象。3.反腐敗在某種意義上已成為威脅他人或獲取利益,或進行政治斗爭的工具,有時候中國政府部門為了保護避免更高級別的高官貪污腐敗暴光,竟與罪犯進行交易。

二、 中國腐敗的制度成因,當代中國腐敗並不是階段性現象,也不是外力作用下的產物,中國社會政治權力結構決定了中國的腐敗,與中國的社會制度有密不可分的關係。

1. 中國共產黨就是憲法的制定者,也是各種法律的制定者,尤其一些行業法規的制定,就有其行業的利益集團參與立法過程。在法制的制定過程中出現了明顯的制定缺失,更集各黨政間立法、執法、監督三種職能於一體,除了他們自己,沒有任何監督政府的力量存在,這種不受監督的權力,自然滋生腐敗。

2. 中國共產黨政府在社會轉型過程中,是政治資源的分配者又是資源的分配的受益者,這種制度產生的問題是,使政府官員有可能自己獲得財富累積財富先發優勢。3.中國共產黨政府是市場經濟規則的制定者,中國目前的經濟體制,不是由市場經濟主導,而是一種半市場交換,半行政干預的雙軌制,阻礙金融有效的特性,滋養利益犯濫的腐敗。

三、 腐敗對中國政府的影響

1.大規模的資本外逃。2.基層政權的黑社會化與黑黨合流。3.貧富差距懸殊,社會矛盾尖銳。4.社會訊息的亙阻。5.腐敗導致社會資源的過度使用,致使生態環境的全面惡化。

全球營救受迫害法輪功學員委員會負責人何海鷹:

非常有幸參加今天的會議,聽到很多的發言。種種的腐敗歸結在一起就是良知的淪喪。良知的淪喪的根源在於發動者沒有良知,無論對社會各階層的異議人士、信仰者,法輪功修煉者也好,都是通過暴力、謊言以及利誘來逼迫人放棄人的良知,甚至助紂為虐。

所以從良知上認識到他的罪惡及邪惡的時候,從良心、道義、和法律來審他,他就沒有存在的基礎。自古一個不變的真理-得民心者得天下。我們都關心中國的未來,關心中國人民的未來,我們要通過大聯盟的方式,結合民間和所有的正義政治力量,求同存異。我們通過揭露江澤民種種邪惡罪行,通過各種渠道,把所得的消息傳到中國大陸,傳到世界上每一個有正義有良知的人的心裡頭,對它良心的審判就已經開始,這個過程就是喚起良知的過程,在這個過程當中,人的道義責任就體現出來,我相信每個人都會發現自己的道義的使命在。通過大聯盟全面揭露江氏的邪惡罪行,現在中國的歷史轉折點,目前江氏實際上還握有權力,把這個掌權的獨裁者,通過良知到法律的層面,由民眾真正的把江氏送上法庭。在國際上,法輪功學員已經在各國對江氏起訴,天安門母親,異議人士,西藏信仰人士,所有受迫害的人士提供證據與大聯盟協同在全世界各個不同的地方做起訴。道義和良知的力量傳到中國,把所有人中國的正義良知發動起來的時候,我相信最後的審判就會來臨。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