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戰三小時!尉健行擊倒攝政曾慶紅 江澤民急電朱熔基解圍(圖)
 
林立
 
2002-5-21
 
【人民報消息】四月下旬,中央書記處召開每月一次的黨組織生活會議。曾慶紅、李鐵映向尉健行等發難,被尉健行等揭得體無完膚,會議長達三小時。


攝政曾慶紅發難 不許檢驗「三個代表」

四月下旬,中央書記處在人民大會堂北京廳召開了每月一次的黨組織生活會議。除胡錦濤出國訪問未能參加之外,書記處書記尉健行、丁關根、溫家寶、羅幹、張萬年、李鐵映、曾慶紅等都出席了。

據《動向》五月刊報導,會上,剛把書記處大權奪到手中不久的曾慶紅先發制人,指桑罵槐地說:一年多以來,在黨內、在黨的領導層,對學習三個代表思想、實踐三個代表要求和中央決議的要求,是有很大差距的,因而直接影響到了省部級、地方和基層黨組織。實際上,黨內領導層對三個代表思想還不能統一認識,而且有一股抗拒、反對的思潮。這股思潮確實有很大的消極、危害的作用。

他又說:一年來,中央政治局決議、黨的六中全會通過的決議,都對三個代表思想是當今指導全黨、全國工作的思想理論作出指引。如果繼續堅持要求三個代表思想正確與否要經過實踐,還堅持要有個認識過程,那就是把個人或部分人的意見、意志,淩駕於黨中央,那黨和國家事業,豈不就遭殃了!如果還這樣堅持、保留錯誤的立場,這就會變成原則上的問題了。

看來中央有相當一部份人對瘋了似的推行什麼都不是的「三個代表」非常反感,但是又不能明說,只好說對「三個代表」要有個認識過程,有個實踐檢驗過程,還有個全黨接受的過程。


江澤民馬屁精李鐵映紅衛兵式「幫腔」

接著,曾慶紅的親密搭檔、剛被補進中央書記處的李鐵映幫腔說:要深刻反思,為什麼時代在發展,社會在進步,學習、實踐江澤民同志三個代表思想,遠比八十年代初學習、實踐鄧小平理論要困難重、阻力大、干擾多。問題還是出在中央領導層內,根子就在政治局,在政協黨組,也在書記處內。

李鐵映又套用紅衛兵式的「大批判」手法,搬出國外(主要是美、歐、日)傳媒對「三個代表」的負面報導來含沙射影攻擊黨內有人和「西方」站在一起。


李鐵映引火燒身 尉健行揭其老底

尉健行即刻打斷了李鐵映的話,說:國外報導是國外的判斷、觀點。是否國外反對的,黨內有不同看法的,都成了反面一派?那麼,現在西方都接受中國加入世貿組織了,是否黨和政府就與西方同流合污了?

接著,尉健行指責李鐵映說:十多年了,你忽左忽右,很偏激,好想表演自己的。為什麼不紮紮實實做好本份工作?這是你的失敗之處,要改也難。

尉健行揭出李鐵映的老底,說:你擔任過電子工業部部長、國家教委主任、國家經濟體制改革委主任、國務委員兼抓體育、衛生、環保,哪一樣抓好了,還不是要中央出來為你護短,到中國社會科學院都搞了什麼?三、四年搞了個「新時期十大階層論」,這是與時俱進的新思想、新文化、新理論嗎?這是典型的人為搞階級高低論,搞倒退、搞復舊的東西。

尉又指李鐵映有野心。在九七年十五大上當不上政治局常委,就要求安排副總理或常務副委員長,威脅中央如果不同意,他要到珠海長期休息,遭到否決後還拒絕到中國社會科學院就任。最後要由萬里、宋平做了工作,才勉強到任。


陳雲、彭真對李鐵映的批評

尉健行還引證了陳雲、彭真過去對李鐵映的批評。八八年八月,陳雲批評李鐵映(當時任國務委員兼國家教委主任)說:開辦大學不能搞翻幾番,五年要有一千所大學,十年要有一千五百所大學。資金、師資呢?整個報告都缺乏理性數據。李鐵映任電子工業部部長時,曾搞了個「十年趕上日本電子工業」的報告給陳雲、彭真,被退了回去。彭真不但不同意他的報告,而且還作了批示:「李鐵映同志要到地方、基層工作、學習,增進知識。」九十年代初,陳雲、彭真都曾提出:李鐵映紙上談兵多,又盲目自負,不宜擔任黨政重要工作,對老一輩子女要從嚴、從全面考慮有利。

尉健行還披露,政治局常委會也曾討論過李鐵映的問題,並有共識:李鐵映誇誇其談,作風不正,不適宜進最高領導層。


尉健行斥責曾慶紅搞幫派,針針見血

會上,尉健行等都責問曾慶紅:借組織生活會向同志搞政治上的突然襲擊,這一套是從什麼地方學來的?尉健行指曾把搞幫派的一套,從上海帶到中共中央辦公廳,又帶到中組部、書記處,是誰給你的權?是依照哪一條黨章、黨紀,又是學習三個代表、實踐三個代表要求中的哪一點?

尉健行又指曾:目中無政治局集體、無中央書記處集體,把自己擡成黨內第二把手,這不是個人野心的表露?!心目中還有沒有黨中央領導集體?為了跳級進入中央領導核心,在下面搞幫派活動。

曾慶紅聽到指他「跳級進核心層,搞幫派」,就立刻拿起大帽子扣過去,反指尉等是對以江澤民為核心黨中央存有異心,云云。


曾慶紅上調三百多名廳局級親信到中央

接著,尉健行列舉了曾慶紅種種不可原諒的嚴重違紀、違組織原則的野心活動:從上海、江蘇、浙江上調了三百多名廳局級幹部親信到中央部委、地方任副部長、副省委書記、副省長;未經書記處討論,就把省部一級幹部名單送政治局審議(根據中共組織原則條例,凡副省級幹部提名,由中央書記處審核、討論後送政治局);把個人意見作為中央政治局、政治局常委會、中央書記處的意見、決議,向下傳達,擅自修改政治口號,造成既定事實,給黨內造成政治思想上的混亂和內部猜疑;擅自篡改黨內部委程序,在內部文件和公開報導中把中央組織部列在中央宣傳部之前,製造組織內部混亂;對政治局中有不同意見的同志搞突然襲擊,漠視黨的組織原則,引起黨內同志強烈意見;在特定場合貶低李瑞環同志、胡錦濤同志,大肆鼓吹個人的馬克思主義學識和政治理論在黨內必須具有權威地位……。

尉健行還攤了牌,責問曾慶紅:中央已經三令五申,中組部領導班子為什麼不公開個人及其配偶的收入和財產狀況?目中還有沒有黨的決議,還有什麼見不得光?

尉健行義正辭嚴的斥責一下子打中了要害,把飛揚跋扈的曾慶紅鎮住了,曾慶紅這個政治暴發戶被追問得如坐針氈、目瞪口呆,給江澤民攝政時的能言善辯之技巧竟不知跑到哪裏去了,張著嘴只剩能喘氣兒了。


鄧生前表示對曾慶紅一類幹部「要防一防」

尉健行在會上披露:九O年八月鄧小平在北戴河出席政治局會議的講話:「要注意身邊秘書、主任,主要做分工專業,不要都信他們對其他同志打的小報告。這條,王瑞林同志很正派。做秘書的、擔任主任的,能對政治局同志、政治局常委同志的情況了解嗎?黨內有民主生活,有組織機制。我一貫討厭給我送小報告的。」小平同志又說:「講空話、講大話,常對同志一言一行打報告的人,要防一防。這類人辦不好大事,在黨內沒有基礎,不能重用的。這一條意見也是我幾十年工作的真知。」當時會上同志都建議將這一項作為黨內審核幹部的準則。

尉健行披露完這一段往事,即亮出:「小平同志指的就是曾慶紅、李鐵映。當時參加會議的同志大多還都健在。」曾慶紅目前還沒有本事公開反對鄧小平,所以聽到這一番話,已無招架之力,更不用說還擊了。


江命朱熔基趕去解圍

這一次組織生活會議長達三個多小時。尉健行等把曾慶紅、李鐵映兩人批駁得體無完膚,使這兩個江澤民的得力幹將處於十分尷尬的窘境。不知哪位親信在會議中途把消息傳給江辦,江澤民立即致電朱熔基,囑他即刻趕到人民大會堂北京廳,為曾慶紅、李鐵映解圍。

朱熔基趕到會場後就說,我是來搞中庸之道的。你(指曾慶紅)要尊重尉老等同志。尉老等對你(指曾)也是關心的。

朱又對曾慶紅說:還是要留意黨內、社會上的輿論,外面的風風雨雨還是要注意的。對自己嚴些,對他人要寬些。這樣,對黨、對個人都是有益的。


曾慶紅沒得志已猖狂

「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曾慶紅這個政治暴發戶還沒有完全得志,便已經得意忘形了。他的最低綱領是進入核心層,當上政治局常委,最高綱領是成為「核心」,當上總書記。而目前,連政治局委員都不是,開政治局會議他還沒有表決權,然而已經儼然是江總書記之下的「第二總書記」了。

他主掌書記處的第一仗就是炮打胡錦濤。胡錦濤在會議指出幹部隊伍存在危機,曾慶紅馬上就展開大批判,暗指胡錦濤否定黨的幹部隊伍,是在和敵對勢力相呼應。

他主掌書記處以後的第二仗,炮打李瑞環。這個尚未當上政治局委員的內侍,居然以常務書記的身份召見政治局常委李瑞環到書記處,進行「交心」。中共的「交心」,歷來都專指黨員向黨組織「交心」,即「匯報思想」,「檢討錯誤」。從來沒有哪一級黨組織的書記向黨員「交心」的。所以曾慶紅以中央常務書記的身份把李瑞環召到書記處「交心」,乃是對李的公開侮辱, 這極端狂妄的小人之舉令李一怒之下出走天津以示抗議。

但是剛坐上書記處第一把交椅的曾慶紅顯然興猶未盡,所以這個亂子剛剛惹完,接著又打響了主掌書記處之後的第三個戰役。這個戰役的整治對象是尉健行等。尉健行是中南海裡少有的耿介之士,是江澤民眼中的沙子,是江、曾的剋星。於是曾慶紅在「訓誡」完李瑞環之後,就立刻把炮口對準尉健行。沒想到,他這一炮打過去,招來的是尉健行的迎頭痛擊和絕大部份與會者的同意和支持。

中央領導中都知道曾慶紅是江澤民的攝政,打擊曾就是打擊江,所以這次開會表面上是整曾慶紅,實質上是全盤否定江澤民和他的「三個代表」。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