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將做出審判(4) ── 強力腐蝕鋼鐵長城的江澤民(上)(圖)
 
李威
 
2002-6-11
 
【人民報消息】俗話說:軍令如山倒。

國家軍委主席的權力和威望就在於此。所以在他身上必須具備一個民族賴以生存的精神:忠貞、道德、善良、公正、坦直、真誠、忘我、無私、坦蕩、大度、嚴明、律己。如果反之,民族就面臨大災、人民就面臨大難、國家就面臨動蕩、周邊就面臨戰火。

秦始皇時代修造的萬里長城用以抵禦外來侵略和保護國家安全非常有效,所以中國人歷來用「鋼鐵長城」來讚譽自己的子弟兵──中國人民解放軍。

毛澤東的軍事謀略和威望

毛澤東為了防止自己死了以後各軍區權力過大,各自為政,所以決定在世時解決八大軍區司令員調防之事,不能讓他們手握重權、發生軍閥割據的局面。其中最難動的是南京軍區司令員許世友,他在軍區內呼風喚雨、無人不服。他有個特點就是雖然脾氣暴躁、誰的話也不聽,但他非常尊重毛主席。如果他的問題解決了,那其他人的調防就會迎刃而解。

毛澤東決定從他入手,拍了一個電報,讓他速來北京,他不知發生了什麼事就立即帶了一個警衛和一個秘書往北京趕。見到毛主席,滿頭大汗的他畢恭畢敬地問道:「主席有什麼事情吩咐。」毛主席輕鬆地說:「找你陪我下棋。」許世友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讓我速來是為了陪主席下棋?」棋子擺好了,許世友謙恭地堅持要主席先走第一步,毛澤東說:「好,是你說的啊,叫我先走的,那我先走了。」他上來就把許世友的四個卒子抓在了手裡,許大叫:「您怎麼好拿我的兵?」毛主席說:「怎麼,我難道就不能拿你的兵嗎?」許世友回過味來說:「當然主席可以拿我的兵。」「也是你自己說的,我可以拿你的兵。」主席把棋盤一推說:「好,我們棋就下到這兒,我要拿你的兵了。行不行?」許世友說:「行,主席可以拿我的兵。」「我現在命令你離開南京軍區到廣州軍區當司令員。不許帶一兵一卒,光桿司令去上任,行不行?」許世友說:「主席怎麼說我就怎麼做。」……這樣許世友離開了所有對他忠心耿耿的屬下,來到了人地兩生的廣州。剩下的七大軍區司令員自然都不在話下。毛澤東用一份電報一盤棋巧妙地拉開了中國八大軍區司令員調防的序幕,憑的是他那份不可動搖的威望。

中共中央規定黨總書記自動兼任軍委主席。六四血案的最大受益者江澤民當上了總書記,也成了拉不開槍栓的軍委主席。

江澤民治軍憑的是什麼?

在中共歷史上,凡是掌握了軍權的,權力才能穩固;凡是沒能掌握軍權的,其接班地位就會旁落他人。毛澤東、鄧小平用槍桿子打出了自己的天下,軍權牢牢地掌握在自己手中,不曾打過仗、不曾放過槍的江澤民從鄧小平手裡接過軍委主席的位子,但並沒有接過軍權,他坐在空中樓閣上,玩不轉這支軍隊,更談不上江令如山倒了,十幾年來,他唯一能發射的就是糖衣裹著的炮彈。

糖吃多了要發酸的,酸多了就成了強力腐蝕劑。現在,中國的軍隊 ,自上而下,全被江澤民腐蝕爛了。有名無實的「鋼鐵長城」成了一堆豆腐渣!

加官進爵收買人心

晉升可是件大事情,它代表著浴血奮戰、保家衛國的光榮功績。

據軍隊知情者透露,過去毛澤東在世時,被封元帥封將軍的人都是出生入死、有實打實功績的,被晉升者非常珍惜和自豪。自從江澤民上臺以來,晉升成了被江澤民政治利用的工具,成了馬屁精們仕途的捷徑。

據新華社今年6月2日報導,人民解放軍自1988年恢復軍銜制以來,至今中央軍委共授予81位高級軍官上將軍銜、警銜。除1988年9月14日鄧小平在世時授予17位高級軍官上將軍銜外,江澤民從1994年至今光上將軍銜就送出64個,至於少將、中將送出多少都不敢報導。

1993年6月7日授予6位高級軍官上將軍銜。1994年6月8日,江澤民一口氣冊封十九名上將。

1996年1月23日,那天,江澤民一時高興,對旁邊人說,今天,我們來封它幾位上將,高興高興,怎麼樣?左右附炎趨勢,答覆當然是再好不過。即時就封了4位。二炮政委隋永舉,就是在這一天,從中將爬上了上將。

1997年10月24日一天提升了一百五十二名將軍,不少紈絝子弟,四人幫下臺後才去參軍,才當了十幾年的兵,一升就是海軍中將副司令。有的是裙帶關係。還有宮中當差的,也照樣能當上將。到九七他一手冊封了各級將軍五百三十名。有沒有幾個人材呢?很少。

1998年3月27日,中央軍委舉行儀式,晉升10位高級軍官警官上將軍銜,1999年9月29日晉升1位,2000年6月21日,中央軍委舉行儀式,晉升16位高級軍官警官上將軍銜。

2002年6月2日晉升7位上將是有電視轉播的,當軍隊老幹部看到江澤民用一隻手頒發命令狀時,氣憤地說:「毛主席當年頒發命令狀都是用雙手遞出,江澤民連起碼的規矩都不懂,也太不嚴肅了。」從CCTV中看到江澤民連敬軍禮都不會,他舉起來的手介乎敬禮和招手之間。

那些被冊封的人沒有把這看成榮譽,他們心裡明白這樣的加官進爵就不是憑功論賞了,而純粹是收買人心。所以他們在冊封儀式上非常不嚴肅,根本沒當回事。

這在和平時期還看不太出來弊病,戰時就會出現大麻煩。過去的老將都是憑本事提升的,有很高的威望,下達命令,沒人不執行。現在五花八門怎麼上去的都有,他們互相之間不服氣,妒忌,拆臺,這樣到作戰時上級下命令,下級能聽嗎?這樣的軍隊有多現代化的武器都不會打贏仗的。

下軟刀子消除「噪音」

一些很有威望的老軍官,握有實際的兵權,這些人對江澤民的腐敗治軍非常不滿,他們手下的軍隊對江澤民不屑一顧,這些人就是江澤民的心頭之患。但是江又懼怕他們,硬的不敢來,就下軟刀子。

老將先升級再退休,盡釋兵權。見官升一級,升完辦退休(少將升中將,中將升上將)換上自己人,江澤民為了鞏固他在共產軍中的地位,一波接著一波地提拔對他表忠心的將軍們,在軍中大換血。

去年八月初,由于若木(陳雲遺孀)、劉英(張聞天遺孀)、林月琴(羅榮桓遺孀)、李昭(胡耀邦遺孀)等十八名已故中共元老的遺孀聯署了一封致中共中央委員會暨江澤民總書記的公開信,題為「我們的責任、權利和呼籲」,江澤民嚇得讓曾慶紅和胡錦濤給這些依然有勢的遺孀們去消消氣。

七月江澤民下令由中共中央、國務院分為三個檔次(五十萬、三十萬、二十萬)作為特撥經濟津貼,發放給中共黨政軍已故元老遺孀(共有三百二十二名)。

(左圖:王光美)八月中旬,李昭、于若木、劉英、林月琴、王光美等五十多名中共元老遺孀,將她們所收到的特撥經濟津貼,如數上繳給了中央直屬機關黨委,要求以「無名氏」的名義,轉交給今當年高考錄取,因家庭經濟困難交不起學費的西北地區貧困新生。剩下那二百七十名元老遺孀收下了「特撥經濟津貼」,從此與江澤民和平相處。

今年春節前夕,曾慶紅任部長的中央組織部籌措了一筆數目不小的資金,總金額應在一千七百萬到二千五百萬元人民幣之間,資金來源不能公開。這筆錢以江澤民關心老幹部的名義,有選擇、有重點的照顧了「部分」能影響未來十六大選票的老同志。據說, 此次照顧面不寬,給誰,不給誰,給多少,都由江澤民和曾慶紅事先圈定。

從幾個資金來源方面的資料估計,分配的檔次和標準應與上次照顧「革命遺孀」的差不多,即十五萬,三十萬和五十萬元人民幣三等。 據高層的秘書們透露,這次得錢的都是身居要職或影響面大的,平時對江澤民和曾慶紅老有微詞、總有妨礙的有影響力的實權派們。

下硬刀子對付異己

消息說,江澤民正通過各種公開、秘密的會議進行軍中大整肅,整肅的對象是一批不屬於江分封的所謂「少壯派」軍官,整肅的公開理由是這些軍官不服從黨的領導。那些被整肅的青壯指戰員們,由於遭到「江家幫」(包括曾慶紅之流)步步緊逼的壓制與排擠,已經無法再接受這個不會打槍的蘇北佬軍委主席了,隨時都有可能發生兵變。軍內反江的火苗,並正在不斷擴大、蔓延。

軍隊中有不少人對江澤民不屑一顧,有的人表現明顯,有的人比較隱蔽。小肚雞腸的江澤民都把他們一個個記在心裡,找不到本人差錯的,就找他們子女親屬的差錯,以迫其就範。

(左圖:劉華清)從當初的楊家兄弟到洪學智,老將們只要是有可能功高震主的,會阻礙到江澤民聲望的,皆難逃被排擠的命運。去年以特務罪被處死的將領劉連坤等人,就是被整肅的例子。一九九九年共產軍七大軍區、集團軍總部、海空軍司令部機關就在地下多次秘密聚會,批評江澤民對美國多方讓步,為了鞏固個人權勢不惜出賣國家經濟利益;十一月北京又出現了內容為「江澤民大砍解放軍、毀我長城、用心險惡」及「江澤民提拔自己兒子擔任部級幹部,是公器私授,黨紀、國法難容」的二份傳真。

前不久,軍中消息人士指出,江澤民又開始部署另一波整肅工作,一方面追查反江傳真的來源、加深幹部「三講學習」教育力度, 另一方面殺雞儆猴,開始全方位清洗挑戰江核心地位的少壯派軍官和幕後的「黑手」。

江假借整頓法輪功名義將七十四歲的前空軍將領余長新判了十七年重刑,另將山東武警總隊軍官余鳳來停職羈押;放風聲點名劉華清子女涉嫌廈門遠華走私案,假借香港財務及外匯公司通過法院追討劉華清的次媳婦鄭曉立及其家屬以打擊劉華清。在少壯派軍官中,江幫先以廣東湛江特大走私案為由,清洗南海艦隊部分海軍軍官,再借廈門遠華案清洗東海艦隊部分海軍軍官。

江澤民為了鞏固其個人在軍中的權勢,加強對軍隊的控制,「用人唯親、任人唯派」,積極在軍中大搞派系斗爭,一次又一次地打擊、拘捕對他不滿的人,致使軍隊內部動蕩不定,人心渙散。

(未完待續)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