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週末:大火前5天,北京部署整治網吧
 
生之窗
 
2002-6-20
 
【人民報消息】

網吧生死劫

  這是一扇生死之窗。穿過它,依然能享受到這個世界的陽光和空氣;沒能穿過的人,死神便會朝他伸出雙手。

  扶著窗臺,記者輕輕一跳,便越過窗戶,進入了這個死亡曾經光臨24次的地方。當然,在6月16日凌晨,從此窗出入絕不會這樣輕鬆。

  在大約20平方米的房間內,四周排列著10多臺電腦。其中的大部分已被燒得支離破碎,只有東南角處那一臺依然光潔如新。

  而被煙熏成焦黑色的牆壁,空氣中彌漫著的濃重的焦糊味,把人帶回16日的那場滅頂之災。

  沒有任何徵兆,6月16日凌晨2時30分左右,一場驚天大火突降「藍極速」———位於北京市海澱區學院路20號的一家網吧。

  「只覺得濃煙從樓梯口滾滾而來,有人大喊,著火了!」一位幸存者說,「我和我的一個正在上網同伴迅速後退,但煙比我們更快。當它衝到我鼻子裡的時候,電斷了,一片漆黑。」

  慌亂的救命聲驚醒了石油大院28號樓201住戶周女士。在所有住戶中,她家的房子與「藍極速」只有2米之遙,是最近的一家。弄清情況後,她迅速撥打了119電話,而後便一路小跑下了樓,來到「藍極速」網吧北側的小路。

  「我聽到裡面一個女孩的聲音:我難受,快上醫院!」周女士說,「另一個男孩回答:有我在,別怕!先喝口水,我帶你跑出去!」然而,在彌漫的煙霧裡,男孩女孩的聲音很快變成了絕望的救命聲。

  「藍極速」位於臨街的一座簡易樓的二層,坐北朝南,前後都是東西向的小街。但在此時,網吧的大門已不知被誰牢牢鎖死。北邊和東邊的七個封著鐵護攔的窗戶,就成為上網者的惟一生路。

  「求求叔叔阿姨,快救救我呀!」「我只有20歲,我不想死!」北側的那個一米見方的窗戶內,六個腦袋擠在一起。他們聲嘶力竭的喊叫,撕破了黑夜的長空。

  救人者

  2時50分左右,29號樓102室主人靳鴻九出現在這六個求生者的面前。29號樓位於「藍極速」網吧正北側30米處。靳早年曾經下海,後因身體不好一直在家休養。

  「看到求救者之後,我爬上了二層北窗前的大平臺,來到他們面前。」靳鴻九指著通往二層平臺的臺階說,「窗戶的玻璃已經被打碎,人們爭著探出頭來呼吸。由於鐵護攔的間隙很窄,他們的頭被擠得變了形。」

  「好心人,快去拿鋸條!」一位約20歲男孩對靳鴻九喊。此人的臉已經被煙熏成灰色。

  「我這個時候還算冷靜,」以前曾經兩次救人的靳鴻九說,「面對手指粗的護欄,鋸條恐怕太慢了。我看到護欄是用螺絲固定在牆上的,就立即回家取扳子。」

  此時約為2時55分。住在29號樓7層的一位居民說,天空開始飄出小雨,一道閃電將網吧之火映得更為慘烈。28號樓的周女士繞到了「藍極速」南側正門,她說,「那裏的煙比後面要濃得多,火苗也跟著竄起來了。」

  約兩分鐘之後,靳鴻九帶著扳子,回到網吧窗口前的平臺。煙已經讓裡面的人幾乎窒息,他們在大聲咳嗽。靳鴻九開始卸護欄右側的螺絲——在這一邊,共有四顆螺絲將鐵護欄緊緊固定在牆壁上。

  「老天保佑,由於護欄沒有安多長時間,所以沒有銹死。」靳鴻九說,「但煙太大了,熏得我張不開眼睛,手也顯得很笨。擰開第一個螺絲,幾乎用了一分鐘。」

  此時,另一個救援者出現在靳的身邊。他拿著一把鉗子,去卸窗戶左側的合葉。靳鴻九想叫他和自己一起動手,但濃煙又把話堵了回去。

  當卸開第二個螺絲的時候,裡面的人看到了生機,求生的欲望讓他們拼命向外撞。靳鴻九制止了他們:「如果把剩下的螺絲撞脫了扣,扳子就不起作用了!」

  救人的過程大約持續了三分鐘。四個螺絲終於打開了。沒等靳鴻九發話,裡面的人猛地撞開了鐵欄。一、二、三……六!在這個窗戶,一共逃出了六個人,全是男的。

  「他們痛苦地蹲在地上,嘔吐、咳嗽。」靳鴻九說,「此時,消防隊員已經趕到。」

  靳鴻九本想回家,但他左側的一個窗戶裡傳出了絕望的喊聲:「我不行了!」靳鴻九又奮力擰開了那個窗戶護欄的一角,從裡面生生拎出了一個重約80公斤的男生。

  此時的靳鴻九也被煙嗆得呼吸不暢,頭疼難忍。回家之後,他便昏昏沉沉地睡著了。

  消防隊的水龍已經壓住火焰。消防隊員同時卸下了東側一窗戶的護欄,從中又救出一些幸存者。3時30分左右,大火被撲滅。

  周女士說:「999和120已經趕到現場,醫生們踏著一片狼籍,開始向外擡人。但在前門,我沒有看到一個生還者,死者已經被燒得變了形。我的手在抖,心碎了———死者肯定是孩子,他們的母親大概還在熟睡中。」

  16日晨,當靳鴻九醒來時,官方已經發佈消息:在這場新中國成立以來北京市傷亡最多的火災中,當場燒死20人。17名傷者被消防人員送醫院搶救後,又有4人離開了世界。17日下午,當靳鴻九把本報記者引入那扇有六人逃生的窗子時,這位51歲的漢子長長嘆了一口氣。

  周女士90多歲的老婆婆也目睹了大火的場面。「慘吶,慘吶!」她喃喃地說著。

  幸存者

  史力是這次火災的幸存者之一。

  史力的父母住在石油大院9號樓,15日晚,他帶著6歲的兒子來探望父母,兒子提出要在這裏過夜,他就打算到旁邊的「藍極速」網吧上網。

  晚9時45分左右,史力走出家門時,因為感覺口渴,就隨手抄起一個1.25升的空可樂瓶子,灌滿純淨水後帶在身邊。

  網上的時光總是消磨得很快,當史力欲離開「藍極速」時,已是深夜。然而,此時的「藍極速」的大門已被反鎖。而這個時候,網吧裡還有幾十人,他們都是包夜上網者。

  無聊的史力開始與同伴侃大山。16日2時30分左右,一股很濃的汽油味從樓梯口處傳來,隨即,火著起來了。

  熟悉道路的史力第一個跑到廁所中———儘管這裏的窗戶已被封死,但距離火源較遠。略懂救生常識的他匍匐在地,避免吸入致人死命的濃煙。他同時摸出手機,迅速撥打「119」。

  但煙依然濃烈,室內的氣溫逐漸升高。史力想起了那瓶礦泉水。他把水淋在身上,人頓時清醒了許多。

  呼嘯而來的消防車吵醒了母親。但她沒有想到,自己的兒子就在烈焰之中。史力被人救出之後,顧不得傷痛,立即跑回家。

  如今的史力還在積水潭醫院接受治療。鎮靜和那瓶礦泉水不僅讓他死裡逃生,而且大大減少了他的病痛,醫生說:他只有呼吸道的輕灼傷。

  人為縱火

  據一位曾在此上網的青年稱:事發時,「藍極速」開業不過半個多月。因其電腦及內部陳設很新,所以吸引了周圍諸多網民。

  「最火的是每天的中午和下午放學後,幾乎沒有位子。」一位經常在此上網的人說。

  「藍極速」開業之初,上網價格為每小時2.5元,後來漲到3元/小時。由於價格高於毗鄰的「曉蕾網吧」,所以來藍極速上網的,都是經濟條件好些的人,如附近高校的大學生。而中午和傍晚,該網吧則被石油附中的學生占據。

  這裏的包夜價格為12元。每天凌晨1時左右,當老板或其他管理者離開時,都會把通宵上網者鎖在網吧內。一是怕工商查處———因為這個網吧沒有執照;二是擔心有人盜走電腦———這也是窗戶安裝鐵護欄的原因。

  該網吧東臨石油大院28號居民樓,西邊是一個超市。而在「藍極速」的西側,一個名為「曉蕾」的網吧與之緊鄰,同在二層樓——只不過,曉蕾的門開在北面。一家加油站離「藍極速」只有50米之遙,位於它的西南側。一旦大火蔓延,後果不堪設想。

  事發之後,儘管警方迅速封鎖了「藍極速」門前的小街,但此處仍是人滿為患。痛斥、責罵、惋惜、哀傷……人們在宣泄著自己的感情。

  在網吧北側的花園內,一位姓馬的女孩已經徘徊了一天。「我在找一個朋友,他很喜歡上網,並曾來過這裏。」女孩望著「藍極速」被熏得烏黑的窗戶說,「火災發生後,他就失蹤了,打手機也聯繫不上。」

  更多的尋人者集中在海澱區學院路街道辦事處———位於事發地東側約500米。臨時成立的事故處理小組在此處辦公。6月17日,當本報記者要求採訪時,被該處負責人婉言謝絕。據此處的一位警察透露:認屍工作進展得並不順利。因為大部分死者被燒得變了形,恐怕要做DNA檢驗。

  據調查:災難發生時,「藍極速」中的上網者大都是附近高校的學生。其中,北京科技大學預科班學生占相當比例。

  北科大預科班隸屬該校成教學院,分文理兩個班。學生人數超過100人,類似於高考補習班的性質。記者從有關渠道了解到,死者中有9人為科大預科班學生。

  火災中的傷者被送入292、262兩所醫院。6月17日,262醫院的傷員又被轉到北京積水潭醫院燒傷科。記者欲入院採訪,同樣遭到拒絕。

  一位消防專業人士分析說,火災的起因有三種可能:一、電路過載;二、抽煙引起;三、不排除人為縱火的可能——因為據多名生還者稱,起火之前聞到了汽油味——網吧怎麼會有汽油?

  「縱火藍極速」的傳言已被附近相當一部分居民相信。6月19日晚,當本報記者再次來到事發現場,居民們非常詳細地「描述」了縱火者的特徵。

  「那是兩個人幹的。」一位老先生說,「其中一人在15歲上下,另一人的年齡稍大一些。夜裡2時多,他們將事先準備好的汽油潑在網吧鎖閉的門前,而後點著了它。看到火起,兩人就跑掉了。」

  至昨日下午,此案終於有了結果:北京市公安局宣布,經偵查,認定這起火災系人為縱火所致。6月18日15時許,兩名涉嫌縱火的嫌疑人被警方抓獲。縱火嫌疑人張某、男、13歲,宋某、男、14歲,二人系本市某初中學生,且均因父母離異後缺少家庭管教經常逃學。近半年來,二人一直居住在海澱區展春園宋某家。二人交代,他們經常去網吧玩,兩週前在「藍極速」網吧與服務員發生糾紛,於是起意報復,遂購買汽油縱火。他們對這一事實供認不諱。對此案,目前公安機關正進一步依法審查。

  事實上,就在火災發生5天前,6月11日,北京市有關部門召開會議,部署對網吧等上網服務場所進行一場專項治理。記者從北京市公安局網站上看到了治理的主要內容:

  本市將從現在至10月1日,在全市範圍內開展「網吧」等互聯網上網服務營業場所專項治理行動。

  此次專項治理行動的重點是,堅決整治「網吧」等互聯網上網服務營業場所中出現的危害國家安全,煽動民族分裂,散布謠言,擾亂社會秩序、影響社會穩定,宣揚邪教和封建迷信,傳播淫穢、色情、暴力、賭博等有害信息。有力打擊利用「網吧」等互聯網上網服務營業場所經營含有色情、賭博、暴力、愚昧迷信等不健康內容的電腦遊戲和非網絡遊戲。嚴厲查處容留未成年人在非國家規定時間內進入「網吧」等互聯網上網服務營業場所等違法經營活動。 (南方週末)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