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礦山」血淚官不知
 
作者:周南 辛真
 
2002-5-31
 
【人民報消息】儘管中國國務院針對大陸的礦山事故不斷,曾經不止一次,而且在今年2月7日還專門召開了全國安全生產電視電話會議,會上國務院副總理兼安全生產委員會主任吳邦國大聲疾呼,要各地增強抓好安全生產的緊迫感和責任感,努力抓好安全生產,鞏固和擴大安全生產專項整治階段的成果,促使安全生產形勢穩定好轉,並揚言要對違法礦山及當事人從快依法查處;可是空喊了一番之後,大陸近幾個月礦山發生事故導致礦工傷亡的慘劇依然不斷發生,使人目不忍睹,聽者心酸。請看:

4月8日,黑龍江雞西礦業集團下屬的東海煤礦發生爆炸,造成24人死亡,39人受傷。
4月20日,重慶市郊區發生礦井瓦斯噴出事故,當場有數十人死亡。
4月24日,四川攀枝花市苑山煤礦發生瓦斯爆炸,當時有35人在井下工作,當場炸死23人,4人受傷,只有少數人獲救。
同日,湖南桂陽縣荷葉鎮河裡金叉石墨礦發生穿水事故,當時有20名礦工被圍井下。經組織搶救,仍有15人下落不明。
4月25日,河北唐山井灤集團林西礦業公司的礦井發生巷道冒頂事故,11名礦工全部遇難。

5月4日,山西運城富源煤礦,發生特大透水事故,當時有23名礦工在井下工作,只有2人僥幸逃生,其餘全部被困井下,生死不明。事故發生後,礦長有意隱瞞事故不報。直到媒體記者聽了礦工家屬的反映,深入調查,將事故揭露出來,運城才組織搶救。可惱的是這個搶險指揮部不設在出事地點,而是設在離出事現場20公里的地方,指揮部人員遠遠多於現場搶救人員。在指揮部多個房間的桌子上,竟然擺滿了西瓜、桃、梨、瓜子、葡萄幹等幹鮮水果供指揮部內的大小官員們享用。當死難者家屬都痛哭流涕擁到礦上探聽消息的時候,河津市一位副市長兼搶險指揮副總指揮打著官腔對記者說:「這個礦根本沒有投入生產,是個基建礦井。井下可能有人,也可能沒有人。」完全一副官僚主義者的嘴臉。

5月20日新疆米泉源(?)通煤炭礦業有限公司主井發生冒頂事故,已確認有7人死亡,23人受傷。事故發生後,井下還發生火災。
5月23日,黑龍江賓清線合佳成煤礦井下發生火災,在井下工作的21名礦工,只有4人生還。
5月26日,湖南漣源市清樹煤礦發生煤氣瓦斯突出事故,5人死亡,8人下落不明。

據傳媒透露,近一年來,因礦山發生事故而死亡的礦工已超過萬人,僅今年4月經過統計的死亡人數就有329人,死於發生事故後不報或少報傷亡人數的,則無法統計。

為什麼國務院三令五申,要求安全生產形勢穩定好轉,但近期礦山事故不但沒有制止,反而愈來愈嚴重?

官商勾結,只求增產,不顧礦工死活,以爭取暴利,中飽私囊,是礦山事故的首要原因。廣西南丹縣龍泉礦業總廠所屬的拉甲披礦就是一個典型。

這個礦去年7月發生了特大事故,使81名礦工喪生,並且將事故隱瞞了10天多。當傳媒的記者把這一重大事故揭露出來,這個礦的礦主、南丹縣的頭頭、廣西壯族自治區的負責人,開始不但封鎖消息,而且還矢口否認,直至事故反映到國務院,朱熔基親自過問此事,派檢查組下去調查,才把真相揭露出來。原來這個礦名義上由擁有上億元人民幣財富、被稱為廣西巨富的礦主黎東明經營,但實際上南丹縣政府以富源公司的名義,擁有這個礦的15%的股份。南丹的縣委書記萬瑞忠、縣長唐毓威、縣委副書記莫壯龍等縣大爺們,每年都從拉甲披礦礦主黎東明那裏收到巨款「紅包」。萬瑞忠在南丹當了三年縣委書記,收到以「紅包」名義的賄賂就高達400萬人民幣。唐毓威除了掛了個董事長之名支取幹薪之外,還受賄100多萬元。由於這個礦是官商勾結辦的,因此儘管有不少反映黎東明打著探礦的旗號,不顧安全,對南丹的礦產資源肆意盜采,但縣太爺們不但不管,而且還誇黎東明是個對南丹的財政收入做出了巨大貢獻的能人和功臣,縣裡發工資也靠黎東明的貢獻。到了7月17日,這個礦因亂采亂探,發生特大透水事故,使81名礦工遇難。南丹的縣太爺獲悉後,知道礦山出了事故,上邊派人下來調查,不但會發現他們不抓安全生產,而且追下去會發現他們貪污受賄的罪行,因此以縣委書記萬瑞忠為頭的縣太爺們,便要礦主保密,不准將礦裡發生特大事故的情況向外泄露。當一些傳媒記者聞風前去採訪,他們還矢口否認,向傳媒封鎖消息。類似廣西南丹這樣官商勾結,只顧增產牟取暴利,不顧礦工死活,以致發生死傷事故的情況,在大陸真是俯撿皆是,只是許多礦山的保密工作做得好,沒有暴露出來就是了。

其次,許多貧困地區的農民,為了養家糊口,明知采挖礦產的安全沒有保障,也被迫前往賣命,這是礦山傷亡事故不斷的又一個原因。

前段以敢於揭露大陸的腐敗現像受到廣大讀者歡迎的廣東出版的「南方週末」報,有一個記者曾經深入到發生過爆炸死人事故的山西大同市郊大橋煤礦採訪劫後餘生的民工張成仁對記者說:煤礦爆炸時,他正在煤層上鏟煤,突然「來了一陣很大的風」,風一過,煙和塵土撲面而來,他意識到礦裡出事了,便沒命往外跑,還沒跑到坑頂,就昏過去了,是別的民工把他救出來,一連到了兩家醫院搶救,才把他救活過來,。這位死裡逃生的民工和他的同伴陳三山、梅勇等對記者說:這次事故,一共有20多位兄弟被奪去了生命,只有少數人僥幸生還。他們都不是山西當地人,而是來自湖北、四川偏僻貧困地區的農民。他們都是異口同聲說自己是「受苦人」。在家鄉種地苛捐雜稅多如牛毛,他們一年到頭辛辛苦苦種地的收入,還不夠交捐納稅,只好背井離鄉,到山西的小煤窯挖煤。這些沒有安全設備的小煤窯,就像一隻吃人不吐骨頭的大老虎,可是苛政猛於虎。明知這是虎口,也不得不向虎口裡鉆!他們在井下挖煤,雖然要冒著生命危險,但每個月能把10噸煤從井下運上來,一般可以收入1000元人民幣。他們就是靠這些錢寄回家鄉養活妻兒,繳納賦稅。張成仁對在礦裡工作是工傷事故不斷早已麻木不仁,他們最惱火的是,當事故發生後,小煤窯的包工頭竟然逃得無影無蹤。這個殺千刀的包工頭從去年開始,就以生產不景氣和捐稅太重為藉口,欠下民工上萬元工資不發。如今他走了之後,這一筆上萬元欠款便全部泡湯,使民工們不但沒有錢往家裡寄,而且連吃飯也成問題。當記者問張成仁還挖不挖煤時,他心情沉重地說:「挖,咋不挖?!」是啊,這些「受苦人」不冒著生命危險挖煤,就更沒有活路!還有,如果自己不幹,會有大批「受苦人」爭著幹。中國的「受苦人」可真太多太多了,當今的政府只會征糧收稅,誰會去真正關心千千萬萬農村的貧困農民和城市的失業下崗職工啊!

在利益驅動下,地方政府對國務院的指令有令不行,有禁不止,同時又沒有得力的措施幫助貧困地區的農民解決困難,這是安全設備很差的小礦山明關暗開,關了又開,以致傷亡事故不斷的又一個原因。

國務院進幾年一次又一次下命令關閉小煤窯和其他小礦井,它帶來的直接經濟後果是煤價直線上升。小煤窯每噸成本才20元人民幣左右,但售價近期已升至45-46元。地方政府在利益驅使下,為了地方的稅收能完成上級規定的任務和超額後可以提留,為了讓當地農民多一些收入,有的地方官員收受了包工頭和礦主的賄賂,於是便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讓小煤窯明關暗開,關了又開。開礦要領取採煤許可證、生產許可證、工商執照、礦長證,於是縣委各部門便可以名正言順得到一筆又一筆辦證費,再加上要辦證免不了給發證機關的頭頭和經辦官員的好處費。煤在中國被稱為黑金,既然小煤窯可以使黑金滾滾來,當地官員又怎能聽國務院的命令把這條財路堵死。山西一些產煤區的老百姓以致官員說:北京一些高官總是指責小煤窯繼續開採是地方保護主義在作怪,其實這些官員犯的才是不關心群眾疾苦的嚴重的官僚主義。不採煤,讓煤區的老百姓吃什麼,反犯又哪裏去找錢發工資和上繳給國家的國稅?難怪當國務院一再發出命令要關掉小煤窯時,山西省人民代表大會卻通過一部「礦產資源條例」規定「農村家庭生活自用采挖少量煤以及用作普通建築材料的沙石、黏土、業岩,可以在縣級國土資源行政主管制定的範圍內采挖。」農民按照這一規定采了煤,究竟是自用還是拿出來換錢,又有誰可以去界定和管理。

因此看來,國務院三令五申,是不可把全國的小煤窯和其他小礦山全部關掉的,所以礦山事故不可能靠這一紙命令就能制止。令人憂慮的是,關閉小煤窯固然會使當地財政收入大減,而更為嚴重的是會影響貧困地區農民的生計。而當局又沒有其他切實可行的措施去扶貧解困,其後果真是不堪設想。

摘自(大紀元)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