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頭看看「五四」 扭臉瞧瞧江澤民
 
2002-5-4
 
【人民報消息】八十三年過去,回頭看看「五四」,更加遙遠了。

這「遙遠」不是指時間。從時間上說,當然一年比一年遠。但也不是空間。從空間上說,「五四」發源於北京,可是離「五四」卻比香港還要遙遠。

這裏所說的「遙遠」,指的是「五四」運動時期的中國。

當然,此話剛一出口,立刻就會招來北京當局的嚴厲批判:你這不是否定中國共產黨領導的社會主義事業,特別是否定「江核心」上臺以來的偉大成就嗎!

我們可以負責地回答:是的,正是要否定你們背叛「五四」運動傳統的倒行逆施。

「五四」是一次偉大的思想解放運動,「民主」和「科學」是它的兩面旗幟。你們對人民思想的禁錮,對民主的摧殘,已經遠遠超過當年北洋政府和國民黨政府的總和。你們對自然科學和技術的實用主義態度,只配和滿清政府的洋務派官僚並列。

至於你們現在賣弄的「愛國主義」也和「五四」愛國運動毫不相干。一九一九年五月四日爆發,一直延續到六月才落幕的那場洶湧澎湃的反帝愛國運動,是人民群眾自發的從帝國主義欺侮下爭取民族解放的運動,同時也是反抗賣國政府的運動。它代表著中華民族的偉大覺醒,說明了中國人民在政治上走向成熟。而你們現在利用「愛國主義」煽起的狹隘民族主義狂熱,是為了轉移人民對一黨專政的不滿,特別是利用這種盲目排外的狂熱來抵制文明世界對中國人權的關注。這和慈禧太后利用義和團「扶清滅洋」完全是一丘之貉,怎麼能和偉大的五四愛國運動相提並論?

現在的中國,除了大樓比以前高,汽車比過去多,飛機比以前快之外,能向「五四」以前誇耀的還有幾樣?

那時的中國雖然軍閥當權,但還有各派政治力量活動的空間,還有相當的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出版自由。還有相當的集會結社組黨的自由,還有相當的遊行示威罷工罷課的自由,當時的政府雖然對示威的群眾進行鎮壓,但也就是至今各文明國家通常使用警察對付示威群眾的那套方法,並沒有調集幾十萬軍隊對手無寸鐵的和平民眾進行血腥屠殺。當時也抓了人,但都在群眾抗議下很快釋放了,並沒有用「危害國家安全」或「反革命罪」把他們送進監獄。當然,北洋軍閥和國民黨政府統治大陸時期都槍殺過學生,但和幾十年後的「六四」屠城能相比嗎?

「五四」運動中人們痛恨的賣國官僚曹汝霖、陸宗輿、章宗祥的下場是被撤職。雖然撤了他們也不能改變北洋政府的性質,但畢竟使憤怒的群眾一消心頭之氣,也說明當時的政府還對人民多少有點畏懼。再回頭看看一九八九的北京:連區人民代表都不是的江澤民被八老欽定上臺,踏著「六四」義士的屍骨當上了三位一體。結果呢?這個辦事能力還不如個小科長的戲子、萬民痛恨的獨裁者、荒淫無恥的人權流氓不但禍國殃民,而且還到世界各地去獻歌獻舞、送錢賤笑,他本人無德事小,把中華民族的臉面都丟盡了。就是這樣一個人,居然能騎在中國人民頭上十幾年,這樣的中國,比起一九一九年「五四」時期的中國,不是要臉紅嗎?

天安門是見證。「五四」時候,因為民主太少,所以要爭民主。八十三年過後,不但那要爭的民主沒有爭到手,而且連「五四」當時那點很少的民主也被各種政治運動和一九八九年的重型坦克碾成粉末了。如今在寬廣的天安門廣場,不要說沒有任何遊行示威的空間,就是練氣功的餘地都沒有了。如果有一個老太太想坐下來練練功,恐怕連一口氣還沒有運上來,早就被遍布廣場的警察沖上前來,像扔垃圾袋似的把她扔到警車上運走了。

但是,也正因為一黨專政下的中國大陸離「五四」越來越遠,人們就越發懷念「五四」,也就是說,「五四」在人們心裡紮的根更深了。只要這個根子在,不管中共怎樣閹割和歪曲,「五四」的偉大旗幟早晚會重新矗立在天安門廣場,它的光輝不會被熄滅。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