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自以為得計的上海合作組織合作了什麼?
 
佚名
 
2002-6-26
 
【人民報消息】割地萬里換得一句「秦王為趙王擊缶」。

近期的新聞圖片中有兩張給我留下深刻映象。其一是小布什與其歐洲盟友的合影,照片上共有四人,神采奕奕的小布什站在最右邊,中間的、最突出的兩個位子上是行動上得聽命於美國的歐盟和某小國領導人。其二是上海合作組織六國領導人的集體合影,與1996年的上海五國紀念照如出一轍,中國總書記江澤民還是占據著中間的位置。這是巧合嗎?哪來那麼多巧合,外交場所視禮儀為大事。是人家中亞四國首腦謙虛?為什麼我們不能謙虛一回?當今世界唯一的真正的「核心」時刻注意使自身形象「去中心化」,一個自命的窩裡狠的「核心」卻不放過一切機會凸顯自己,這說明什麼?占據中心地位者,自以為享受到作為一個大國的地位和榮譽感。殊不知正是這一細節,卻令旁觀者看出一種對獲取中心地位的病態的執著,以及掩蓋在深處的對失去中心地位的病態的憂慮。

今天的中國的江氏外交常被北京自稱為大國外交。這種外交又常被人稱為「春秋外交」。大國者,比小國大也。春秋者,列國爭霸也。春秋外交也就是爭霸外交,是為了當霸主而外交。口口聲聲大小國家一律平等,卻一口一聲以大國自命,一口一聲弱國無外交,大國之志、威臨弱國之心昭然若揭。勃勃野心,全球大秦帝國之志路人皆知。江澤民大概沒理會人家對此會怎麼想。人家的想法會很簡單,現在沒實力都這麼霸道,有了實力,豈不會成為「德意志第三帝國」之二?北京當年倡導上海合作組織,目的就是為了讓自己過過主角的癮--地區政治的霸主,就像當初齊恒公會盟六國一樣。可是,中亞國家難道會甘心在中俄軸心面前的處於邊緣化、附屬和配角地位?江澤民大概忘記了,中亞國家與我們擁有一部幾乎同樣的歷史。要他們當配角嗎?想得美!

當初宋襄公也是想當霸主的,結果成為千古笑柄。今天的江澤民希望把中亞地區當作與美國賭一把的後院,視為自己的禁臠。可是,中亞是否樂意給你當後院?給你看院多少錢月薪?出得起好價錢嗎?又有什麼實力保證禁臠不被別人搶奪走?江XX主觀上期待以上海合作組織牽制美國一極獨大。可是,中亞國家接納美國駐軍這件事本身就帶有解構中俄軸心的色彩,江澤民自以為將人家運籌帷幄了,不知卻正鑽進了中亞的圈套,人家借美國牽制你呢。果然,國境線劃界一結束,沃野萬里牢牢實實地送進他們的腰包,原先蒙在上海合作組織面上的一層政治軍事合作面紗立馬被人揭開,北京不得不違心地承認組織降格為經濟警事合作的事實。以想牽制別人開始,反落個受人牽制結局,不是宋襄公第二而何?

拿錢拿土地買人家一個虛與委蛇,虧本太大。但這種虧本買賣江澤民幹得少嗎?為了在聯合國裡拉到幾個啦啦隊員,江謀不惜拿納稅人的錢去討好、支持伊朗、利比亞、朝鮮等邪惡國家,美其名曰「尊重名國人民自主選擇政治體制」。這些國家的政治體制是民眾自主選擇的嗎?祖宗說,兄弟鬩牆,外禦其侮。江澤民卻只會聯合外人來整自家兄弟,這些年,大陸到處要求別人「承認一個中國,北京是中國唯一合法的政府」,等於是把柄送到人家手上。到處要人家保證一個中國,正反映出北京對自身地位的合法性心裡沒底。不少國家,包括美國,正是捏著這個把柄玩北京玩個沒商量。今天兩岸間的對抗說到底已經不再是意識形態的對抗,大陸已不再是昔日那個紅色的江山,今天兩岸間只是威權與民主的對抗,在大陸這一方,更多的成份是情緒的對抗,還想挾1949年的餘威,要人家尊敬自己是大哥大。為了這點脆弱的虛榮,北京不惜血本,甚至準備與美國開展軍備競賽。蟎旰之狀,何等可笑!

從1950年代開始,世界分成美蘇兩大陣營。雖說兩大集團的邊緣有些戰事,如朝戰、越戰、古巴導彈危機等,但上演得最多的還是蘇聯集團的內斗。入侵華沙,布拉格之春,珍寶島之戰,中越戰爭,阿爾巴尼亞與蘇聯交惡,南斯拉夫的鐵托反水,越柬戰爭,中朝齟齬等等,在不到五十年的時間裡,蘇聯集團內部,「同志」間貌合神離,或相互拆臺,或兵刃相見,麻煩不斷。反觀同期的美國及其盟友間,無論是美歐,還是美日,美韓,美加,美澳無一不是和平共處,相互促進,共同發展。中亞國家和俄羅斯不會不知道,極權國家最不可預期,與獨裁政府結盟,如與豺狼共處一室,再大的聯盟到頭來都會成為兔子的尾巴。最高權力者的更替,權力者本人「片刻的激情,暫時的利益或偶然的機會,甚至一時一事的個人好惡」,每一個細枝末節出點小問題,都有可能導致聯盟毀於一旦。君不見中越戰爭時越南壘戰壕的米袋上印著「中國製造」?君不見蘇聯傾囊相授,倒換來個中美建交?別看開始說得水能點燈,昨天還是「同志兼階級兄弟」,說不定明天自己就會成為大灰狼肚子裡的美味佳肴。

將國家的戰略置於一個遠古時代的範式中思考,等於是用一種淘汰了的軟件來處理擴大了數百萬倍的信息,必然導致結果偏差十萬八千里。今天雖然萬國爭竟,百舸爭流,但已經不可能是春秋的輪回,更不可能再上演春秋戰國的好戲,春秋時代的思維方式及其核心謀略「遠交近攻」、「合縱連橫」已經過時,是淺顯到無需證明的道理。在國際政治軍事舞臺上還以兩千年前的模式思維,時刻希望成為國際政治軍事中心,更不啻為「盲人騎瞎馬,夜半臨深池」,碰壁摔跤是免不了。上海合作組織成不了氣候,虧了就虧了,當作交了學費,不如乾脆名實相符地把這個組織就當成一個地區性經濟、警事合作組織,對保障西北邊境還是不無作用的。因過頭來,迅速改變冷戰思維,從爭霸的臆症中早點醒過來,訣別黨權「一世、二世、三世以至萬世」的癡心妄想,別念叨著自己是什麼天生的中心材料,更別去貪心當什麼取代美國的老大,抓住當前國際環境相對平穩的絕佳機會,以國內利益為重,早日還政於公眾,在國內建構憲政秩序,從此以誠實的平等取信於天下,這才是正經。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