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将做出审判(6)──利用政府耍流氓的独裁者江泽民(多图)
 
李威 
 
2002年7月21日发表
 
【人民报消息】古代造谣用嘴,希特勒造谣靠纳粹德国国民教育和宣传部长戈培尔的话:「谎言说一千遍就是真理」和国会纵火案,独裁者江泽民造谣用全方位的洗脑、现代化高科技的网络屏蔽,外加「天安门自焚案」。

(左图:点击放大 )古代有个寓言叫「三人成虎」。战国时代,互相攻伐,为了使大家真正能遵守信约,国与国之间通常都将太子交给对方作为人质。“战国策”中“魏策”有这样一段记载:魏国大臣庞恭,将要陪魏太子到赵国去作人质,临行前对魏王说:“如果有人对您说,集市上有只老虎,您相信吗?”魏王说:“不相信。”庞恭又问:“如果第二个人也这样说呢?”魏王依然表示不信。庞恭再问:“如果第三个人还是这样说呢?”魏王说:“大家都这么说,看起来这事是真的了。”庞恭说:“集市上原本没有老虎,然而仅仅因为三人说有,就容易使人相信,可见流言的厉害。邯郸离魏国比这里到集市要远得多,而议论我的人却远远不止三个,对于有关我的流言,请大王明察。”当庞恭从邯郸返回时,魏王已经不想再见他了。可见反复谗言的洗脑是极其可怕的。

从能把「恋爱」翻译成「做爱」,「璀灿」读成「摧烂」的水平来看,要是说这样的人能创造出什么「立国之本」的理论来,那么按照这种理论治国的话,这个国家的前途就实在堪忧。

不幸的是,我们就生活在这个国度里!

而这个认为自己什么都是,其实什么都不是的家伙,就是占据中国最高三权的人权流氓江泽民。他十三年来最大的发明创造不是那些个瘸了一条腿的「三」字理论,而是利用政府公开耍流氓!

(左图:希特勒 )纳粹德国元首、第二次世界大战头号战犯希特勒搞国会纵火案是为了栽赃陷害,但露了馅。自他1945年自杀至今半个多世纪都过去了,人们依然拿国会纵火案来嘲笑他。

利用政府搞国家恐怖主义

江泽民搞这个「天安门自焚案」还不是平生头一次,他从伪造爹开始,到如今真找不出有什么坏事他还没干出来的。江这一生最大的特点就是造谣、诬陷、阴谋、凶残、虐杀、荒淫、腐败、撒谎、贪婪、吹牛、作秀、现丑……等等等等,不管人间曾有的还是没有过的邪恶统统俱全。

要说「天安门自焚案」是江泽民发明的还抬举他,具体构思是从人家王力雄的《黄祸》中剽窃来的,后来被揭发检举了,江一看穿了帮,就命令益凡书库把《黄祸》删除,现在您想从任何书库中找到那本书都是不可能的,就象刘春玲被打死的镜头被删除了一样。如果没有借鉴《黄祸》,为什么那么害怕百姓阅读这本小说呢?如果刘春玲不是被打死的,为什么要删除那些镜头呢? 如果刘春玲是被打死的,播出后删除那些镜头还有什么用呢?


(左)在灭火器的气雾中,一只手臂猛的击向刘春玲的后脑。(右)从刘春玲脑后飞出一条形物,逆着灭火器的强大气流飞向左方警察,同时刘转身倒地。从刘扬起的长发来看,火刚刚烧着即被扑灭。


(左)左方一名警察抬头看着从刘春玲脑后飞出的条形物然后伸手接住。(右)杀死刘春玲的凶手!

国家主席利用政府来搞国家恐怖主义,这在国际上是罕见的。2001年8月联合国倡导和保护人权附属委员会在日内瓦召开第53届会议。国际教育发展组织8月14日强烈谴责中国当局的“国家恐怖主义行为”。他们指出“中共当局企图以今年一月二十三日天安门广场上的自焚事件为证据来诬陷法轮功。然而,我们得到一份自焚事件的录像分析却表明,整个事件是由政府一手导演的。我们现有该录像的拷贝,有兴趣者可来领取。”

外交部的新闻发布会成了造谣生事的场所

一个政府利用每天例行的外交部新闻发布会来造谣也算是个创造了,每天这么发炎,时间长了,几个发炎人都受了伤,调离了火线。

(左图:蹊跷的网吧大火) 中共马屁精许四民的《明报》在2001年10月17日报导,外交部发言人孙玉玺昨日(16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中国正积极采取措施将炭疽菌挡在国门之外。中共信誓旦旦:中国没有炭疽菌。《明报》18日报导,题目为「中国发现两封可疑信件」,也就是说赶得那么巧,第二天中国就发现了「舶来」炭疽菌。报导说:「中国证实,前日发现两封怀疑携带炭疽菌的信件,其中一封是寄给一名在美资公司工作的中国雇员。」「孙玉玺没有透露这间美资公司的名称或位于哪里,也没有说明信件由哪儿寄出。」什么都说不清楚,但是有一件事可说得非常清楚:「可疑物夹带在题目为“真相”的法轮功宣传品中。」由此断定境外法轮功向大陆邮寄炭疽菌。

谁作案会故意留下痕迹呢?只有江泽民政府才能想出这样笨的栽赃诬陷的方法!结果下不了台,把责任推给了发言人才不了了之。这只不过是江泽民利用政府干的蠢事中的一个小插曲!

外交部发言人孔泉7月19日在答记者问时说,中国政府对以色列自杀性爆炸中的遇难者表示哀悼,并强烈谴责针对无辜平民的暴力活动。这就不能不让人想到,为了封掉全国的网吧,封锁对江泽民父子、对江泽民集团、对中共不利的消息,蹊跷的北京「蓝极速」网吧纵火案,活活烧死了25个青年,多数是风华正茂的大学生,还有一对很有前途的模特情人。江泽民集团为了达到一己私利对无辜平民采取的暴力行动是不是残忍得无以复加呢?!

大肆收购海外新闻媒体

江泽民集团动用国库资金,用大量收购和控股的方法控制海外中文媒体,这其中有直接收购和间接收购,间接收购就是在当地找一个华商,由他出面但后台出资者是中共,那个人不过是个皮影戏用的道具罢了,象英文的《南华早报》就是这个情况。

这些新闻媒体作用不同,有赤膊上阵的,如凤凰卫视真个一丝不挂、首当其冲;有小骂大帮忙的,如江氏海外嫡亲网掩头藏脚、明批暗捧;许四民的《明报》不是正规军,所以常常表错情,被江泽民叫去训斥之后,才知道自己老眼昏花,没看清指挥棒的方向;香港、澳门、东南亚、加拿大、美国和一些华人多的欧洲国家的相当大比例的中文报纸几乎都被中共花巨资占了大股份,没有被控股的也常常受到拉拢和骚扰。

中共政权为了使其镇压法轮功的暴行合理化,不但在中国大陆,也在海外发起抹黑运动,中共驻外大使馆和领事馆不断发送诋毁法轮功的资料给各国各级政府中支持法轮功的官员和民意代表,也「透过不同手段」企图影响西方国家的媒体和海外的没有控股的中文报纸。

利用海外中国驻各国大使馆耍流氓

(左图:芝加哥中领馆纠集流氓干扰法轮功新闻发布会) 驻外领、使馆是国家的缩影,代表着国家在海外行使权力。一个由流氓统治的国家派出的驻外人员能有什么素质呢?

驻外领、使馆人员除了自己动手,还用人民的血汗钱去收买当地的地痞无赖充当打手,当众殴打辱骂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法轮功学员,撕破他们的衣服,摔坏他们的照相机、在他们闭目炼功时往他们身上扔鸡蛋。江泽民在德国访问时,一个中共政府官员对法轮功学员说:“刽子手又怎么样,还不是照样坐奔驰。”江泽民看到街道上的法轮功横幅标语,脸色铁青,坐在车里破口大骂,这就是中国国家主席的绝好的修养和素质!

回到江泽民怀抱的香港、澳门政府成了流氓的帮凶

(左图:香港警察一直狠命掐法轮功学员的脖子和一些穴位,导致多名学员受伤 ) 现在世界上没有人认为香港和澳门享受「一国两制」,没有人不认为董建华是江泽民豢养了五年的狼崽,董建华现在已经不需要主子举起鞭子,就知道该咬谁了。不管是美国公民,还是哪国公民,只有名字和某个中共黑名单上的法轮功学员相同,就不但不许进入香港,而且立即遣返原国,不服从者用帆布口袋装起来,在众目睽睽之下,扔到外国飞机上,一切动作都在光天化日之下,一切都是赤裸裸的毫无掩饰,怕什么呢?有北京的主子撑腰!这就是香港政府干出的事!

老流氓收买小无赖

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能如此不惜一切代价,不惜花费巨资去收买没有钱、没有志气,同时没有道德良心的一些非洲和拉美小国,让他们在联合国举手反对制裁中国的独裁,反对指责中共的国家恐怖主义。说白了就是一个老流氓在收买一群小无赖。可是这个老流氓可不是某个被政府通辑的有钱有势的黑社会头子,而是这个国家最大权力的持有者和独裁者,他在利用国家的一切资源、人民的一切财产去收买他国打击和镇压自己的人民!

江氏动用国家所有的宣传媒体颠倒黑白混淆视听

(左图:只许知道政府让你知道的!) 戈培尔和江泽民比起来,还相形见绌,戈培尔说:「谎言说一千遍就是真理」,而江泽民开动国家所有的宣传机器,每年、每月、每天、每小时、每分钟地不停地编造着数量极大、质量极差、思路混乱、颠三倒四的谎言,人民就是在这样的一个封闭的谎言充斥的铁幕里无休止地被洗脑,时间长了,人都麻木了,人民就是这样被流氓政府毒害着、残害着!

有些人,如江泽民的大儿子江绵恒,刚开始是助纣为虐,但是他们在毁灭的路上越走越远,他们已经不只是帮凶而是凶犯!凡是有意识蒙蔽人民,凡是给江泽民出谋划策、身体力行去坑害民众的人,有一个算一个都是在干着把人民推向死亡深渊的刽子手,他们已经到了疯狂的地步。俗话说:「虎毒不食子」,江泽民作为国家主席,古代叫衣食父母,焚烧自己的亲骨肉、诬陷自己的子女、残杀自己的孩子;对自己的子民下达“打死白死”的命令……,这样的人应该归属为哪一类呢?

利用经济利益威胁利诱各国政府参与对法轮功的镇压

克林顿当总统时,江泽民利用国家元首的身份亲自向美国总统克林顿递交了一本给法轮功造谣诬陷的英文小册子,美国很多议员强烈呼吁克林顿和江泽民会谈时必须要提出法轮功问题,克林顿却什么都提了,偏偏没有提法轮功,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有国际评论家说,原来他有把柄攥在江泽民的手里,这个把柄就是华人献金丑闻,中共以此来要挟克林顿表示沉默。

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利用经济利益威胁利诱各国各级政府,不但让他们对中共镇压法轮功保持沉默,而且威胁那些已经表态支持法轮功、给法轮功褒奖的各国各级政府收回褒奖,这样的事例数不胜数,中共利用政府的名义去广泛干涉世界各国的内政,最充份地暴露了它是地地道道的「邪恶轴心」。

所有的一切罪恶都是以「国家」的名义干出来的,所有的一切邪恶都是以「元首」的名义下达的,这是历史上古今中外都没有人敢干的事。中国国家主席、中共党主席、中共军委主席江泽民干了,而且还在「勇往直前」地继续干着。

一个纳粹战犯受审判时可以送上绞刑架,那么一个政府受审判时应该如何处置呢?

 
分享:
 
人气:23,777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