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新:攙著《焦點謊談》走近細瞧天安門自焚者王進東(圖)
 
梁新
 
2002-5-31
 
【人民報消息】近日出鏡的那位王進東是否就因為曾被火災燒傷過臉部,所以被榮幸地選中做王進東第三,就不得而知。從CCTV的天安門自焚錄像片中,看到那個王進東臉部除了鼻子的三角區覆蓋了一點點白色滅火劑、頭上戴的假髮套邊上的松緊帶清晰可見外,整個臉部沒有受到任何傷害,奇怪的是,從送到醫院去的那個王進東的臉部特寫鏡頭看,和在天安門自焚時的照片大不相同了,但兩頰的皮膚還是非常正常,沒有被燒傷。而一年後冒出來的王進東就更不相同了,不但人不是同一個了,而且兩頰、眼部、額頭都出現了二、三度的嚴重燒傷。


王進東整個臉和額頭都沒有燒傷,非常光滑!


躺在醫院裡的王進東就發生變化了,大部份沒有燒傷!


一年後冒出來的王進東怎麼兩頰、眼部出現二、三度嚴重燒傷?

當時有人給積水潭醫院燒傷科病房打電話問這幾個人的病情,接電話的護士沖口而出的話是:「沒事,都好好的!」這是一句沒有經過中共調教前的回答。此話是真是假,大家心裡都有數。

既然都沒事,都好好的,怎麼小思影會死了?至死都不許家人探視,而且不許她的姥姥接受記者的電話採訪?年輕漂亮的陳果怎麼會燒得沒有了手、面目全非?電視中出現的這個人是真的陳果嗎?如果不是,那麼陳果到哪裏去了?被害死了,還是被改名關進了勞教所?如果電視中出現的是她本人,那麼她住進醫院後又發生了什麼可怕的事情?

還有,據王進東本人說,他是第一個點燃火的,那麼奇怪的是,為什麼後點火的劉春玲會燒死、陳果怎麼會燒得沒有了手、面目全非,小思影燒得胳膊成了炭狀、傷重而亡?據當時的媒體透露,有的滅火器裡噴出的是滅火劑,而有的滅火器裡噴出的是汽油!難道有的必須死,而有的必須生?留著活口幹什麼用呢?難道就為了讓他一次次上CCTV的《焦點謊談》去蒙蔽、毒害咱老百姓嗎?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天安門自焚案到底是誰導演的呢?這個王進東又是從哪裏搜羅到的呢?

自從王進東第三出鏡後,很多人質疑他不是自焚的那個王進東,因為他們倆個的腦袋頂長得不一樣,這次王進東出來時就戴了一頂帽子,用來掩蓋他的頭頂形狀。CCTV的《焦點謊談》還是滿乖的,別看那個主持人敬一丹在那裏興致勃勃地滿嘴噴糞,可是你怎麼指漏洞,他怎麼補窟窿,都沒脾氣!

不知大家注意到沒有,5月8日《焦點謊談》的主持人還是翟樹傑,現在又換成敬一丹了。有人感嘆地說:「到了這個時候,還有人敢主持《焦點謊談》繼續誣蔑法輪功、毒害老百姓,這不是爭著往黃泉路上跑嘛,可悲之極啊!要是我,餓死也不吃這碗傷天害理、遺禍子孫的飯哪!」

王進東這一次提到:是看了法輪功創始人《去掉最後的執著》才要去自焚的(王進東原話是『包括對本體的執著』)。

為了證實他說的話是真的,CCTV還給法輪功創始人的這篇文章一個鏡頭,可是絕沒敢停留,一秒鐘也沒停,根本看不清寫的是什麼,一個字也沒讓咱看見。有法輪功學員說,如果能讓大家看到文章前後哪怕是幾十個字,王進東的瞎話就會立刻被揭穿。當然那樣的話,CCTV的頭頭就是準備把自己的頭拿到韓國世界杯足球賽上給人家當球踢了!

那麼怎麼辦呢?在此我們不得不費點勁到法輪功網站明慧網摘錄法輪功創始人的《去掉最後的執著》中的部份內容:

大法與大法學員經歷了歷史上從未有過的最邪惡、最惡毒的破壞性的檢驗。大法與學員以真正的作為正法最偉大的修煉者的表現走了過來。人世間一切人、一切組織與團體,都是想在世間得到什麼而在人類社會有所為的;而大法弟子們是去掉一切常人執著,包括對人的生命的執著,從而達到更高層生命境界,所以我們才能從人類歷史最邪惡、最惡毒、最流氓的迫害中走過來,這也是那些邪惡的敗類們想不到的。

其實這也是到了放下最後執著的時候了。作為一個修煉者你們已經知道了、也做到了放下一切世間的執著(包括人體的執著),從放下生死中走過來了。那麼執著圓滿是不是執著哪?不也是人心在執著嗎?佛會執著圓滿嗎?其實真正接近圓滿的修煉者是沒有此心的。我在講法中講過,如一個學生只要把學習學好就自然會上到大學去、執著於大學本身而學習不好是上不了大學的道理,一個修煉者有圓滿的願望沒有錯,但思想放在法上,在不斷的修煉中不知不覺就會達到圓滿的標準。

縱觀全文可以看出,是因為出現了「目前中國大陸一些特務打著學員的旗號鑽進勞教所等關押學員的地方,進行破壞,以自說圓滿了等手段欺騙學員」現象,法輪功創始人才撰寫文章告誡弟子「那麼執著圓滿是不是執著哪?不也是人心在執著嗎?佛會執著圓滿嗎?其實真正接近圓滿的修煉者是沒有此心的。」

那麼如果照王進東的說法,他練了法輪功就應該從中得到好處,沒得到他所想要的好處,他就大罵不止。如果人想要什麼佛就必須給什麼,那豈不是人比佛能力還大,人能指揮佛,那還修佛幹什麼,當人豈不更美更自在?

世界上修佛、修道、信基督教、天主教的人數也數不盡,都知道要成佛道神必須先要做個非常好的人;認為自焚就能升天成佛道神的,那是神經病人幹的可悲事情,當然,還有為達到政治目的、為嫁禍他人而採取的極端手段,這就是江澤民集團正在幹著的事。

不修佛的人也知道,修佛的人不殺生。所以,首先,修煉人的最基本條件是不殺生、其中包括不自殘。連這一點都做不到,怎麼能算是一個修煉的人呢?自己說自己是什麼就是什麼,那世界豈不大亂?江澤民說自己過繼給了革命烈士,是烈士子弟,結果一查,沒那麼回事,可惜烈士死得早了點兒,他生得晚了點兒! 所以到現在為止,不管他自己如何說,沒有一個人承認,連他自己家人都不承認!王進東說自己是法輪功學員,他連修煉的最基本條件都做不到,怎麼能算是個法輪功學員呢?不管他上電視多少回,都不能證明他是個法輪功學員,相反,隨著他一次次的出鏡,漏洞疑點越暴露越多,老百姓中相信他是政府派去演自焚戲的人也越來越多。

老百姓有句話:「言多必失」。在我看來,王進東出鏡多不是件壞事,是件大好事,紙糊的幫就是這樣一點點搞穿的。他不止穿自己的幫,最重要的是穿了中共的大幫!

如此看來,《焦點謊談》和各位王進東們幹得還不賴嘛!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