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罪犯想想江泽民──省长王怀忠和他的女人们
 
2002-7-17
 
【人民报消息】二00一年四月六日,安徽省人民政府副省长王怀忠急忽忽地赶到北京参加一个有关「农业工作」的会议,不几天,就有王怀忠「犯事」的传闻,没过多久有两件事进一步印证了王怀忠已被「双规」:一是安徽省人民政府网站省政府职务序列分管农业的副省长王怀忠一栏被剔名,二是一条来出口正规渠道的消息在王怀忠的准发迹地阜阳市各个部门传达:凡与王怀忠一案有牵连的人,必须在二00一年五月三十一日前向所在单位纪委或检察院说清问题,争取从宽处理。

据7月前哨月刊报导,紧随王怀忠之后被「双规」的是阜阳市副市长兼市政法委书记、市公安局局长傅洪杰,考虑到此案的复杂性,有关部门将傅洪杰带到异地调查。

*副市长在福州自杀

二00一年初夏的一天,傅洪杰从福建省福州市郊外一幢楼上一跃而下,当场自杀身亡。

傅洪杰自杀身亡的消息传回安徽,传到了阜阳,不知道内情的人和了解内情的人有了两种不同的议论!有人说,傅洪杰作为王怀忠的得力干将,虽然做了不少坏事,也可能收受了不少贿赂,但无论怎么说,罪不至死,有人说,傅洪杰在阜阳曾当过公安局长、检察长,在政法系统「混」了二十年,罪轻罪重,心里十分清楚,为一点儿小事,他是不会白白去死的。另外还有一种被当地部分领导和群众认为是比较客观的议论:王怀忠始终是傅洪杰的上级,职务比他高两级,且担任的都是党政主要领导,基本上可以决定傅洪杰的政治命运,王怀忠与傅洪杰在官场上虽是互为利用的关系,但两人的政治同盟是最坚固的,通俗的表达是「铁」。这「铁」的重要原因是王怀忠的许多事情尤其是个人隐私需要傅洪杰去摆平。傅洪杰为报「知遇」之恩,最终选择了跳楼。

如今,傅洪杰已死,对他个人问题的追究自然随之终止,但痛定思痛,我们还是很有必要检索那一段王怀忠傅洪杰沆瀣一气、狼狈为奸的历史,以警示后人。

*暗示脱贫靠开发女人

阜阳市的特点是:人口多;一千多万,占安徽全省人日的五分之一,不亚于一个小国家;基本以农业为主,工业,尤其是重工业几乎没有甚么基础;资源比较贫乏。一言以蔽之:落后。

九十年代中期,王怀忠出任阜阳市委副书记、市长,发展阜阳的经济成了他的主要任务。

此前,王怀忠曾担任过亳州市(县级市)市长和市委书记,出访过一些国家,对某些国家经营的无烟工业「红灯区」十分感兴趣。一次,他到阜阳下辖的一个县参加经济发展环境问题研讨会,按惯例,县四大班子主要领导都到场作陪。他翻了一些材料,又到几个典型乡镇转了几圈后,再也掩饰不住自己的不满,在餐桌上王怀忠单刀直入地问坐在身边的一位县领导:「看看你们县,经济太落后,再继续下去,要拖阜阳的后腿。你们可想到甚么高招?」

几位县官正为此事伤透脑筋,因为有消息说王怀忠之所以把这个研讨会放在自己县里开,是想「将」县领导一军,于是县领导们纷纷诉苦:「我们县与兄弟县市相比,矿产资源贫乏,旅游资源也不行,恐怕政策要多向我们倾斜倾斜,在重大项目投资方面里要多照顾我们。」县领导这番话得到的答覆却是:「政策倾斜,还要看你会不会利用嘛!你说你们县没有资源,我不同意这个观点,资源是有的,就是没开发利用!」说这话的时候,王怀忠毫不掩饰地用手指著身边两位正在斟酒的年轻漂亮的女服务员。县领导总算明白了这位一巾长想要开发「资源」的意思。几位县领导还就市长的这番「指示」议了议,认为如此违法的行为无论如何也不能推广,查处下来包括市长也承担不了这个责任,因此,王怀忠的指示还是没能贯彻。

*推行「繁荣娼盛」遇阻力

自己的意图没能贯彻下去,王怀忠耿耿于怀,而随后发生的一件事更是让王怀忠意识到:要贯彻自己的「繁荣娼盛」思心,没有一个得力的干将不行。

那是一九九七年夏,阜阳市公安局为贯彻中央关于严厉打击色情服务的精神,加强了对宾馆、歌舞厅等休闲娱乐场所的管理。此一刖,有关阜阳市繁华地段宾馆色情服务猖獗的举报信纷至杳来,市公安局让派出所突击行动,当场捉住了几对正在房间里苟合的男女,其中一名是外商。这名外商与王怀忠打过几次交道,早已摸清了王怀忠的想法,因此对嫖宿妓女一事毫不在意,且态度嚣张,听他的口气,反倒是公安民警做错了事。派出所按程序对这名外商处以罚款,当晚王怀忠得知此事后,暴跳如雷。第二天便派颌导到外商那儿做安抚工作,并责令派出所写出检讨。

在一次大会上,王怀忠以此为例谈了自己的「一点儿想法」:「人家外商到我们阜阳来投资,带来了项目,带来了资金,带来了效益,就是没带老婆和女秘书,住在宾馆里,时间这么长,找个人陪陪,可以理解嘛。再说两厢情愿,我看不是坏事嘛,以后这类事不准再查,谁要是查,就是影响阜阳的政策开放,破坏阜阳的投资环境。」

据说,这几句话成了王怀忠「语录」中的「经典」,一时间阜阳家喻户晓。

然而,卖淫嫖娼、色情服务、「红灯区」之类,毕竟是中国现行法律严厉禁止的,对于王怀忠这一言论,许多领导干部不能理解,广大公安民警也不能理解,于是时不时就有人因嫖娼触「电」,或被拘留,或被劳教,或被罚款。这大大影响了王怀忠的所谓「大局」,损害了王怀忠期待的「投资环境」。

一位知情者透露,王怀忠多次在他认为一罪得住的小圈子内流露出这种想法:市公安局长要换人,不然,老是碍事。说这话的时候,他心里已有了人选,此人便是时任亳州市人民检察长(副县级)的傅洪杰。

*提拔老部下负责建红灯区

傅洪杰最初在阜阳市下辖的亳州市当公安局长。那时,王怀忠是亳州市市长,王怀忠属六十年代回乡青年,父亲早故,家境贫寒,从生产队记工员、大队党支部书记、公社团委书记干到乡镇长,亳州是他的发迹之地。这样一个土生土长而仅有初中文化程度的干部,当然不会不懂得 「一个篱笆三个桩」的道理,很快,公安局长傅洪杰便引起了他的注意。

据了解,傅洪杰第一次向他汇报工作时曾说的一句话,便搞定了他与王怀忠的关系。傅洪杰的那句话是:「市长,我这个公安局长没甚么头脑!你咋说,咱咋干。」有人戏言,正是这句话使傅洪杰与王怀忠的距离变成了零。

王怀忠在亳州市长的位置上干了一段时间后,即将升任市委书记,上级组织部门已派人对他进行考察。消息传来,一个老干部很不理解,认为他乱搞女人、道德败坏,不宜提拔重用,便向组织上反映,并当著众人的面指责过王怀忠。此举令王怀忠极为尴尬,视一这位老干部为眼中钉肉中刺。傅洪杰得知此事,立刻找到了效犬马之力的机会,他藉口这位老干部和邻居打架,以伤害罪为由将其拘捕。在看守所羁押期间,这位老干部病得不轻,按规定可以取保就医,但傅洪杰坚决不放。这位老干部有一个女儿在外地念大学,得知父亲遭灾,辍学在家替父讨公道。在外界的压力下,傅洪杰答应可以给他治病,但不得出看守所。傅洪杰一次酒后吐真言:「书记现在处在关键时刻,此人不能放,一放出门,必然放书记的坏水,那还得了!」

傅洪杰的「良苦用心」,自然得到了「领导」的回报。王怀忠就任亳州市委书记后,傅洪杰由正科级升至副县级,当了检察长。

对如此赤胆忠心的铁哥们儿,王怀忠出自然宠爱有加,当王怀忠在阜阳市主要领导的位置上坐稳之后,便力排众议,将傅洪杰由亳州市检察长(副县级)调任阜阳市公安局长(正县级)。

有人说王怀忠这是一箭双雕:一是通过傅洪杰控制市公安局,减少推行「繁荣娼盛」理论的阻力,二是利用傅洪杰打击异己势力。官场游戏中的「投桃报李」,傅洪杰不会不知道。傅洪杰走马上任后,下大力气做的一件事就是:给为数不少的宾馆、娱乐场所挂上了「阜阳市重点保护企业」的铜牌子。有了这个金字招牌,一时间阜阳「繁荣娼盛」之说不绝于耳。阜阳的一位老领导说:那段时间,阜阳一巾大街小巷走不了几步便可看到高悬著的醒目刺眼的红灯笼,那是色情服务的一种暗号和象征。这与傅洪杰一手把持的阜阳公安局的「不作为」有很大开系。

王怀忠曾不止一次拍著傅洪杰的肩膀道:「有你在,我放心多了。」

*鞍前马后提裤子擦屁股

主张「繁荣娼盛」的王怀忠,除了善于玩弄权术、对钱财贪婪之外,最大特点在于好色。贪官好色,「英雄美人」惺惺相惜,早已是老掉牙的故事,但王怀忠则与众不同。举个很简单的例子,「他和至少三个女人生了孩子」的查证,曾让大大小小的好色贪官们自愧不如。因此,他非常需要这样一个人:他拉「屎」,有人替他擦屁股。很显然,这么多年来,从亳州到阜阳,直至王怀忠案发,傅洪杰是少数几个能帮其提裤子、擦屁股的人,而且还擦得最出色。阜阳的许多干部群众都知道,傅洪杰与王怀忠的关系最特别。

王怀忠最早爆出的性丑闻发生在亳州。那时,王怀忠是亳州市市长,有一个并非他妻子的女人经常在他家出出进进,当然,这女人比他的妻子年轻,有姿色。后来,这末婚女子肚子大了,「青山」再也遮不住了,是傅洪杰替他摆平了此事。这女人的事「圆满」解决,傅洪杰「功不可没」。王怀忠的老婆从一 开始的「吃醋」到后来摆出的「大将风度」,傅洪杰是做了不少工作的。对没有文化、也无社会地位的那个未婚女子来说,公安局傅局长的话岂能当作儿戏?这个女子后来被安排到一家服务单位上了班,还被王怀忠的老婆认了「乾妹子」

王怀忠有众多的女人。在阜阳,随著他地位的升迁──副专员、市委副书记、市长、市委书记兼人大主任,他周围的女人自然也越来越多。对这一点,阜阳市上至领导下至平民百姓许多人无不知晓。但在众多与王怀忠有染的女人中,真正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只有一个马姓女子。马某原是阜阳市某县的服务员,是个绝色美人,王怀忠在该县检查工作时对马某一见倾心。马某傍上在阜阳市呼风唤雨、说一不二的市长、书记,说是违心相投怕也没人相信。几番偷偷摸摸之后,马某乾脆与丈夫离了婚,又过了一段时间,马某一不做二不休,从县里调至阜阳市在一个小单位做了「会计」。

然而,马某与王怀忠的事像长了翅膀似的,很快便满城风雨,马某受不了同事们异样的眼光,在与王怀忠温存的时候常常叫苦,时不时还流下几滴眼泪,让王怀忠顿生恻隐之心。

王怀忠为此找来傅洪杰,要他解决马某面临的问题。

傅洪杰向王怀忠建议:那个机关小,人员素质差,好议论他人是非,不如将马某调进市公安局。

主怀忠当即拍板同意。没几天,马某便调进市公安局,傅洪杰为掩人耳目,先将马某安排到一个派山所工作。

*二奶一家鸡犬升天

一九九七年,已是阜阳市委书记的王怀忠官运享通,而且时不时还有「书记即将提升」的传言,王怀忠也预感仕途畅通,升官是迟早的事,便向傅洪杰交底:马某文化程度不高,对公安业务又不熟悉,要在最短的时间里一劳永逸地解决这个问题。傅洪杰心领神会,没过多久,马某便进入了堂堂高等学府,成了某公安大学的一名学生。

马某有一个弟弟,从部队退伍回家,傅洪杰「爱屋及乌」,将此人调进下属的一个派出所,还任命其为副所长。

马某的这个弟弟在阜阳市人称「国舅」,派出所的大多数民警对他的所作所为反应强烈,但也有因不知情而「倒霉」的。当时的颖州区公安分局(该派出所的主管单位)局长不明底细,找这位副所长谈话,严肃地指出了他的问题。谁知第二天傅洪杰便打来电话,让这位分局长如坠雾里云中:「分局长,打狗还得看主人嘛!」

没过多长时间,这位分局长便被调离,到某部门做起了副职,这位分局长便将这一情况向省一里某位在阜阳工作过的老领导作了反映。老领导给王怀忠打来电话,询问情况。王怀忠在电话里唯唯诺诺,可电话一挂,立马变了脸。傅洪杰当天晚上便下了那位分局长的枪,审了一夜,追查是谁泄的密。这样「忠心耿耿」的部属自然得到王怀忠的大力栽培,尽管在副市长人选上有很多人提出了傅洪杰的问题,但王怀忠力排众议,让傅洪杰当上了阜阳市人民政府副市长,并仍然让其兼任市公安局局长、政法委书记。

傅洪杰虽然死了,但他以及与他有特殊关系的王怀忠的问题并末随之烟消云散。此两人的所作所为正应验了一句古话:多行不义必自毙。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