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時俱進」的荒誕──兼談楊建利回國被拘案
 
作者:邢錚
 
2002-7-22
 
【人民報消息】作者投稿:自我放逐海外十來年,隔三差五會翻翻國內的報刊、看看中央四臺的新聞、上上國內的網站,時不常油然而生對國人的敬意。咱中國人最富有特徵的恐怕還是容忍和耐性。當然,你做醫生的把病人往開刀房一架,一針麻藥下去,然後橫刀豎剪地開胸剖肚、鉆腦殼,病人一聲不吭,這不能算耐性好。麻藥不錯罷了。

中國人自豪祖先留下的方塊字,今人用起來得心應手,而且能琢磨時常把玩出新花樣來。公元兩千零二年的今天,若你興致起來想知道咱文化中國時下什麼「最」時興,幾下敲敲電腦鍵盤一搜索,答案應該很現成:最常出現的人名━「江澤民」。其實也包括江總的老臉玉照;最常出現的詞組━「三個代表」。這些個「代表」眼下是如雷灌耳,意義據說不下當年哥倫布美洲大陸地理大發現,你不能不知道;最常出現的成語━「與時俱進」。這個文謅謅的詞兒近些個日子獨霸大中華文字圈。若你仍然生活在中國,這詞意思你不太明白不要緊。會用就成。

自忖學涯數十載,小學、中學語文成績中上,可當這詞兒端現東方地平線上躍入眼簾時,感覺著實新鮮。我一面咀嚼這詞的涵義,一面讚嘆著不知這又是哪位「中央高秘」的傑作。這活幹得漂亮,我是記不起哪位老師教過我。它有著傳統成語的結構,斯文文的,透著股幹練文明勁,誘得我也躍躍欲試,想找個地兒練練、顯派顯派。

真是果不其然。過去幾個月我中文接觸多些,眼睜睜看著這詞發達起來。不得了,象克隆擴增式的,這幾天中國人都在嚷著「與時俱進」了。江總在念叨,朱總在念叨,大官、中官、小官都在念叨。。。咱老百姓也跟將上來,儘管有些不倫不類的。您聽著:

新安陳鎮長:咱呼蓋鎮去年棉花收成不賴。今年不能自滿,咱們要與時俱進,再奪個大豐收!
無為食品李經理:凍肉組小張,商場調你去熟食。我們非得作些調整,與時俱進。要不然,咱們也快熄火關門了。

長安小學主題隊會:好好學習,天天向上;與時俱進,爭創標兵。
。。。。 。 。

其實,這個詞用得最自然、貼切的仍然是中共高官們在一些正式場合,尤其是將其與「最常出現的人名」和「最常出現的詞組」聯合應用之時。譬如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溫家寶六月二十六日在全國農村「三個代表」學教總結大會上就這樣強調:全面貫徹「三個代表」的要求,重點在理解江澤民同志的「5。31」重要講話,關鍵在堅持與時俱進。。。

當然發明中共政治「成語」的「中央高秘」們更是行家裡手,他們在黨營的各報各刊上社論、評論什麼的,更是高屋建瓴、夢筆生花。我這裏以敬畏的神情摘錄六月二十六日人民日報題為「弘揚與時俱進的精神」這篇評論員文章,相信以中文為母語的人們不難得其精粹:全面貫徹「三個代表」重要思想,把社會主義事業推向前進。與時俱進的政黨,永保青春;與時俱進的理論,萬古長青;與時俱進的精神,生生不熄;與時俱進的事業,欣欣向榮。。。

不服不行。只是再鮮美的佳肴若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天天吃、餐餐嘗,會不會膩味、傷不傷胃呢?我認同中文是美麗的文字。但一接觸到文字,你發現到處都是歇斯底里的「與時俱進」、鋪天蓋地。你要有多大的忍耐力才不感到厭倦、或厭倦了仍舊身心健康地生活著?而我至今尚未察覺國人有絲毫不耐之意或憤懣之言,無怪我對國人的忍性再次由衷起敬了起來。話又說回來,中共打個噴嚏都會叫傳媒老板們哆嗦顫悠半宿。縱然百姓不滿,可在哪找眼兒出氣呢。

坦率的說,中共是智商不低的一群。不然,他們本來是逃不過十三年前的那場「六四」大劫的。中共最清楚執政基礎要靠武力及軍隊,而「長治久安」則端賴政治宣傳及洗腦攻心,其最高境界是最終達到牢控民心、操縱民情。有正常思維的人不難覺察出中共宣傳之低級、虛偽。而身在其中心生畏懼、並感受到群體壓力時,人的「正常」思維倒是常常認同荒誕不經。「文革」過後很多年,人們憶起那種狂熱,跳忠字舞、唱忠字歌、早請示、晚匯報,其荒謬不堪回首。恐怖之處在於其時絕大多數國人是心懷虔誠,不曾絲毫察覺。人們有理由懷疑,以中華民族之命運,類似的荒誕會不會再次降臨而人們仍然不覺身在其中?

海外反共人士過去習慣貶稱中共是山溝裡暴動、打出來座江山的土包子。事實上,在控制民眾和社會這方面,中共自覺不自覺地、成功地應用了現代商業社會的企業營銷策略。國人能夠深切感受現代生活中廣告的無所不在。平面、電子、靜態、動態,全方位出擊,幾乎是所有暢銷產品的不二法寶。質量究竟如何倒在其次。營養品、藥品、酒哪什麼的,要成大器,幾乎全靠廣告劈頭蓋臉般輪番轟炸。在中國,江洋大騙子們幹起這行當是得心應手。你煩你厭是吧,對不住您啦!你覺得歌劇《阿依達》冠個「紹興黃酒之夜」怎樣?那麼以「榮昌肛泰」冠名的芭蕾《天鵝湖》呢?您不樂意了吧。可您也記住我的大名了,是不!三代中共文宣大將的水準其實不亞於哈佛或斯坦福的MBA。君不見今日神州,幾乎人人頌道「三個代表」、個個欲試「與時俱進」,氣勢不輸「文革」中群眾漏夜敲鑼打鼓、宣傳最高指示那勁兒。連年屆九十的錢學森老爺子也攥文連連稱頌「與時俱進,這個提法好!」並向黨表忠心:「我現正在認真學習,因為不學習就跟不上時代發展的步伐,做不到與時俱進了」。

若中共亦或我各行各業、各族各人都實實在在地「 與時俱進」,那齊聲齊頌倒也罷了,大不了噪音大了點兒。可瞅著眼前幾檔子事,倒是覺著這次中共MBA高手們玩得還是同一招式的把戲。就說留美學人楊建利回國被拘這檔子吧。你說他用別人護照,違法。成,你扣人,你拘你審,照你說的法來。可你怎麼著?你把人一扣兩、三月。按法律,扣人一月不起訴,就得放人吧。你要是正式起訴逮捕楊建利,你得給人家屬拘捕、起訴通知吧。楊建利妻子持合法簽證從美國回國探視其夫,你怎麼在海關就把人給截了,又原機驅逐遣返了呢?楊建利哥哥去北京打探兄弟下落,怎麼你就不給個信、連人關哪兒都不告人呢?你中共口口聲聲說楊建利犯法羅,怎麼你自個兒也一古腦地拎著「法」的脖子就這麼一個蠻幹呢!現在倒好,前幾天楊建利妻子和老母去中共駐美使館討個說法,你們外交官員振振有詞道:我們正在對一個自稱叫楊建利的人其身份進行調查。沒下文了!明明人家早就把楊建利的綠卡等資料送進了使館。倆月了,你怎麼就這樣沒下文了呢?江總在國外訪問,可是個要頭要臉面的人,處處維護我大國之尊。對楊建利你這麼不惜踐踏自己訂的法律、一昧蠻幹,這不是授人以柄,罵你外交部發言人加駐外官員整個一個西裝革履、人模人樣,實質一個國際「無奈」罷了,哪裏還透著一絲文明氣息!你還代表什麼先進文化、先進生產力。這都二十一世紀了,你又「與時俱進」到哪個旮旯角落裡去了呢,這不是開玩笑又荒唐一回嗎?!

當然,在我手邊的這本「上海教育版」《漢語成語詞典》裡,是找不到叫「與時俱進」這個詞兒的。最靠近的一個成語叫「與時浮沈」,譬喻隨當時世俗進退。我贊同錢老,相對於「與時浮沈」,「『與時俱進』,這個提法好!」其實人類社會的主流是自由、民主和人權。真正的「與時俱進」,應當促進中國匯入人類文明的主流,是為正道。中共認識到這一點,並呼籲國人走美國的民主自由之路,是早在二十世紀四十年代的事。然則五十多年過去了,在今天的中國,中共大開歷史倒車、大搞一黨專制、愚弄人民。前前後後,整個一出「皇帝新衣」式的表演,自欺欺人,在我看來,不過是「與時俱進」的荒誕罷了。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