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將做出審判(4) ── 強力腐蝕鋼鐵長城的江澤民(中)(圖)
 
李威
 
2002-6-12
 
【人民報消息】(接上)

談到中國人民解放軍,不能不談到雷鋒,因為他是建軍以來唯一樹起的一面光輝的旗幟。

現在不知道「雷鋒」這個名字的人不多,很多人把他作為嘲諷那些當好人做好事的「傻子」們的代名詞。

真正知道雷鋒的事跡,知道他身上所凝聚的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對我們時代具有著強烈的現實意義的人更不多。

從美國西點軍校崇拜雷鋒說起

媒體曾報導過,西點軍校的學員們說,他們最崇拜的將軍是二次世界大戰的英雄巴頓將軍,而最崇拜的士兵則是中國的解放軍汽車司機雷鋒。有人發表文章說:「 西點軍校從來不曾懸掛過雷鋒的像。」

如果,當我們聽到美國西點軍校崇拜雷鋒的消息,想到的是:「人家外國人都在學雷鋒做好人,我們中國人為什麼不學習自己的英雄呢?」那麼考證這條消息的真偽就顯得不那麼重要了,重要的是人人都做好人,個個都有奉獻精神,處處都想到別人,那麼軍隊愛人民,人民愛軍隊,我們的軍隊必定是無堅不摧的鋼鐵長城。

軍民魚水一家親

3月12日,江澤民出席會見解放軍人大代表團時,向全軍發出了「嚴厲打擊恐怖活動」的號召。江澤民要求解放軍官兵要增強憂患意識,把反恐怖斗爭納入軍隊職責範圍,協助地方嚴厲打擊各種形式的恐怖活動。隨後,當局調動了在大慶附近駐紮的解放軍坦克團以及大批警察威脅示威工人。3月19日當局宣布大慶石油管理局實行戒嚴,3月21日數千名武裝解放軍開進大慶市。與此同時,當局遼陽先後綁架了姚福信等四名工人代表,並於3月20日出動數千解放軍和公安驅散在市政府周圍抗議的群眾。至今工人代表生死未卜。

去年二月一日,北海艦隊後勤部派遣二百多名駐軍,全副武裝,強行把已出租的一座位於大連西郊的高級公寓,收回給自己的家屬居住。半夜,強迫四百多名租戶搬走,發生了流血衝突,有五十二人受傷,二人傷重不治身亡。據悉,房客是遼寧省的單身幹部和離休幹部。

三月五日,黑龍江省齊齊哈爾軍分區,對前來追討欠債八百五十萬元無息貸款的十五名政府官員強行扣押。後來又對市警衛處來接官員的車輛開槍掃射,指其「闖軍分區」,造成二死五傷。

去年八月,張萬年在軍級幹部學習「三個代表」交流會上指出,軍隊和地方關係沒有處理好,提出不合理要求(例如:要地方政府補助軍隊,要求支付執勤、巡邏費、節日假期費等);軍隊侵害地方利益和群眾利益的事件近年繼續上升,引發軍民衝突流血事件。

據軍方披露:九九年發生了一千二百多宗侵害地方和群眾利益的事件、八十五宗流血事件。2000年上半年又發生了五十宗軍民衝突流血事件。去年和今年的還沒有計算。

江澤民秘密處決愛民英雄、38軍軍長徐勤先將軍

《天安門六四文件》五月十八日中共決定戒嚴後,在中央當夜調軍進京時, 但駐保定的三十八軍軍長徐勤先抗命,說他無法執行調軍隊進北京鎮壓學生的命令。按中共軍事法規,只有軍長和軍政委同時簽名,部隊才可行動,由於徐將軍拒絕在部隊調兵令上簽字,致使中央調軍進京鎮壓計劃嚴重受阻。後來徐被解除軍職,自此石沉大海。

有關方面通過多種渠道查證,直接或間接參與殺害徐勤先將軍過程的知情者和證據卻不少,山東籍退伍軍人談及「六四」後直接參與對徐將軍執行死刑命令的行刑過程。

民族英雄徐勤先將軍被踩著「六四」鮮血爬上總書記寶座的賣國賊江澤民密令殺害!同期被江澤民密令殺害的人士,還有在天安門廣場只身擋坦克的民族英雄王維林!

軍隊走私令海盜、響馬、地方貪官皆望塵莫及

江澤民上臺以後,隨著國內整體腐敗程度的迅速加深,隨著江澤民對他們的極度縱容,軍隊經商變成了毀國,變成了焚軍!

軍隊走私,要多少軍艦有多少軍艦,要有多少飛機有多少飛機,要多少軍用列車(火車、軍事專用列車),有多少火車軍列,要多少兵員參與,有多少兵員上陣,以保衛國防的武力保護軍人走私,真是殺雞焉用牛刀!要掃平一群海關緝私船,甚至攻打海關,也輕而易舉,有的是機槍、大炮、真要動高科技武器,也易如反掌。

一九九八年七月十三日中共中央開會,朱熔基證實統戰部走私汽車一萬輛,與政協黨組合夥分贓二十三點二億人民幣。解放軍走私,是走私隊伍中的大戶。一九九八年九月全國走私工作會議,朱熔基講:近年每年走私八千億,軍方是大戶至少五千億,以逃稅為貨款的三分之一計,便是一千六百億,全未補貼軍用,八成以上進了軍中各級將領私人腰包。

由於江澤民為了抓牢軍權,故爾討好軍隊,縱容軍隊違法經商,唆使軍隊大規模走私,人稱東南沿海解放軍走私比海盜猖狂,北方解放軍走私比響馬還厲害,據朱熔基總理一次反走私會上講:光一九九八年上半年軍隊開槍、開炮打死海關緝私人員及公安武警、司法人員四百五十人,打傷二千二百多人。他們還動用軍方氣象臺來服務,冒用總理簽字,隨便蓋上軍委副主席大印就冒領二十個億,事情到江澤民那裏就被壓下了,真是海盜、響馬、地方貪官皆望塵莫及的。

九牛一毛的走私後果實例:

原油、輕油走私、僅一九九八年一季有三千七百口油井被迫關閉,國內柴油、汽油滯銷而漲缶;鋼鐵走私使國內五家大鋼鐵企業停產;汽車走私占了國內市場百分之四十的份額;走私原糖,加工白糖一百七十萬噸傾銷國內市場,把全國食糖業擠垮;走私鮑魚,使市價由每公斤三百元,直跌一百六十元以下,低於養殖成本,擠垮鮑魚養殖業。

分贓不均 互相殘殺

分贓不均大火並,爆發內戰,全國遍地開花。1999年2月2日,為制止各軍,兵種,各大軍區,各省軍區內部及相互之間為私吞幾百萬,幾千萬,幾億,幾十億,逾百億人民幣而發生的大小逾百場戰爭,國務院,中央軍委發出緊急通知《堅決制止爭奪經濟體資金、財產的流血事件發生》。

河南安陽社旗,世界第二大空軍機儲中心,因軍人分贓火拼,引發大爆炸,燃燒8小時,炸毀81架飛機,占全軍1/60,傷亡57人,直接損失12億。雲南楚雄導彈基地分臟不均故意縱火案,一次死傷150多人,損失2億至十幾億。最厲害的黃海炮戰,海軍七艘軍艦為軍隊走私油輪護航。奉軍方最高將將領,向12艘輯私炮艇開炮,衝撞,傷亡輯私人員87人。

今年二月二十二日,寧夏回族自治區的石嘴山市,發生了文革浩劫以來罕見的駐軍、武警、公安開槍大混戰,事件導火線是由爭奪煤礦經濟利益引起的,至少有三百十多名駐軍、武警、公安和黨政幹部傷亡,死亡二十多人。傷員已被分送至銀川、蘭州、西寧軍區醫院搶救、醫治。

據悉,自前年中共撤銷了軍隊、武警、公安經辦經濟實體後,有關經濟利益的爭奪,軍隊與武警為分錢、分贓,爆發武斗,用槍、用炮用裝甲車,時有發生。僅去年,為了移交經濟實體的資金、資產,在南京、合肥、瀋陽、海口、南寧、深圳等地曾發生過動用軍警助陣的流血傷亡事件,共四十多宗,造成軍方、武警、公安、地方政府幹部四百四十多人傷亡,而官方把武警因爭奪資產傷亡的人數都算在公安、武警在值勤任務時的傷亡人數之內。

中央軍委、軍紀委在一九九八年一次專題會上披露:「軍隊經濟實體移交過程中已發生一百三十宗殺人滅口、攜巨款潛逃等惡性事件,其中湖北省軍區參謀長,遼寧省軍區後勤部辦公室主任、濟南警備區後勤部代部長等已攜巨款逃到海外。」

廣東軍區副政委和南海艦隊副政委在酒吧間瓜分財產,珠海警備區做和事佬。一言不和各以酒瓶擊頭,淌出腦漿者甚眾,流血者更無人無之。廣東軍區後勤部唐處長、海軍湛江基地政治部肖主任,二人流血過多,皆砸出腦漿而喪命。

十三軍副軍長崔國棟少將於一九九八年十一月二十八日,飛往西昌向西昌軍分區後勤部宋副部長索要二千萬,宋副部長手腳麻利,掏槍動作略勝一籌,軍長崔國棟與警衛蔣國民應聲而斃。

華東軍區屬下安徽省軍區,合肥市警備區和安徽省武警總隊,三方合夥經商,辦移交前三方財政由省軍區掌管,安徽軍區首長移交前先吞沒四分之三,余三分之一瓜分。不服者動槍,在省軍區禮堂三方混戰,僅軍官就傷亡三十多名。

亞洲最大、世界第二的中國空軍飛機儲存中心,位於河南省安陽的社旗,一九九零年八月動工,一九九四年十二月竣工,耗資八十億。該中心西南七號值班室,兩軍人為參與外面另一軍事單位經商所得贓款分配不均而爭吵,而動手,而動火器而引發爆炸,繼而引發火災,八十一架機炸毀,九十名軍人傷亡,直接軍事損失十一億。解放軍只有五千架飛機,一下損失六十分之一!

從一九九九年二月二日到二月二十二,中國人民解放軍各軍、兵種,各大軍區、各省軍區之間及內部為私吞幾百萬、幾千萬、幾億、幾十億、逾百億人民幣而發生了大小數百場戰爭。

在江澤民的領導和指揮下,我們的子弟兵沒有死在保家衛國的戰場上,卻倒在了人為財死的烽火中。


(未完待續)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