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与苏俄的转向
 
张伟国
 
2002-6-3
 
【人民报消息】在布希总统最近这次访问俄国和欧洲的行程中,确立了俄国与西方国家的新关系,俄罗斯全面转向西方,宣告了北约俄罗斯理事会的诞生,这是当今世界最重大的国际事件了,它被认为是冷战真正结束的标志!毫无疑问,它将对人类未来的发展产生深刻的影响。值此“六四”13周年到来之际,很自然使我联想到“六四”与苏俄转向两者之间的关系。

八九年五月,前苏联领导人戈巴契夫中国的访问,是八九民运与中南海权力斗争交叉重合的一个重要转折点;而稍后中共的六四血腥镇压,则是推倒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变色的第一块多米诺骨牌,直到标志着共产主义实践的苏联帝国解体,从这个意义上说,六四事件是现代新俄罗斯的催生婆。此乃是:墙内开花墙外红--八九民运是北京开花,莫斯科结果。

在六四之后的13年中,中共用经济自由赎买了社会民众的政治诉求,经济“繁荣昌盛”的假像迷惑了整个世界,在特权阶层的身体力行的推动之下,整个社会陷入了空前的腐败,丧失合法性统治的中共在政治上变得日益脆弱。与此同时,俄罗斯在世界上丧失了原先的超级大国地位,经济一落千丈,社会转型令人民生活动荡不安,加上新闻自由对社会弊端的针砭,“今不如昔”似乎成了不少人对俄罗斯的印象。看起来,俄罗斯与中国朝着两个相反的方向在发展。

然而,13年过去之后,俄国仅仅只是经历了从叶利欣到普京“两代(届)”领导人,国民经济已经止跌回升,而且在经过不断地徘徊和调试之后,奠定了拥抱西方的外交安全战略,与美国为首的北约建立了战略伙伴关系,这既表明了俄罗斯已经决心把自己的命运与西方联接在一起,同时,也表明俄罗斯基本完成了社会转型,它选择了用与北约结盟的举动来溶入当今世界的主流文明。从历史发展的长河来看,俄罗斯这十多年所付出的社会成本是极其低廉的,这既是俄罗斯民族成熟的标志,也令世人敬佩不已。

同样在这13年中,中共先是千方百计摆脱六四事件后的国际制裁和外交孤立处境,继而以“大国外交”的名义在国际上兜售后冷战思维,在国际政治和人权等领域成了反秩序反文明的领头羊,911之后为了营建“多极世界”的战略,甚至搞起了“流氓外交”,江泽民公然与邪恶轴心国家勾勾搭搭,……正当江泽民为自己玩弄“合纵联横”的外交手腕得意忘形的时候,恰恰是中共把整个国家绑上了全面沉沦的方舟,中华民族迷失了自己的前进方向,更加远离了人类文明。

如果讲六四是触发俄罗斯转型的导火线和启动机,911则是俄罗斯完成转型的最主要的动力!通过六四和911,俄罗斯人民以自己的行动,唾弃了专制主义和极端的宗教的意识形态,在六四13周年来临之际,以人性和良知选择了新俄罗斯的前途。我想,这也是俄罗斯对六四13周年最好的纪念,对八九民运最好的回报。如果讲,中南海的当权者13年前还看不清这样的天下大势,似乎还有什么自以为是的理由,在13年后的今天依然抱残守缺、执迷不悟,那就是无药可救了。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