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西3萬人暴動 萬餘人臥軌
 
2002-9-18
 
【人民報消息】今天在我的家鄉--廣西宜州市發生一件我從未見過的事,這情景讓我想起小時母親給我說過的文化大革命那場哄哄烈烈造反有理的運動,更活生生的再現我們在電影裡看到三十四年代的工人,農民,學生,為推翻國民黨政府而發動的示威活動。

2002年9月12日,是我們每一個身為宜州市市民的一個不平凡的日子,我市發生一場空前的大規模農民示威活動。參加人數根據我目測估計,可能達到3萬餘人次。我的故鄉是一個以產甘蔗變糖為主要經濟來源縣級市,我市的制糖工廠引進外資,重新改組成立以股份制為基制的集團公司,現任廠長是我們宜州市市長兼任制糖集團董事長。具體的內部管理我不清楚。

事發原因今天我問在場的農民,他們告訴我,外商給廠裡的價格是一噸原甘是每噸/240元,而廠裡再給農民每噸原甘竟然是150/元一噸,農民一年到頭,辛辛苦苦,最後連肥料錢都拿不回來。不說別的,舉一個最簡單的例子大家就明白事情起因。與我們宜州市毗鄰的一個連鐵路和高速路都沒有的小縣城,規模不到我們宜州市的一半,人家糖廠給農民每噸原甘是 200元/噸。

更可恨的是,政府還出臺一個地方保護政策,全市種植甘蔗的農民,一律不許把甘蔗賣出宜州市以外的糖廠,只能賣給自己的糖廠,如果有誰敢賣,查到罰款,撥掉地裡的蔗苗。通過這個小小的例子,你們就能明白,發生今天的農民示威活動,不是沒理由,也不是沒原因的,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忍氣吞聲過日子的農民們,今天,終於暴發啦,3萬余農民沖上市政府,市委。高高掛著的市政府的牌子砸醉,代表政府權利的那威嚴的國徽給砸碎,停放在市政府裡的幾十輛小橋車給砸碎,辦公大樓裡的所有玻璃窗,電視,電腦,桌子,桌椅,材料等等通通都從高高的幾層樓往下砸。

最讓這些領導們恐慌不已的是,農民兄弟們,大約有1萬多人,排成長長的一排的隊伍,全部到唯一一條通往西南方向的鐵路去臥軌,從今天早上八點鐘起,所有往來的火車全部都中斷,直到我發表這篇文章為止,還沒有通車,相信發生這麼大的鐵路輸扭中斷事故,已經上報到鐵道部。

今天全市處於警戒裝態,所有的武警部隊,警察全部出動,還從地區調來五個卡車的武警,大約有幾百人吧,有的農民被抓,被打,連旁觀的城裡人,只要嘴多一句,照抓不誤。一天下來,農民們沒吃,沒喝,沒睡,沒拉,就這麼苦苦的等待身為一市之長,一廠之董事 ---我們的青天大老爺姓鄧名慶的同志來當面解決,可沒人理會他們,只會用強制的武力手段來壓制農民兄弟們,我不禁在心裡問到,這就是我們每天在電視裡,報紙上所渲染的社會主義國家嗎?我終於明白一句話,黨的領導高於一切,是的,他們高高在上,踩著農民兄弟們的身子,吃著農民兄弟的肉,啃著農民兄弟的骨頭,吸幹農民兄弟最後一滴血的所謂,可笑的人民公僕!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