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奇遇(下)
 
2002-9-24
 
【人民报消息】

(四)

我还未来得及停车,坐在我身边的长头发突然从夹克服里抽出了一把长约40公分、宽约5公分寒光闪闪的短刀来,对着我,威逼我赶快停车。

我平静地把车停下,“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小平头说:“你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么?快过年了!我们家揭不开锅了!我们都下岗了没有工作,我老婆刚生了孩子,实在没办法。我就叫上我的侄子,出来弄俩钱花。”

说着,就把手伸到他那看上去重重的黑色手提包里去。

我一听,还真应了那个梦,碰上讨债的了。

这时,那叔侄俩人拿着刀,顶着我的肋就要搜我的身。我看了他俩一眼,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你们这下找对人了!”

在这夜深人静的旷野里,我的声音听上去特别震耳。叔侄俩被我的笑声惊呆了,拿着刀愣在那里。

我望着他们说:“你们不就想要两个钱么?这好说!但是必须听我把话说完。”

“你们为什么走这条路?如果你们现在都有一份稳定的好工作的话,如果你们在银行里有一笔钱的话,叫你们走这条路你们都不会。是谁让你们走上这条道的?”

小平头说:“是江泽民逼的。要不谁放着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安稳日子不过,大冷天的找这麻烦?”

我说:“说得好!那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守我的热炕头,深更半夜的还要出车?”

“还不是要赚几个钱嘛。”

“没错,我也是被江泽民逼得被单位辞退,家里还有老婆孩子要养。你我是一样的受害者。你们知道么?江泽民放着下岗工人,失学儿童,农民,退休老人不管,自己挥霍无度,购买专机,造大剧院,每年还要从国库拿出几十亿元人民币给儿子,让他搞电话监听,网络封锁,镇压迫害法轮功修炼者。我就是炼法轮功被他们逼下岗的。”

小平头马上说:“你是炼法轮功的?我们那有很多人炼。我知道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

我看着他说:“你今天是碰上好人了。看来我们的缘份还挺大的。你可能还不相信,早上就有人点化我,说我会碰上你们。”

叔侄俩张着嘴看着我,我就把那个梦讲给了他们听。“我本来不想出车,可是我想,若真有这段因果,那也躲不了。不如坏事变好事,了了这笔债,还能救一条人命,说不定是二条命呢。”

我望着他俩接着说:“你们走这条道可是条死路啊。我为了修炼法轮功,做好人,做更好的人,到北京上访讲真相,也曾被拘留过,被关、被打,失去了工作,单位扣发工资。这些在不修炼的人眼中是难以想象的。一般的人吃不了这个苦。你们知道吗?如果我不是炼法轮功的话,可能和你们一样;也可能比你们还厉害,弄不好你俩早让我打趴下了。今晚这事对我来说真的是小菜一碟。”

我又对长头发说:“你那玩艺儿对我不好使,赶快收起来吧!”

长头发赶紧把刀扔到了地上。

我说:“你们过来。”随手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了两份真相材料递给他们。

叔侄俩同时用双手接过去,继续听我说。“江泽民心眼小得不行,妒忌心大得不行,人邪得不行,见我们师父传的这个功法这么受人欢迎,炼的人数都超过那个共产党员的人数了,又气又怕,一意孤行地发动起这场比文革还要文革的运动。现在公安局派出所放着真正的坏人不管,见炼法轮功的就抓,对他们拘留、判刑、劳教,将好好的人打死、打伤,这些你们可能也都听说过。”

长头发说:“是。我们那儿就有不少被抓起来了,还把他们送进什么劳教所、转化班的。出来时个个都给折磨得只剩一口气。有个老太太因为在街上发你们法轮功的传单,被他们抓进去后活活打死了,连个尸首都不让子女见。红光满面的进去的,最后只剩一骨灰盒。”

我说:“像她那样的在全国很多啊。可是即使这样,法轮功学员还继续给老百姓发真相材料,你们知道这是为什么吗?是为了让老百姓明白是非,不要被谣言诬陷蒙蔽了做出将来会后悔的事。”

小平头说:“大哥,我佩服你们这些炼法轮功的人。你们不怕死。”

我说:“我们可不是在闹革命,要抛头颅洒热血的。我们炼法轮功的个个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你看我以前练武,可现在你叫我打人我都不会动手的。修炼人的境界是不一样的。我们师父讲:‘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如果不放下生死,我们能修到现在么?我们还能在这样的困境中跟老百姓讲真相么?”

我向他们招招手:“来,听听我们师父是怎么说的。”

我将师父的新经文放到汽车的放音机里,打开让他们听师父的新经文。他们静静地听着,听得很认真。

大约听了20分钟左右,这时小平头双手抱头,痛苦地说:“我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干出这样的傻事来了?大哥,我真对不起您了,我没脸见人了!”

我拍拍他的肩膀说:“咱兄弟俩缘份大,今天这事还是喜事呢。以前修佛的人有句话,‘苦海无边,回头是岸。’人的一生活着的确不容易,知错就改,能改就能做好人。”

小平头问:“怎么就能炼法轮功?”

我说:“你最好先看看《转法轮》这本书,了解了解书中到底说了些什么。如果能按照书上师父讲的去做的话,再炼动作,五套功法很简单。”

小平头说:“大哥能给我弄本书吗?”

我当即答应:“可以,只要你想学。”

我一看表,都快半夜了,便对叔侄俩说:“咱们回去好吗?”

他们互相看了一下,异口同声:“好!我们跟你回去!”

(五)

车到家门口时,我对他俩说:“走,一起去我家坐坐。”

小平头说:“太晚了,不打扰了。”

我一想,确实很晚了,你和孩子可能早睡了,家里也没地方坐。就说:“那你们等我一下。”

我进门把你叫醒,让你拿些钱出来,转身又拿了一本《转法轮》,就又出了门。

叔侄俩怎么都不肯拿钱。小平头对我说:“大哥,我不能拿你这糊口钱!你们这些炼法轮功的这两年日子过得比谁都紧,被江泽民整得够惨的。我怎么还能再雪上加霜呢!”

我说:“你现在比我更需要钱。我现在好坏能开出租赚点生活费。你就先拿着吧。”

小平头急了,要给我下跪。我拉着他,说:“咱们都成一家人了,还分你我?等你以后有钱了,再还我就行了。钱是小事,我这里有更好的东西给你呢。”说着,我就把《转法轮》递了过去。

小平头双手接过书,说:“大哥,我一定好好去找份工作,尽快把钱还给您。您是我们全家的恩人,你们炼法轮功的真是天底下打灯笼都难找的好人啊!”

我本想开车送他们回去,可他俩死活不让,转身就走了。

太太问:“那你怎么到现在才回来呢?”

我说,我回来后看到阿强屋里的灯还亮着,就把他叫了出来,把今晚发生的事跟他讲了一遍。他听后直埋怨我为什么不早点叫他:“对这种人决不能手软,你多年练的武术干什么用了?”

我说:“我是一个法轮功修炼者,修的就是‘真善忍’,怎么能跟他们一样呢?”

他叹了一口气说:“哎!你们这些炼法轮功的人真是不可思议。”

听到这里,太太已是泪流满面:“是不可思议。要没咱师父看着,早就出事了。可现在不光你那笔债磨过去了,还救了两个有缘人。”

我坐在床沿上,拉着太太的手,眼睛也模糊起来了……。

送女儿上学出门,在院里碰上阿强妈,她一把拽过我的手,对我说:“昨天晚上发生的事阿强都跟我说了。这事要让阿强遇上还不知是什么后果呢。”她说着就抹起了眼泪。

“我看过那本《转法轮》,都是教人做好人,讲‘真善忍’。”阿强妈边说边伸出大拇指:“你们师父真伟大!他的弟子真伟大!”说着又拽过我的手,久久不愿放开。

(六)

三天后的傍晚,我正要出车,看见叔侄俩远远走来。我赶紧和阿强说:“来客人了,你跟我来。”

我一边把叔侄俩往家里请,一边把阿强和他们互相介绍了一下。

刚进门坐下,小平头就说:“大哥,那天我回家后就把全家人都叫了起来,说我们叔侄俩今天是遇上贵人了。我老父亲听完事情的经过,感动得说不出话来,最后说了一句:‘法轮功就是俺亲爹!’”

他侄子接过话说:“我婶听完此事,跟我叔要过《转法轮》就跑一边坐下,一口气看到第二天上午看完,说她也要修炼法轮功。”

小平头又说:“我三哥是公安局副局长。我今天去了他的办公室,跟他讲不能再跟着江泽民做糊涂事了。开始我三哥说法轮功是XX,又说他是拿了上头的钱,就得替上头做事。我就把是怎么认识大哥您的经历告诉了我三哥,并告诉他,我和我老婆看了您给我们的书后也想要炼法轮功。您猜我三哥说什么?他说:‘每当我说法轮功不好时,说句实在话,真的心里头很难受,很不是个滋味。’”

小平头继续说:“大哥,这几天我什么都不干,就想看书,睡醒觉第一件事就是先拿过《转法轮》来看一下。”

说着,他掀开衣服用手一指,让我看,原来是一个大口袋,里面装着《转法轮》。他说:“口袋是我自己缝上的,走哪带哪。”说完嘿嘿笑了。

我也笑了……。

摘自(新生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